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拿到了介绍信,刘伟名随便吃了一碗面就坐着车子向着绿苍县进发。
没有人送也没有关系,自己就独自前去吧!
听到刘伟名说到绿苍县里,那卢勇看了看刘伟名身后,问道:“刘书记,我们自己前往?”
刘伟名心中就是不爽了,这个卢勇的话也太多了一些,还是说道:“嗯,到绿苍县吧。”
卢勇这才启动了车子。
这是一条一般的柏油公路,许多地方看上去都不是好走的路程。
看到不少地方都有着垮塌过的修复情况,刘伟名道:“雨很大啊!”
卢勇有一个好处,就是话很多,本来这样的人并不适合给领导开车子,不知道是怎么的,这人竟然是干这个工作的人。
听到了刘伟名的说话,卢勇道:“是啊,最近经常暴雨,许多路段都垮了,要不是中央领导要到来,可能还没那么快修复的。”
刘伟名心中一动,这个卢勇是柳钦智派来监视自己的人,自己何尝不可以从他那里了解一下县里的情况呢?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问道:“绿苍县有些什么新闻,你给我说说
卢勇的话箱子一下子打开了,就把绿苍县的事情讲了出来。
听了一阵,刘伟名有些明白卢勇为何话那么多了,这应该也是一种授意而来,有些人就是想通过卢勇来向自己讲出县里的情况,怕的是自己到了县里乱搞。
有趣啊,从卢勇那里知道,现在的县里有着几大势力,大家都是处于和平相处的情况。
当然了,这样的情况刘伟名从陈喜全那里早已知道,并不意外只是感叹着柳钦智等人的心机,这是明白告诉自己,如果自己到了县里想打破这种平衡的话必然会受到各方力量的攻击,这是一种变相的警告行为!
从渠洋市到绿苍县,走在这样的路上需要的是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当车子开到了一半路程时,突然间又是暴雨下了下来。
看到这瓢泼的大雨,刘伟名道:“这雨真大!”
“绿苍县就这样雨下下来时就是这样我们得快一些,最近到处都会塌方,别困在了路上!”卢勇不仅没有减速,反而更快的开了起来。
刘伟名看到这车子在这一段段险要的路上飞行,心中也有些担心这里的路真是要命,不过,看到卢勇的开车情况时,刘伟名也在点头,看这卢勇的熟练程度,到也在这里应付自如。
大雨一路下着不少地方的土质都开始松软塌了下来,好在并没有挡住道路。
“这已进入绿苍县了。”转了一个弯时,卢勇就说了一句。
在那路口有着一个大大的石碑,上面果然是写着绿苍县三个字。
透着雨水,刘伟名还是看到这一路上有着一些零零落落的房屋。
雨并没有变小,这时又更大的下了起来。
车子又开了一段路时,这一路上的车子并不多。
“刘书记这里叫m果乡,是绿苍县最困难的乡镇之一了,你看前方,有一条小路通到里,每次开车经过那里都悬着心的!”
刘伟名就看了过去果然那道路很窄,估计错车都要考技术。
“这地方经常械斗几个大族各据一地,县里头疼得很的!”
一边开着车子,卢勇也一边说着这里的情况。
说话间,车子已是向着前方又开了一段。
就在这时,只听到前方一声轰隆隆的响声传来。
卢勇一惊道:“不好,大雨应该把山体冲得滑下来了,搞不好路都断了!”
说着,卢勇的车速已是慢了下来,小心向着前方开了过去。
刘伟名看看这里的路况,路是修在山腰,不少地方下去都有着一些山沟,大量的洪水正从山上向下涌下。
一块块的山石同样向着下方滚落。
车子行进在这样的地方,也亏卢勇的车技不错,要不然还真是很难通过。
“刘书记,看来很难通过了!”
刘伟名刚在说话时,就发现前方不远处已是山体滑陂,把一段路冲毁,更是看到一辆车子被冲得就歪倒了下去。
虽然下方并不是太深,可是,上面的泥土还在向着下方滑落。
不好!
刘伟名看着那辆小货车上面竟然坐着不少的人。
眼睁睁就看到那一辆车子倒了下去。
“停车!”
刘伟名吃惊道。
卢勇也看到了那情况,同样也是心惊,一脚就踩了刹车。
根本没有去管山上还在垮塌,也没有去在意大雨瓢泼而下,刘伟名就开门冲了出去。
这些是一车的村民,也不知道怎么就在这里被山体的塌方冲了出
刘伟名的头脑里面根本就没有去想自己的安危,快速向着那车翻倒的地方飞奔而去。
这一车人竟然有着三十多人,随着车子的翻倒,几个翻滚之后就到了那山沟当中。
一时之间真是死伤惨重。
刘伟名这时已经到了这里,看到这里的情况,第一时间就掏出了手机报了警。
还想再说话时,由于雨水太大,手机也中断了联系。
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急时的赶来,看着山上的垮塌还在进行时,刘伟名冲了过去。
这时从车里还是有那一两个年轻人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出来了,刘伟名大声道:“快救人!山体正在垮塌!”
早已看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刘伟名背起一人就朝着那地方飞快跑去。
看到刘伟名带头,那两个年轻人也是晕晕乎乎的跟着刘伟名背人过
刘伟名现在终于知道时间就是生命的这句话了,现在就是要与那滑落的山体争抢时间,现在只是小规模的滑落,看那山体的情况,估计更大的滑落还会进行。
一次次的往返,虽然练了五禽戏?刘伟名的身体也很有劲,这一跑下来,还真是把刘伟名累得直喘粗气。
“先把有气的背过去!”
看到两个年轻人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时?刘伟名又大喊了一声。
三十多个人,估计这次已经死了十来人,刘伟名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活着的人抢救出来。
时间就在刘伟名快速的飞奔中进行,刘伟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背了几个人过去,再次跑过来,看到并没有活着的人?正想抄起一具尸体回跑时?就听到头顶上方传来更大的声响。
根本就不必在抬头去看,刘伟名就知道更大规模的垮塌已经到来。
心中一惊,拼了命转身就飞奔。
刚跑了几步,就碰上了仍然晕晕乎乎的一个年轻人跑过来。
刘伟名也没多言,冲过去抓住了那年轻人的手?沉声道:“跟我跑!”
也不管那年轻人的想法,扯着年轻人就飞奔起来。
那年轻人直到现在也还是头脑中晕晕的,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算是村子里面很强壮的人了,被刘伟名抓住了手时,下意识就想挣扎?结果却是感到自己的手上传来的是一股让他根本就无法抗拒的力量,整个人就被刘伟名拖着飞退。
两人刚在飞退时,迎面又碰上了同样头昏着的另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刚刚背了一名伤者过去,这是再次的返回。
刘伟名感受到上方更大的响声传来,知道那垮塌的规模更大了,同样一把扯住了这个年轻人。
这样一来?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是,两个年轻人都一同被刘伟名扯着向奔而去。
刘伟名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力气一下子变得那么大,可能是潜力的巨大激发吧,这两个年轻人竟然真的就被他扯着跑了一段路。
轰隆隆……
大量的山石、泥土、树枝飞泄而下?那辆本来就冲倒的小货车竟然整个的被埋在了下面。
如果从外面看去,那地方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可是,刘伟名他们真切知道,那下面应该已经死了十来人。
两个年轻人这时才明白过来,如果不是刘伟名扯着他们飞退,这一阵塌方之下,估计他们也同样会被埋在那下面了。
两人全都脸色苍白地看着那地方,心中后怕不已。
根本没有其它的想法,刘伟名对着正发呆赶过来的卢勇大声道:“快打电话救人!”
又对着两个年轻人道:“快把伤者抬上去,重伤的人先坐车离开!”
这时的两个年轻人对刘伟名早已信任万分,满含着感激的眼神看着刘伟名,两人也与刘伟名一道把人往上抬。
有几个伤势相对轻一些的人看到刘伟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奋力在救人时,他们也都挣扎着参与到了背人的行动。
把几个看上去伤势较重的人送进了越野车,刘伟名对卢勇道:“你迎着来路赶去,一定要把伤者交到前来救援的人手中。”
卢勇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看到刘书记竟然独自一人就完成了这样的救援行动时,可能也是受到了感染,对刘伟名道:“我已打通了救援电话,我先把重伤者拉走。”
刘伟名道:“路上小心些!”
从车里拿了几件自己的衣服,刘伟名也没多言,几把撕开,就交给了几个伤者,让他们暂时把伤口扎起来。
在这样的大雨之下,那流血的伤口不扎起来真是不行。
卢勇已是开车离去,刘伟名指挥着几个人把一些树枝之类的东西拿了过来,一个简易的树枝棚就搭了起来,这样多少也能够为这些伤者遮挡一下雨水。
整个的过程中,刘伟名除了指挥的口令之外并没有说多少废话,可是,几个村民竟然就对他非常的信任,严格按照着刘伟名的指令做事,大家仿佛感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充满了一种让人信任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