第12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坐在卢勇开的这辆越野车里,刘伟名闭目回忆着与陈大祥的那些谈话的内容,心中多少也有些感慨,这世事无常啊,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出去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一个市长跑到县委书记这里说自己是真小人,还要求进行结盟共济,这让刘伟名有着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
想了一阵,刘伟名不得不承认陈大祥之所以能够当上市长,果然是脸皮够厚的。
再想到自己看到的陈大祥那女儿的情况,刘伟名有一个感觉,陈大祥的女儿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喜欢韦尔志,估计更多的是喜欢韦家的权势吧。
从陈大祥那有些惊慌的神情中,刘伟名也看得出来,陈大祥有了一种极强的危机感。
细细分析着陈大祥的想法时,刘伟名感到陈大祥其实是挺矛盾的,既有着想攀上韦家这个高枝的急切,又担心在攀高枝的过程中出现伤害,更有着担心在专心对付韦家的时候,自己在他的背后捅一刀的想
陈大祥也在走钢丝,他非常明白,他的一切都寄托在了韦宏石的身上,目的就是把生米做成了熟饭。
这老小子真的是什么事情都算计到了!
摇了摇头,刘伟名感觉陈大祥过得也挺累的。
坐在车内,刘伟名发现那卢勇不时在后视镜中观察着自己似的。
不要说陈大祥,自己都有着一种陷入进了包围的感觉,上级不待见是肯定的了,虽然不会反对中央的这种决定,在做法上只需要表示一下,下面的人就看得清楚。
上级是这样的态度,从柳钦智第一时间就安插了一个人来自己的身边的情况看柳钦智也很想摸一下自己的来头。
“刘书记,到了省里,柳书记说了你如果我用车,也可以自己开去的。”
已经快出城了,卢勇忍不住说了一句。
嗯了一声,刘伟名并没有多言。
这人是绝对不能用的,合适的机会必须换掉!刘伟名心中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卢勇的话其实代表了柳钦智的一种想法,是想看看自己到了省城之后会与什么样的人接触联系的从中也能够摸出一些自己的背景。
想到这次中央调来的是四十多干部时刘伟名也明白,以柳钦智他们的能耐,应该并不会搞得明白自己的背景情况,这也是柳钦智派车来的又一个目的。
虽然洪水袭击,通往市里的道路到也并不难走一个半小时的高速路之后,车子就已经进入到了渠洋市的境内。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出了高速路之后,渠洋市已经到了。
卢勇问道:“刘书记,去什么地方?”
“直接去市委吧。”
程序还得走,这介绍信是介绍到渠洋市的必须到市委组织部去报一个到。
车子行进在这街道上,刘伟名细细观察着这里的一切,看得出来,这里比起黑兰市就差了不少了,很冷清的街道上,就算是车流量也不算太大,感觉很杂乱的样子。
就在这时刘伟名就看到一个年轻人一把扯下了一个中年妇女脖子上的金项链之后飞快向着一条小巷子跑去,那中年妇女急得尖叫着追去,再看看周围的人们时,很冷漠,并没有什么人去帮助。
一跑一追两人很快就已是消失在了那条小巷子里面。
刘伟名本想下车去帮忙时,卢勇的车子已经开到了另一边。
“刘书记这种事情太多,谁也管不过来的,据说有人去管了闲事,结果被人捅了几刀躺进了医院,那些小偷都是一伙伙的,能不招惹就别招惹了!”
刘伟名脸色就是一沉,本想批评几句时,想了想,只能是把这怒气生生的压了下去,这里的治安竟然是这个样子!
初到一个地方,刘伟名并不想找事,再说了,就算自己现在冲过去,估计也找不到人了!
一个市都是这样,县里会是什么样子呢?
刘伟名对于绿苍县的情况并不感到乐观。
车子开进了市委,刘伟名下了车就朝着市委组织部走去。
这是一楼很大的楼,盖得如同一个官帽子,看着这样的大楼,刘伟名就摇头,现在有一些领导很迷信,盖一个大楼都盖成了这样!
走在这人来人往,如同闹市的路上,看到的是一辆辆的小车正在进出,再看看那些车子,果然都是一些价位并不低的车子。
在一楼看看那指示牌时,刘伟名就向着楼上走去。
组织部在三楼,刘伟名走上去时,这里的情况又有了一些不同,这里显得就静了许多。
看到这里那么安静,刘伟名向着一处处的牌子上看看,凡是标有领导的门牌,那些门都是紧紧的关着。
领导们都不在?
看到办公室到是开着的,刘伟名探头看进去时,看到的是一个老同志正坐在那里写着什么。
敲了一下门,刘伟名就等在了门口。
那老同志应该是听到了敲门声,头都没有抬一下,仍然在那里写着。
刘伟名就在皱眉,这里的人怎么基本的礼貌都没有。
看到对方没动静,刘伟名又敲了一下。
这下子那老同志才抬起了头,看了刘伟名一眼,很是生冷道:“有什么事情?”
说话时,把刘伟名从头到脚看了一会。
“我是来报到的。”刘伟名表现出了一种温和,微笑道。
“领导没在,明天来!”
刘伟名一愣,这也太生冷了吧。
干脆就走了进去,自己就坐了下来。
这老同志看到刘伟名自己走了进来时,脸就沉了下来,说道:“我都说了,领导们都有事没在,你明天来!”
刘伟名问道:“不知到什么地方能够找到他们?”这次省委组织部是有着要求,必须尽快到岗位上投入工作,想到自己看到的新闻中的绿苍县情况,刘伟名更想早已到绿苍县去工作。
“不知道!”老同志说完这话,继续埋头写了起来。
刘伟名就说道:“我是省委组织部派来绿苍县工作的,我需要尽快拿到市里开的介绍信到绿苍工作,还请同志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今天就报到。”
这老同志听到刘伟名是省委组织部派来的人,又把头抬了起来,这次到也有了一些笑容道:“原来是到绿苍县工作的同志啊,等我联系一下吧。”
说完这话,老同志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了出去。
刘伟名坐得近,耳中听到的是电话中传来的打麻将的声音,仿佛有不少的人,还有女人的声音,传来的声音显示出对方正在**阶段。
工作时间跑去打麻将!
刘伟名对于这市里的领导就有了看法。
那老同志说了几句,这才放下了电话对刘伟名道:“领导知道了你要来的事情,你叫刘伟名吧,到绿苍去任书记的。”
刘伟名就点了点头道:“我叫刘伟名。”
“嗯,把你的介绍信拿来我帮你重新开一个介绍信好了。”
从刘伟名的手中接过了那份介绍信认真看了一阵,这老同志这才点了点头道:“不错。”
说着又打开了电脑,在上面查找了一下,看看电脑上的刘伟名相片,再看看刘伟名,这才笑道:“才二十来岁啊!”
刘伟名并没有说话,只能是微笑坐在那里,心中已经想了不少的事情了。
从这老同志向领导打了电话,领导并没有到来的事情已经可以看得出来,这次省委的态度已经传染了地方了,这些领导其它的事情并不在行,琢磨上级意图的能力是很强的,在对待自己的事情上也是有意为之,并没有重视,这是没有把自己在绿苍县能够干长的一种看法了,有了省里的态度,市里也不派人去送行,就让自己独自一人前往,同样也是向县里的干部们表明一种态度,这是一种变相的打压。
不待见啊!
老同志慢慢的在一份介绍信上写了一阵,然后打开柜子拿出了公章盖上,等了一会,看到印迹已经干了之后,这才递给刘伟名道:“刘书记,现在各处的工作也很紧,部长的意思是就不专门送你下去了,拿着介绍信,你尽快投入工作吧,绿苍的情况很不好,一定要把救灾的工作放在首位。”
刘伟名接过了介绍信,微微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这次老同志到是站起身来把刘伟名送到了门口,与刘伟名握了握手才重新走了进去。
西江省的问题看来真的太多了!
捏着这张介绍信,刘伟名对于渠洋市的工作很有看法。
从组织部走出来时,刘伟名想了想,反正情况已是这样,自己也没必要想太多,还是尽快去投入到工作中才是。
从新闻中看到浩宇总书记一行前天就已经离开了西江省,随着总书记的离开,西江省又恢复了原状,如果说有变化的话,就是中央的救灾物质在到来,还有就是四十多个外派的干部也在进入,这一切都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刘伟名估计无论是省里的领导还是市里的领导们都在关注着新到同志的情况,对自己的这种态度应该不是组织部单方面的想法,还是有一些人授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