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医院里检查了回来,耿国宁并没有去办公室,也没有去向刘伟名表示自己已回到了县里,一直以来,他这土皇帝是搞惯了的,并没有把外来的人放在眼里。
这次耿国宁到了省里,除了暗中去检查了一下身体之外,最为重要的还是他去到了从绿苍县本地发展上去的副省长林生民那里。
林生民是土生土长的绿苍县人,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他是某一个到了中央任了部长的老革命的私生子,一切都是暗中进行,大家也都不知道林生民有这样的一个家庭。
耿国宁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帮了林生民一个忙,由于这个关系,这才发展了起来。
对于这个情况,耿国宁也一直保密,谁也不知道林生民竟然有着这样的一个后台。
有了林生民的支持,耿国宁并不怕任何的人,林生民对他是非常信任的,这次要不是发生了灾难,特别是排挤一个世家子弟时搞成了两败,西江省也存在着各种的乱局,耿国宁相信就算是那柳钦智也不可能坐上书记的宝座,那个位子是他的。
一切显得有些不如意,搞到了最后,书记和县长都变成了其他的人,这让耿国宁有着一种撞墙的冲动。
虽然心中不快,耿国宁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一直暗中观察着县里的情况。
先是柳钦智被查出患了艾滋,接着就是刘伟名主持着县里的工作,看上去一切都在向着有利于刘伟名的方向发展?这事耿国宁感到自己需要与大家伙好好的商议一下了。
通知了一声之后?耿系的一些人都来到了城里的一个洗浴中心。
纪委书记曲立全、组织部长尚保卫、常委副县长卫林、副县长鲁明、政府办主任柯道海、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焦雄林、嘛果乡书记吴大用、财政局长方敏意、建设局长楚坤申加上几个女干部,一间专门装修了他们活动的房间里面,麻将声声,大家都聚集到了一起。
耿国宁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大家都围在自己的身边,以自己为中心,这是自己权势的表现。
点燃香烟吸了一口?耿国宁看向在家道:“都检查了?”
方敏意笑道:“***?这次搞得够厉害的,人人自危啊!”
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鲁明摇头道:“真是可笑,拿到了那体检的合格证仿佛才能上岗了!”
大家也都笑了起来。
焦雄林也笑道:“朱志那小子想作弊,结果被甘丽萍那婆娘硬是逼着去进行了检查,结果艾滋到是没有?梅毒啊!”
耿国宁笑道:“梅毒也是一个危害,查出来好,要不然一个不注意就传上了!”
大家再次笑了起来。
一个女干部笑道:“这次绿苍县算是纯洁队伍了!”
楚坤申笑对那女干部道:“回家好好的检查一下你家老公,别也带上了!”
哼了一声,那女干部道:“早就分床了,就算染上也跟我无关!”
耿国宁吐了一口烟道:“你们对这事怎么看?”
曲立全道:“老耿啊?新来的两位不省心啊!”
耿国宁就看了一眼那县委招待所的女经理曹欣欣,只见那曹欣欣欲言又止的样子。
端起茶杯,耿国宁道:“新的领导到来,做一些工作是应该的,别想那么多。
吴大用道:“耿县长,刘书记到了我们乡以后,就与村民们要搞什么党组织的先锋作用?又不知从什么地方请来了一家企业,说是要操作两个项目,搞得大家现在都称赞他啊!”
耿国宁脸色微微一变,随之又笑了笑打了一张牌出去。
房间里面很快就传来了打牌的声音。
尚保卫这时说道:“柳钦智这次算是阴沟中翻船了,真是没有想到!”
曲立全点头道:“老耿?要有一些准备啊!老柳那里可是有着一批人的!”
谁都明白他所说的准备是什么,柳钦智倒了?谁将有可能更进一步的问题。
又打了一阵,耿国宁道:“老曲,我们几个议一议吧。”
说话间,耿国宁站了起来。
大家已经习惯了,每当耿国宁说这句话时,那就是秘密的小常委会要召开了。
耿系的人研究重要的事情时,都是有着几个核心人员在一起研究
一间小会客厅似的房间里面,耿国宁坐在正中,曲立全、尚保卫、卫林、鲁明、柯道海、焦雄林都坐在了里面。
看了一眼柯道海,耿国宁道:“去把曹欣欣也叫来吧。”
很快,曹欣欣多少带有着一种激动的走了进来。
指了指沙发,耿国宁道:“有些事情要听听你的汇报。”
如果是外人看到这情况可能会大吃一惊,可是,耿系的人早已习惯了这事,仿佛他们几个才是这县里的实际操作者。
耿国宁对曹欣欣道:“你说说那新来同志的情况吧。”
曹欣欣道:“各位领导,自从新来的两位住进去之后,我就每一边安排了两个美女进行服务,到目前为止,两位都没有动静,现在有一位的爱人来了,难度就更大了一些。还有就是那一位的爱人到了,她爱人一到就说不习惯那卧室,换了一间。”
耿国宁的神情一凝道:“出了什么事情?”
曹欣欣忙说道:“应该没有事情。”
耿国宁这才点了点头道:“把东西撤了吧。”
曹欣欣点了点头。
“小琴这美女不错的!可惜了。”卫林叹了一声。
焦雄林皱眉道:“我看刘伟名年轻气盛的,就能忍得住?”
曹欣欣道:“只是有一个情况?一直没有得到落实的?据吴艳艳那女孩子说了的,他看到小琴在刘伟名的面前流泪,当时刘伟名是身着睡衣的,看上去仿佛就是小琴被他睡了似的,但是,我问小琴时,小琴又说那只是刘伟名骂了她才哭的。”
耿国宁不耐烦道:“算了?这事你们注意一些?你先出去吧。”
知道自己并没有做好工作,曹欣欣多少有些委屈地走了出去。
“老耿,这曹欣欣也算是尽了心了!”曲立全道。
看向了曲立全,耿国宁道:“老曲,这次柳钦智倒了?上次很有可能让我去干副书记,如果是这样,你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
曲立全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有任何的变化,到也淡定,说道:“副书记和常务对你来说都差不多!”
曲立全有一次是由耿国宁带着去见了林生民的,他是知道耿国宁有这强大的后台?所以,一直表现出的都是耿国宁的军师的类型,并没有与耿国宁争夺的意思。
耿国宁微微点头,这事他也想过了,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一想到柳钦智掌握的力量?他又无法坐视。
“老柳有三个人,现在倒了两人,留下的只有一个甘丽萍。”尚保卫严肃道。
“怪事了,这女人怎么就没有出事呢?”焦雄林叹了一声。
卫林道:“柳钦智倒了,甘丽萍就失去了后台?这个女人一直都是柳钦智的先锋啊!”
耿国宁的心中对甘丽萍也是不喜,这个女人在会上甚至与他都敢争执。
柯道海道:“有一个事情需要注意?那刘伟名看上去很是在用甘丽萍。”
耿国宁的眼睛一凝,看向柯道海道:“有什么变化没有?”
“现在到也还看不出来,不过,我感觉那女人在失去了柳钦智的保护之后,急于想要找保护伞,她是决不会投到我们这一方的。”
沉思了一下,耿国宁一时也拿不出一个好的办法,说道:“先不要管那些了,这个女人没太大力量,到是几个位子可以争一下。”
看到大家看过去的目光,尚保卫叹道:“别看我了,我有自知之明,近五十的人了,没有了发展的空间,这是其一,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这次县里出了那么多的干部问题,我是组织部长,打板子肯定是要打在我身上的,不背一个处分就算好的了,我绝对没有机会。”
尚保卫也算是看得明白的人,他这话一说,大家也都没有再说什么,尚保卫是肯定没有希望。
耿国宁道:“老尚说得对,这事无奈得很,能保住位子就是胜利!”
说到这里,对卫林道:“卫林,这次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希望了,大家都加一把劲,我也向组织上推荐一下,由你来接我的位子。”
卫林道:“我反正听耿县长的。”
耿国宁对于卫林的这个表态还是满意的,微笑道:“你如果任了常务的话,鲁明入常,这样一来,我们就算是取得了成功了,只要在常委中有着票数上的优势,对我们就是有利的。”
大家一直都是这样操作的,每一次新来的人都被逼得用县委书记或是县长的权力来压大家,被大家一扩大,上级对于县委书记或是县长就形成了能力上不行的看未能,随之再搞一些阴谋,很快就会把人排挤得离去。
卫林多少有些看不起道:“我看那刘伟名也是一个嘴上无毛的人,也太年轻了,不知是哪一家的子弟派来镀金的!”
耿国宁道:“这事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反正应该是有点背景的人。”
焦雄林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上次不是把一个大家族的子弟挤出去了?”
尚保卫摇了摇头道:“耿县长,我认为这次还是别搞得太急了,上次是教训啊!”
耿国宁也点了点头,人是排挤了出去,可是,对方毕竟是有势力的人,进行了事后的反扑,搞得他也没有拿上书记或是县长的权柄。
大家更多的是把目光看向了增加一个县委常委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