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回到住处时,小琴两女已是迎了上来。
“你们还没有休息?”看到两女还没的睡,刘伟名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已是十二点钟了,这会开的时间有些长了!
“刘书记,我煮点面给你吃?”吴艳艳小心问道。
“早点休息吧,就不吃什么了。”刘伟名朝着自己住的二楼走了
“刘书记,我给你放水洗个澡,泡一下全身都舒服的。”
小琴表现得非常热情。
刘伟名也感到全身一阵疲乏,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小琴就很是高兴地去帮刘伟名放着热水。
一个大大的浴缸,泡在这浴缸里面,刘伟名的全身神经都得到了极大的放松,到了这县里来了之后,复杂的形势搞得刘伟名也有些心累。
现在的情况是耿系的势力太强了,如果柳钦智一系的倒下,耿国宁会不会争夺呢,又会有谁有资格争夺呢?
头脑里面快速闪过陈喜全让人送来的那些县里人员的资料,刘伟名也一个个的推敲着。
柳钦智是副书记,在班子里面的排位是第二号人物,耿国宁是常务副县长,他肯定是想在排名上更前一些,常务变副书记,这事变化到是不会太大,不过,假如再有一个耿系的人坐上了常务副县长的位子,耿系的力量就变得更大了!
纪委书记曲立全、组织部长尚保卫、常委副县长卫林,这三个人都是耿系的人员?曲立全是纪委书记?到也不会有动的可能,随后的就是尚保卫和卫林了!
想到这三个人时,刘伟名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县里出了那么一件事情,自己与雷延松肯定是没有责任的,毕竟新来到这县里,上级也不可能乱打板子,其他的人难道就没有责任?
干部出了问题?首先就是组织部门在任用干部上的问题?组织部长难道没有责任?纪委难道在临管上就没有责任?
想到这里,刘伟名的心思也活了,如果把这事再搞大一些,这两个就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了,就算是不把事情闹大?他们同样也有责任的,陈大祥在市委的作用在这件事情上到也能够显现出来了,只需要在会上提出责任的问题,他们两个人的更进一步的路就堵上了。
现在只剩下副县长卫林了!
这个人才是真正有冲击常务的可能的!
想到这卫林,刘伟名就在皱眉,这个卫林每一次见到时都脸上带笑?看不出特别的地方,只是表现出了一种和善的样子,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从陈喜全的那份资料中知道,这个卫林是大石乡的人,也是耿国宁一手提拨起来的人,对耿国宁肯定是忠诚无二的人物,一直都是铁杆的手下。
大石乡!
大石乡!
刘伟名眼睛一亮?突然想到了小琴也是大石乡的人,与这个卫林同样都是大石乡猴树村的人。
想到这里,刘伟名就大声道:“小琴,小琴。”
刘伟名的意思是想询问一下小琴卫林的情况,当然了?只是侧面问一下的意思。
让刘伟名没有想到的是那施丽琴就守在他的门外。
听到刘伟名喊得大声,小琴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大声应了一声后,那手已是快速拉开了刘伟名洗澡间的那梭门。
动作很大,一下子就把门打开了。
小琴也快速冲了进去,大声道:“刘书记,刘书记,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想到小琴那么快就冲了进来,自己还光着身子泡在水中的,刘伟名愕然看向了小琴。
小琴冲进来后才想到自己急切间冲进来的事情,也同样呆住了。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
刘伟名的眼中到也没有看出什么,可是,赤着的刘伟名落到了小琴的眼底时,一个少女看到了这健壮的年轻男子形象,这让小琴的满脑子里全都是刘伟名的那身体情况,脸上早已羞得红成一片。
看到刘伟名并没有事情,小琴脸上更红,忙退了出去。
当那门关上时,刘伟名仍然的些发呆,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这样的女孩子看到洗澡的情况,那种别扭劲就真是难以言说了。
这时的刘伟名也没有了询问卫林的心思,快速擦干了身体,穿着睡衣才走了出去。
拉开门时,看到的是小琴红着脸站在那里不安的表情。
“刘书记,我,我不是有意的!”说这话时,小琴的脸更加发红起来。
本来刘伟名想发火的,看到小琴的这个样子,那气也消了,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以后做事细心一些!”
小琴的眼圈一红,那泪珠就流了下来道:“刘书记,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刘伟名还真是见不得女人流泪,看到小琴楚楚动人的样子,那泪水又不停流出,忙道:“没怪你,没怪你的,快别哭了!”
他越是这样说话,那小琴的泪水流得就越多,已是失声哭了起来。
听到了楼上的响动时,那楼下的吴艳艳也快速冲了上来,就看到小琴哭得伤心的样子。
看看小琴,又看看刘伟名,吴艳艳的心中对于小琴就透着了一种羡慕,心中在想,难道是刘书记把小琴那个了?
再向着刘伟名的下体部位看看,吴艳艳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退下去还是站在这里了。
想了一阵,吴艳艳这才轻声道:“刘书记,你们要吃鸡蛋面还是喝牛奶?”
刘伟名摆了摆手,对吴艳艳道:“什么都不吃。”
吴艳艳这才再次羡慕地看了看小琴,小心地走了下去。
看到小琴已收住了哭声,刘伟名道:“别搞得那么紧张,我只是想问你一点事情。”
听到刘伟名要问自己的事情,小琴那泪水收得更快了,擦了一下脸上道:“刘书记,你问。”
说话时,眼光就投向了刘伟名。
这时的刘伟名虽然穿着睡衣,落到了小琴的眼里,刘伟名完全就是光着身子的情况,刘伟名那光着身子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无法忘去了。
好棒的身材!
这竟然是小琴现在头脑中的想法。
“算了,改天吧!”
刘伟名发现今天询问就显示出了自己的想法了,并不是一个询问的机会。
“刘书记,有一件事情我早就想跟你说的。”迟疑了一下,小琴就小声说道。
刘伟名就看向了小琴。
看到刘伟名看过来的目光,小琴道:“刘书记,经理在你的卧室是装有着一个监视器的。”
这话把刘伟名吓个不轻,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里的人胆子竟然有那么大,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
看到小琴偷偷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再听到小琴差不多就是耳语似的声音时,刘伟名镇定了下来,赞许地看了一眼小琴道:“很好!”
小琴道:“那边说话没问题。”
刘伟名看到小琴指的是阳台时,就走了过去。
并不知道小琴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刘伟名坐下后就看向了小琴。
“刘书记,经理让我们两个g引你,然后就拍下我们的事情,我不想害你。”
刘伟名根本没有想到小琴是因为被自己吸引而改变了想法。看到小琴还显得纯情的样子,一指对面的椅子道:“你坐下说话。”
小琴迟疑了一下,这才红着脸道:“刘书记,你是好人,我真的不想害你的。”
少女的心思刘伟名也想不明白,干脆也就不再去想了,当然了,对于小琴,刘伟名也并没有完全的放心,谁也说不清楚这小琴会不会是采用这样的方式获取自己的信任。
“刘书记,我听到一些事情,据说前面到来的几个领导就是因为不慎之下被他们录了像,所以才出了事情的,你是好人,可不能出事啊,对了,吴艳艳你得防着她一些!”
刘伟名点了点头道:“小琴,你能够跟我说这些事情很好,既然你信任我,往后家里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
小琴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道:“没什么事情的,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们让我们就是来害人的,我决不做害人的事情!”
刘伟名心想,既然对方这样说话了,自己到也可以借卫林的事情来再探一下她的想法,就问道:“我是刚才突然想到了卫副县长也是你们那里的人,就想问你一下的。”
小琴脸色变幻了一下道:“卫林是我们一个村的人,我还是大伯找到了他之后,通过他的关系到了这里的。”
刘伟名心中就在想,卫林作为耿系重要的一员,如果真想帮小琴他们家的话,就不会安排来做这样的事情,看来小琴家与卫林家并不是太好。
刘伟名并没有说话,小琴道:“刘书记,卫副县长是听耿副县长的话的,我听说他是耿副县长提拨起来的人。
这样的话都已说了出来,刘伟名知道这也算是小琴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微微点头道:“你们村出了卫副县长的这样领导,到也是全村的光荣啊!”
哼了一声,小琴道:“刘书记,说实话,卫林在村里面骂的人较多的,他们卫家在村子里面就是一霸,欺男霸女的都做了!”
刘伟名眼睛一凝,这到是一个意外了,如果真是这样,到也可以做做文章了!
“小琴,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看着小琴走下了楼去,刘伟名沉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