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到大家已坐在了那里,刘伟名回想着陈喜全搞来的县里领导们的派系情况,心中就在想,这柳钦智和耿国宁果然是县里最大的两个力量!
虽然陈喜全没有到绿苍县来,他到是派了一队手下蹲在了绿苍县,手段尽出之下,刘伟名每天都会从陈喜全的人那里获得县里的一些情况,这让刘伟名的心里对陈喜全充满了一种感激,要不是陈喜全他们提供的那么多资料,自己可能到现在还需要时间来摸情况的!
看了看县长雷延松,刘伟名道:“老雷,我们开会?”
雷延松明显对于绿苍县的情况有着充分的认识,看到刘伟名那么年轻,心中就在想着刘伟名到底干多长时间的问题。(品#书)
对于雷延松来说,他到了这绿苍县之前就有着充分的认识,自己到这里就是拉住柳耿两系的人工作,其实,说拉住还不是太准确,应该是靠着这两人去工作更为恰当,他并没有那种到了这里就夺权的想法,因为他非常清楚,这绿苍县自己是没有那个能力把权夺到手中,能在这里混一下资历就非常不错。
这也造成了雷延松到了这里之后并没有任何的表情的情况。
听到刘伟名询问,雷延松点了点头,眼睛瞟了一下柳钦智。
刘伟名这时也微笑看向了柳钦智,又看了看耿国宁,仿佛是在取得他们两个的认可似的。
刘伟名的这做派到也获得了柳钦智的满意,耿国宁微微点了点头?仿佛是认可了开会的意思。
刘伟名这才看向大家道:“同志们?刚才延松同志帮我介绍了一下大家,这就算是认识了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绿苍的新兵,工作上还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帮助。
刘伟名的话说得非常谦虚,大家都脸上带笑看向刘伟名。
刘伟名又说道:“有的人说新官上任得烧三把火,我可是没火可烧的?这一个月的时间?我打算到全县的各乡镇走走看看,进行一些调研,说实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所以?这一个月的人事方面的调整等工我看先摆一下,老雷与我都是新同志嘛,大家给我们两个人一个认识绿苍的机会。”
柳钦智就看了一眼耿国宁,今天两人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突然在会上抛出一个人事调整的方案,相信两人合力之下,这个方案会快速通过?只要通过了这个方案,全县就基本上被他们两人分割,到时无论是雷延松和刘伟名都无法再行掌控县里。
刘伟名看向雷延松道:“老雷,你认为我这想法怎么样?”
雷延松当然明白这事的重要,也不想让旧有的这些人趁机夺权,心中就在想,别看刘伟名年轻?这一说法瞬间就把人事调整的事情完全杜绝了,有了一个月的时间,许多事情可能就会发生变化,
“刘书记说得不错,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我也会到各县去走走看看的。”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老雷说得好啊,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就是调查研究?这个很重要。”
两个一二把手定了的事情,基本上就不会再有人来反对,刘伟名的理由也非常的充分。
看到柳钦智欲言又止的样子,刘伟名暗笑一声,这事还是乔应昌有意无意透露的,这个乔应昌看来也是有心人啊。
柳钦智还是说道:“刘书记,这怎么行呢,人事的调整上,不少岗位程序都走得差不多了,如果不进行,就会影响到下面的各单位和部门的工作,这个可是不能拖的。”
这话说得!
大家立即感受到了一种柳钦智发起的对刘伟名书记权威的挑战。
刘伟名该怎么做呢?
虽然没有再说话,大家的眼神都看向了刘伟名。
刘伟名的脸上挂着笑容道:“这事我看好办,上级也不希望我和老雷乱弹琴吧,对县里的情况都还不了解就定人事,这是不对的,又不能够打击那些同志的积极性,反正就一个月,我看就让他们暂时主持工作好了,这也算是一个考察期吧!老雷,你说呢?”
真是没有想到刘伟名搞出了一个主持工作,又是考察期的借口,大家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柳钦智被刘伟名的话说得也是眼皮直跳,刘伟名的这些借口又不能说没道理,在这个会上自己如果坚持要人事讨论,这是逼宫的行为,上级肯定不乐意,也不能够这样做。
看到柳钦智瞟过来的眼神,耿国宁也是心情不爽,与柳钦智之间早有着默契,一般情况下,新领导到来,根本就摸不清楚下面的情况,到时两人只需要联手提出人事方案,新领导在没弄明白情况下,往往都会妥协,只要新的领导妥协了,就可以在会上做一些文章,从而严重削弱新领导的威信,这可以让全县的人看到大家的力量,可是,今天这刘伟名看上去很软,但是,每一句话说得却又是那么的到位,借口也找得很好,看来人事调的事情根本无法运作。
雷延松这时也是浑身不得劲,刘伟名每次说完都问自己一声,表面上是尊重自己,其实呢,是把自己也拉上了他的战车,在这样的场合下,刘伟名的这些道理对自己同样也有利,还不能不支持他,这样一搞,县里的一二把手就形成了合力,这力量已经非常的巨大了!
“刘书记说得不错,我看先这样吧。”雷延松选择了对刘伟名的支持。
说这句话时,雷延松又多了一个想法,也许与刘伟名联手之下,在对付起本地势力时就会有利得多,到也是一个可以试一试的做法。
刘伟名一直都在观察着大家的反应,看到大家的这些情况,暗自点头,自己一直都掌握着主导权,只要保持下去,今天的会议就应该没有问题了。
就在这时,耿国宁脸色一整,严肃道:“刘书记的说法我看是对的,不过,有一个事情还是得处理才是,这次通向市里的道路垮塌的事情公安部门进行了调查,存在着不少的问题,首先就是违规超载的问题,一辆小货车拉那么多的人,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我看相关部门是存在问题的,至少监督的责任跑不了,我认为对于这种行为,就该严肃的进行处理!”
柳钦智的眼睛就是一亮,耿国宁的建议如果通过,刘伟名那不讨论人事的说法就不攻自破,这耿国宁果然厉害,一下子就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了。
政法委书记柴新生是柳系一方的人,看到柳钦智看过来的眼神,就说道:“各位常委,我们还了解到了一个事情,今天上午m果乡因为车翻的事情,乡党委书记去劝解时被群众打了,刚住进了医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m果乡是存在问题的!”
纪委书记曲立全是耿系的人,说道:“我们纪委也接到了群众的举报,大石乡的乡长在收受贿赂,是否展开调查?”
刘伟名当然知道他们是属于哪是一系的人,看到他们立即拿出这样的一些事情来说话,心中明白,这是要采用这样的方式破去自己不研究人事的行为,只要自己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就会被他们牵着走了。
这样的一些事情又不能不解决,怎么办?
雷延松也在心中暗叹,早就知道这绿苍县的领导们抱在了一堆,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了,也不知道今天这个会会开成什么样子!
乔应昌也在想,耿柳两人已经联手了,真不知道刘伟名不会中
刘伟名这时却是点了点头道:“存在问题的同志由纪委负责就行了嘛,只要事实清楚,就报上级纪委,我们不捂盖子,上级怎么决定,我们就怎么执行,如果是县里的事情,先拿下了再说,不过,在没有合适人选的情况下,我到是认为一些地方采取的公开竞争值得一试,组织部门可以在这方面研究一下,让符合条件的同志都来进行一场分开竞选好了,当然了,在没有最后确定人选的情况下,还是先让人暂时主持一下工作好了。”
刘伟名是坚持原则不松口。
组织部长尚保卫是耿系的人,就问道:“那m果乡的事情怎么办呢?m果乡是全县最难办的地方,经常出现械斗,有好几个县里的领导都是到了那里被打出来的,很复杂的地方!”
刘伟名看了看大家道:“大家有什么好的意见?”
常委副县长卫林也是耿系的人,就说道:“这个非常难办,那地方水泼不进的,m果乡是全县最穷的乡,这次又死了人,对县里的道路很有看法,据说还冲击了乡政府!”
看到耿系的人就有着四人时,刘伟名对本地势力也有了一种担心,十一个常委,耿国宁就掌握了四票,加上柳钦智掌握的三票,不打破这个现状,下一步自己还如何去开展工作!
看到大家都怕去m果乡时,刘伟名道:“这样好了,m果乡就列为我调研的第一站好了,我就先到m果乡去看看。
整个的会议已经被刘伟名掌控,现在刘伟名又表示会去最困难的地方处理,大家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话来说了。
柳钦智看看耿国宁,两人都发现,这个刘伟名别看年轻,是一个难搞定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