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靠在椅子上抽着烟,这事他得好好的想想。(品#书)
莫林祥也没有说话,坐在对面看着刘伟名,他的心中对于刘伟名也很好奇,从自己的哥哥那里听到了不少的东西,哥哥说得非常明白,这对自己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能够得到刘伟名的信任,那就必将是前途远大,无论如何也要抓住这个机遇。
过了一阵,刘伟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许多工作还得靠你们基层,上级只是政策上的支持,现在绿苍县的治安工作是大局,需要你们做不少的工作啊!”
说到这里,刘伟名起身与莫林祥握了握手道:“你说的这些事情我知道了。”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向着外面走去。
莫林祥一愣,自己把这些事情讲给刘伟名听,这是想看看刘伟名的意见,结果刘伟名并没有给出任何的意见就走了。
当然了,莫林祥也不可能再多问,只是满腹不解把刘伟名送到了一处街上的僻静地方。
看着刘伟名背着个手慢慢离去,莫林祥只能是开着车子很快离开。
越想就越加不明白刘伟名的想法,莫林祥就拨通了自己的哥哥莫**的电话。
把整个的过程讲了一遍,莫林祥道:“大哥,这事我不解啊,刘书记听了这样的事情,明显知道对他是有利的,只要搞倒了柳钦智,他就能够获得大的收益,怎么就没有一个支持的表示呢?
莫**一听就笑了起来道:“你啊你也不想想县委书记能够指使你去做什么事情吗?”
莫林祥也笑了起来道:“你说的还真是这个理,如果传了出去,对他就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莫**道:“林祥,这事你无论如何要上心才行,不能够表现出你的作用,刘书记是不可能用你的,这次是一个机会你不是说那柳钦智离开绿苍了吗?我估摸着他应该是跑到什么医院去检查去了这件事情既然那死者与他有关系,就难保他没有染上这毛病,你如果能够得到他的这方面证据,运作一下,透露了出去的话你想想,柳钦智还能够不倒?”
“大哥,你不知道,县里的最大势力其实是耿国宁,如果柳钦智倒了,我担心的是耿国宁会势力大增刘书记不一定斗得过他们的。
莫**沉思了一会道:“刘书记在这新的地方,最关键的还是手中没有人,这事你也插不上手,我相信凭着刘书记的手段,应该早就有了一种了解,你只需做好你的事情,把这事往大了捅只有捅得越大,刘书记运作的空间也才越大,至于说耿国宁他们会获利的事情,你也管不了,看刘书记的手段吧!”
“大哥你就那么相信刘书记的手段?”
莫**就笑道:“想当初草海还不是多么的复杂,刘书记最后不是收拾得铁桶一般?”
莫林祥终于下了决心道:“大哥我听你的。那么多年,我还是有不少可用的人手的。”
莫**就笑道:“相信大哥不会害你,这次你的机会来了!”
刘伟名这时一边走着一边在沉思,这次出了命案之后,无论是自己还是耿国宁都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耿国宁就更加不可能放过了,在这样的时候,只要运作一下,获得最大利益的肯定就是耿国宁,自己该怎么做才好呢?
无论如何也要把耿系的人拉下去才行,只有把耿系的人也拉入了这混乱中,自己才会真的乱中取胜!
眼睛的眼睛一亮,现在的情况是柳系的人出了问题,一切仿佛都只是局限于柳系,如果耿国宁的人也出了事情,耿国宁就少了发言权,到那个时候,自己与雷延松联手之下,到也能够取得一些大的利益。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拨通了雷延松的电话,要想在这县里有作为,雷延松这个县长的力量不能不借!
雷延松现在也是心神不定,接到了刘伟名的电话后,立即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想法。
说个实话,雷延松对于县里的目前情况也是不满的,早就想与刘伟名谈谈这事了,现在得到了刘伟名的示好,他的心中是高兴的,立即表示出来见刘伟名一眼。
刘伟名看看前方有一家并不怎么样的茶室,就说了地点。
也不知道雷延采用了什么样的办法,很快也是独自到来。
两人一见面就微微一笑,握了握手,两人走进了茶室。
现在县里面已是一片混乱,领导们为了自己是否染病的事情心中焦虑着,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县委书记和一个县长会偷偷跑到一家不起眼的小茶室里面商议事情。
进来之后,两人一看,这里的内部情况果然一般,估计是私人开了打麻将的地方,生意并不是
要了一间房间,六十元钱一壶茶就把那个既是服务员,又是老板娘的女人赶了出。
关上了门,刘伟名微笑道:“绿苍县我不熟悉,找不到好的地方!”
雷延松也笑道:“我也一样,虽然在市里工作,对县里的情况也不熟。”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绿苍的主要工作还是发展的问题,可是,现在的这个局面并不利于发展,雷县长怎么看这事?”
雷延松并不知道刘伟名的真实想法,也是一个混了很长时间机关的老油子,滴水不漏道:“有了刘书记掌舵,我们的工作会很快进入正轨。”
刘伟名发了一遇烟给雷延松道:“发生了一件命案,死者家属要政府给一个说法,杀人的是死者的丈夫,一口咬定这事与柳钦智同志有关!”
雷延松当然了有他的消息来源,眼睛就是一亮,知道刘伟名找自己到来的目的了,如果能够借这借事情在县里有一个打入,这对于雷延松当然是一件好事,想到刘伟名并没有他自己的人时,雷延松感到如果与刘伟名配合,自己获利的机会更大。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雷延松知道自己得表示一下了,就说道:“上级把我们调到绿苍县,就是希望我们把工作做好,我还是老话,县里的工作有刘书记掌舵,我们放心。”
刘伟名微微点头道:“事情搞成了这样,我们两个看来得到市里面去专题汇报一下,争取得到市里的支持,我有一个想法,能否请市里向我们县充实干部呢?当然了,县里面也可以进行一次大面积的竞争,通过竞争,不负面的影响压到最底。”
雷延松的眼睛就更亮了,市里的干部自己就熟悉太多了,如果这样,自己就能够把更多自己人弄到县里,到时很快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好事啊!
“刘书记,我也认为应该这样!”
刘伟名就微笑道:“这样就好,我看明天我们两个就到市里进行专题的汇报好了。”
雷延松点了点头。
两人又谈了一阵才散去。
慢慢走回了住处时,刘伟名看到房内仍然灯火通明,知道那两个女孩子还在等着自己。
一想到耿国宁把两个这样的女孩子放到自己的身边时,刘伟名就在皱眉,这个耿国宁其实才是必须要尽快搞掉的人,这人把持了那么长时间的绿苍县,搞得绿苍县根本就无法发展起来,要想发展,他们这样的势力必须要瓦解才行。
“刘书记,你回来了?”小琴早已迎上前来。
那吴艳艳也紧跟在她的后面,两人都身着的是能够把身材完全凸显出来的紧身红色红作服,虽然是工作服,这种服装其实很有一种都市白领女时尚者的风情,两人看上去到也非常的动人。
看到两女这一身装束,刘伟名也暗叹那女经理在调都这些服务员上下了功夫的。
脸上带着笑容,刘伟名一边向里面走入,一边道:“到城里逛了一下,县城里面很破败啊!”
小琴道:“刘书记,你想吃什么,我们去帮你弄。”
摆了摆手,刘伟名道:“你们也辛苦了,早点睡去吧,就别管我了。”
说着就走上了楼去。
小琴并没有离开,而是随着刘伟名上了楼,为刘伟名泡了一杯茶水,这才走下楼去。
不得不说,有这样的一个生活秘书照顾,到也方便!
刘伟名对于县里的领导们的生活方式也很感慨。
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一阵,刘伟名就在想如何把耿国宁的人也拉下来的事情。
不过,现在有了雷延松的支持,弄倒耿国宁到也不急了,下一步雷延松的发展会快一些,有他与耿国宁相斗,对自己来说是好事!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刘伟名又很快否决了,如果做成了这样的话,就显得有些示弱了,无论如何,自己在这次的柳钦智倒台中一定要安插一批人才行。
自己手中没人啊!
这是刘伟名最为头疼的事情,初到一个新的地方,手中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可用,就算是有了位子让自己安插,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人!
再次拿出陈喜全手下的人弄来的材料,看着看着,刘伟名的眼睛一亮,县里来来去去的有几批领导,他们每次到来都有一些提拨起来的人,后来他们不是倒下了,就是调走了,他们提拨起来的一些人大部分变成了调研员之类的,这是一批闲置的人员啊!
刘伟名的主意打在了这批人的身上,用这批人比没人可用好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