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大雨在下着,刘伟名的身上已经被血水和泥浆染得看不出样子,他的整个人也都是看不出人形。 (. . )
一些到来的人们也都加入到了救援的行动中。
几个伤势较轻的人看着刘伟名这忙碌的样子,心中那种感激真是难以言说。
再看看那埋住的地方,假如没有这个年轻人的及时出现,没有这个年轻人用最快的速度进行救援,没有这个年轻人的沉着指挥,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那些伤者更是知道,很有可能他们已经同样埋在了山石泥土下面,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同志,你喘口气啊!”
一个中年妇女躺在地上对着刘伟名道。
“休息一下吧!”
一个老大爷虽然一只脚动不了了,他是刘伟名背出来的人,看到刘伟名仍然指挥着人们在拦住车辆运送伤员时,大声说道。
人们纷纷走了过来,一些车上的人也都冒雨下了车子帮着救人。
“怎么搞的嘛,现在的政府部门干什么的,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人到来!”一个从车上下来的年轻人看到了这里的情况,就在那里嚷嚷着。
“是啊,修的什么路嘛,一到下雨就出事,还让不让人活了!”又有人大声道。
刘伟名刚好听到了这些人的说话,本来并不想多言时,由于他们这几个年轻人的叫嚷,一些人也附合了起来。
“同志们救人要紧现在什么都先别说了,生命第一!”刘伟名就说了一句。
“哥们,你这样的人太少了,老哥我就服气你这样的人,听说你一个人就背了十多人出来,不简单啊!”
“是啊,大家都说了要不是你救他们这次估计就无一生还了,老弟,做了大善事啊!”
刘伟名看到叫得最凶的几个年轻人表扬自己时,微微一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一个可能是记者似的中年人快速过来,对着刘伟名道:“年轻人说一下你的名字,这事你做得太好了,我一定要写出一遍文章,把这件事情道道,标题我都想好了,就叫做《千钧一发》。”
刘伟名认真道:“面对这样的情况无论是谁都有义务,也有责任去做,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表扬的,到是死的人太多,我们需要的是尽快做好后续的安抚工作才是。”
“老弟,领导的口气啊!”一个年轻人一拍刘伟名的肩膀。
“领导?现在的领导谁会跑来救人早就躲得远远的了!”一个中年人说道。
大家又议论起了领导们的事情。
这时已是把最后的一个伤者送上了车子。
刘伟名看着那开走的车子,一屁股就坐在了一块石头上,这一阵的忙碌还真是把他累坏了。
“刘书记,我回来了。”卢勇这时快速跑了过来。
“人呢?”
“半路遇到了救护车,送到了车上我担心你的情况,就过来了。”
看看这里的情况刘伟名道:“我们先赶到医院再说。”
看着刘伟名坐上了越野车离去,那几个刚才还在大声批评着政府领导的人互相看看。
“刘书记?”
大家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紧握住刘伟名的手,柳钦智动情道:“刘书记,辛苦了!”
接到消息,绿苍县的领导们吃了一惊,这是一场特大事故啊,这刚刚总书记才离开就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谁都坐不住了,再说了,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谁也不敢坐在县里面,一时之间车流涌动,全都来到了这发生垮塌的地方。
这时刘伟名早已组织大家拦了车子,把人送向了市里的医院,县里的这些领导们拦下了一些车子就坐着朝着医院冲来。
这次的大垮塌把整个通向县里的道路完全冲毁,虽然县里面要近一些,却也无法送到县里。
柳钦智的目光这时在刘伟名的全身上下看着,看到的是身上充满了血污的情况。
“要尽快打通那条通道才行,要不然就阻塞了!”
刘伟名没有时间去说其他的事情,在与柳钦智互相认识之后,就严肃说道。
“我来之前已通知了相关部门,刘书记放心。”柳钦智心中多少有些不快道。
这段时间柳钦智已经尝到了那种土皇帝的滋味,听到一个小年轻人对着自己这样说话,心中多少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这事交给下面的人吧,刘书记还是先回县里去。”柳钦智说道。
摇了摇头,刘伟名道:“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那下面还埋头尸体,要挖出来,还有,这件事情要及时向上级进行报告。”
柳钦智再次皱眉,这刘伟名那么快就进入了角色了,还真是不见外啊!
在目前的这情况下,柳钦智还真是不太好反驳,可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让刘伟名主导着事情,这却也是令柳钦智的心中极度的不快。
“刘书记,你好,我是耿国宁。个看上去仿佛随时都没有精神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伸手也同样紧握住刘伟名的手,并且自我进行着介绍。
这个就是常务副县长了!
刘伟名握住他的手道:“第一要抢救伤者,第二要尽快找到埋在下面的死者,第三,要把路用最短的时间搞得畅通了。”
耿国宁道:“刘书记,这事已经在做了。”
把事情都已处理完成,刘伟名听到那施工队正在用挖机开挖着,这才感到一阵巨大的疲乏感袭来。
县长雷延松也是新任命的人,原来是市里的一个部门领导这次放到了绿苍县本来还要在市里处理一些移交的工作,结果就听到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吓了一跳之下,也是快速赶到了这里。
听到死了那么一些人时,这个新任的县长只能是暗叹倒霉,这样的事情怎么就出现了!
连续两天的时间里面,刘伟名根本就没有轻松过与县里的领导们一道处理着这件事情。
好在经过各方的调查这次的垮塌事件认定为自然灾害,并不是任何人的责任。
刘伟名并不知道的是这时的市里领导们对于绿苍县的事情就有些头疼起来。
浩宇书记对绿苍县的事情明显是非常关心的,一再强调要把绿苍县的工作做好,可是,浩宇书记刚走这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到底该怎么搞?
陈大祥报到后,就听到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也是一愣,这个刘伟名,十处打锣还九处有他在的初到了一个地方,陈大祥还真是不太好插言。
陈大祥心知肚明,这件事情让市委的这帮子人为难了,这事肯定是要上报的,瞒也瞒不住,可是,如果出了事情不处理这事就是责任,如果把整个的事情都报上去,那个新到的县委书记就可圈可点了,这让省委的一些领导怎么看这件事情呢?
明显了,省委有一部分领导是不希望过份的宣传从各地调入的同志的这事大家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省委领导是那样的态度渠洋市却大力宣传报道刘伟名,这真是为难啊!
心中好笑,陈大祥却是表现出了一种严肃,坐在那里并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阵,市委书记施铭钢才无奈道:“如实上报吧!”
车子进入绿苍县,看着这破败的县城,刘伟名终于知道,这个县里的情况比起以前的草海还不如,这样的地方能够发展得起来吗?
一天的时间刘伟名都在市里守着,并没有回到县里来,直到抢救出来的最重伤者也已稳定了伤势,刘伟名才松了一口气,除了没有救出来的人,这些救下的人并没有死去的人,也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想到那些伤者家属跪在自己的面前感谢的场景,刘伟名心想,这一切还在于这里的道路太差了!
对于贫困地区的情况,刘伟名发现大多很相似,一个就是交通的问题,另一个就是班子的问题,这两个问题的关键还在于班子的建设上,下一步可能自己得从这些方面去做工作!
“刘书记,暂时你住在县政府招待所里,你看怎么样?”县委秘书长乔应昌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小声对刘伟名问道。
“行,你们安排就行了,简单一些好了。”
看着这个长得清瘦的秘书长,刘伟名的头脑里面一下子就回想起了陈喜全调查到的县里情况,这个秘书长是属于原来那个县委书记一系的人,在县委书记落马时,这个秘书长竟然没有事情,这也是一个让人难解的情况,一般情况下,秘书长与书记都是走得较近的人,书记都出了事情,他这个秘书长不出事情的可能性并不大,可是,这乔应昌就真的没有事情发生,是一个另类啊!
知道这人并不是属于柳钦智等人一伙的人时,刘伟名对他就表现出了一种善意,微笑道:“老乔,抽时间跟我讲一下县里的情况。
乔应昌在刘伟名的脸上看看,微笑道:“行,这是我的责任。”
刘伟名感觉得出来,这个乔应昌在不了解自己情况下,所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与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事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到也不必太急。
绿苍县的情况看来是非常的繁复了,从自己了解的种种情况可以看出来,对于自己的到来,大家更多的是保持了一种戒备。
刘伟名也理解大家的想法,毕竟自己太过于年轻了,这个年轻的一个人到来,大家能够信任才是真的怪了,要做的工作就是要让大家看到自己的能力,这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
西江省的情况是特殊的,但是,刘伟名坚信,无论再怎么样的特殊,大多数的干部还是有信念的。
这个乔应昌在暗中观察着自己,自己何尝不是在暗中观察着他们,到要看到,这绿苍县的干部中到底有几个可以培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