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耿国宁的脸上完全就是透出了一种狠厉之色,到了现在还想不明白是刘伟名设计的话,他也就太笨了。()
刘伟名!
耿国宁知道这是刘伟名对自己的一系列攻势,如果不应对,那就真会出事了。
好厉害的刘伟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狠招,招招夺命!
一想到无论是焦雄林还是曹欣欣那里出了事情都是对自己不利时,耿国宁再次发现自己还是在对刘伟名的事情上大意了。
曹欣欣的许多做法都是自己指使的,这本身就很要命,那焦雄林作为自己的真正铁杆,知道的东西就更多了,这两把刀子都是直指自己的心脏,如果任由刘伟名搞下去,问题必然很大,焦雄林自己是没有办法,好在针对他的主要是他自己的问题,只要他知道自己没有倒,他应该嘴巴就会紧闭,到时可以通过省里的那人帮忙一下,应该出不了大事,到是那曹欣欣,这女人能否经得住审讯就难说了,决不能把曹欣欣交给刘伟名的人来审!
曹欣欣这女人别看狠劲很足,一切都是仗着自己为她撑腰,如果刘伟名他们拿出了足够的证据,谁也说不清楚这女人会不会吐出一些东西。
想到这里,耿国宁严肃道:“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不过,曹欣欣同志应该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的意见还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别因为出了这种事情就认为是曹欣欣同志的问题调查我不反对由公安局进行,但是,对曹欣欣同志的做法还得讲证据!”
说到这里,看向雷延松道:“雷县长,你认为怎么样?”
雷延松正在心慌中,听到耿国宁的询问,再看到耿国宁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时心中一动已经有些明白了。
暗叹一声,雷延松已是脸色大变,心中暗想,早就听说耿国宁阴得很,有不少人中了他的圈套真是没有想到,自己防了一阵还是没能够防住!
耿国宁的话已经点明了,自己不站在他一方的话,很有可能他就会把自己也扯出来了!
“我认为耿县长的话还是有道理的!”雷延松说了那么不轻不重的一句。
虽然不轻不重,但是,作为他的房间里面也发现了监控的人雷延松有这样的态度,足以说明子他也不想把事情扩大了!
耿国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中在想,你刘伟名不是想整吗?看到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雷延松是站在自己这一方的,从票数上自己这方占了多数,从力量上自己这方还有着一个县长,到要看你刘伟名怎么办!
力量均衡的情况下,你刘伟名再追着不放,那就是要凌驾于常委会之上了,相信刘伟名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刘书记是否还要表决一下?”耿国宁看向刘伟名问了一句。
果然雷延松也怕了耿国宁了!
刘伟名从这事上进一步明白了小琴所说的雷延松那里被耿国宁搞定了的事情,不过只要焦雄林那里出了事情,公安局落到了自己的手中就已是大胜,刘伟名到也没有想过能够通过曹欣欣的事情把这事扩大。
自己新到一个地方,太强势的话,落到了上级的眼里,那就是山头主义,不讲团结,心中虽然有些遗憾,也知道能够走到这里已经不容易了,毕竟自己一方的力量还是太弱了一些。
刘伟名正想收兵时,只见那顾林高道:“我也说几句。”
看到刘伟名脸色缓了一下时,耿国宁心中多少有些放松,知道刘伟名的目标应该就是公安局那一口,没办法,失去了就失去了,下一步还有斗的机会,到也不怕。
可是,顾林高突然要说话时,耿国宁的心就是一紧。
节外生枝!
这完全就是没事找事啊!
这个顾林高想干什么?
一些与顾林高之间的往事涌上心头,本来以为已把顾林高压得死死的,他也不敢有反抗的想法,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候,这老小子还是要出招了!
耿国宁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
刘伟名也没有想到顾林高要讲话,看向顾林高时,刘伟名的脸上露出微笑道:“老顾说嘛。”
顾林高看看在坐的这些人道:“据我所知,曹欣欣在担任县委招待所的经理期间,还真是问题不小的,我那里就收到了一些有关曹欣欣逼迫农村贫困家庭女孩子卖y的检举材料,曹欣欣的手下有着一队号称是保安队的打手,曾经逼死过几条人命,我看公安局应该介入调查!”
这话一说,顿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耿国宁急了,这顾林高在这个关头对着自己捅刀子啊!
杀人似的目光看向顾林高,耿国宁道:“顾林高同志,这里是县委常委会,说话要讲证据!”
顾林高不紧不慢道:“耿县长说得不错,一切都得证据,不过,我那里还真是有曹欣欣指使人致人死命的证据,本来还想暗中了解一下的,趁着这事的发生,还请刘定凯同志到我的办公室一下,我把那东西交给刘定凯同志。”
说完这话,顾林高就站起了身子。
刘定凯看向刘伟名时,刘伟名表现得很是严肃道:“定凯同志,你去看看。”
会议室里面一下子变得静了起来,谁都知道这顾林高在关键的时候有了选择了,他是要站在刘伟名一方了!
雷延松神情有些恍惚地坐在那里。
耿国宁却是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
刘伟名道:“真是没有想到,这事还有那么多的内情,看来曹欣欣的问题是严重的,乔应昌同志,你尽快安排人员接手曹欣欣的事情!”
乔应昌答应了一声。
一系列的连环招式下来,打得耿系的人有些无法应招,全都看向了耿国宁。
最重要的还是刘伟名把大家都控制在这里,就是想打电话安排一下都不行。
这可如何是好呢!
十来分钟的时间,顾林高和刘定凯都回到了会议室。
顾林高道:“我得到这东西时多也听了一下,里面的声音到也是曹欣欣的声音,大家也听一下好了。”
这是一个录音的内容和一包材料,看上去那材料也有不少。
会议室到也有播放的设备,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心人录下的,里面到也很清晰地听到了曹欣欣指使的内容。
正在听着,刘伟名又接到了电话,很快,刘伟名严肃道:“你们立即控制住曹欣欣,按你们的程序对曹欣欣的那个住处进行搜查!”
听到刘伟名在电话中让人搜查曹欣欣的住处,耿国宁急了,大声道:“刘书记,这里还在没有搞清楚情况,怎么就搜起了曹欣欣同志的住处了!”
刘伟名慢声道:“莫林祥他们在把几个女孩子控制住之后,对四名招待所的服务员进行讯问时,有一个叫施丽琴的女孩子讲了一件事情,据说在曹欣欣的一个别墅里面藏有着不少曹欣欣录制的县里领导们的录像,这是她用以控制县里领导们的东西,为了不产生大的影响,我已同意莫林祥对那个住处展开搜查!”
“仅凭一个农村来的女孩子说的话就对一个经理的住处搜查,出了事情谁负责?”曲立全也感到这事越来越危险了,就沉声说道。
“我来负责!”刘伟名大声道。
说到这里,刘伟名道:“发生了县委领导住处装置监控的事情本身就已经不正常了,还有这样的一些事情,足以说明了曹欣欣是有问题的,我们先坐在这里等一下吧,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耿国宁猛地从位子上站起身来,对刘伟名大声道:“刘伟名同志,你这是一言堂,还要不要常委们的集体意见了!”说完这话,大步就从会议室走了出去。
大家看得出来,耿国宁的脸上有着一种慌乱。
曲立全也随后站起身来道:“会开成这样,我认为可以散会了!”说完也随着耿国宁走了出去。
尚保卫的脸色非常难看,迟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也起身走了出去。
三个耿系的人知道这事问题太大了,如果曹欣欣那里的事情扯出来,对于耿系来说就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看到这三个人都走了出去,雷延松显得非常不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看到雷延松的样子,刘伟名微微一笑道:“一言堂也好,二言堂也好,出了事情我们就得有担待,我刘伟名其它的能力没有,担待二字还是讲的,一切自有我来负责!雷县长,我们两个刚到绿苍县,许多情况并不清楚,犯点错互相担待一些,只要团结工作,互相进行交流,有矛盾和问题互相化解,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我想,这事是曹欣欣在搞,还好没有扩大化,我们县里自己还是能够化解一下不利影响的。”
雷延松本来不安的表情就在刘伟名的这句话中变得安定了下来。
雷延松听得出来,刘伟名是在安自己的心了,如果真的在曹欣欣那里找到了有关自己的东西,刘伟名会帮自己隐瞒下来,这到也是一条出路,至少不会被耿国宁一直拿着这个把柄。
想明白了之后,雷延松闭目坐在椅子上,他要等待着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