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爆炸案瞬间惊动了省市两级,省公安厅也专门派出了一个由刑侦局大案要案处长带队的工作组赶到了绿苍县,市局的常务副局长也同时率队到达。
一下子,这绿苍县又热闹了。
谁都知道曹欣欣是耿国宁的人,现在突然间曹欣欣被炸死了,这在绿苍县的影响不可能不大,各种的传言都有。
县里的领导们也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切。
有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大家反而不说话了,谁都要再好好的观察一下。
怎么也没有想到绿苍县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市委书记施铭钢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刘伟名这里,要求刘伟名立即赶到市里向他当面报告这件事情。
这时的刘伟名与雷延松正在刘伟名的办公室里面。
看着雷延松心神不定的样子,刘伟名把一个资料袋递给了雷延松道:“老雷,里面是一些东西,你拿去吧,应该没有传出。”
雷延松的眼睛一亮,看向刘伟名时,那眼神中就透出了一种感激,刘伟名并没有用这样的东西来要挟自己,反而是及时拿来给了自己,这事对地他来说就是恩同再造了。
看到雷延松的表情,刘伟名道:“老雷,我们两个来到绿苍县,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要让绿苍县发展起来,我相信只要我们一同努力,绿苍县的面貌必将有一个大的改观!”
雷延松感激道:“刘书记,多的话我都不说了县政府一定紧密团结在县委周围工作。”
刘伟名这时也就接到了施铭钢的通知。
打完电话看向雷延松道:“施书记发怒了,我得去市里汇报,县里面的工作你多操心一些。”
看着雷延松离去,刘伟名暗自点头,有了这件事情,雷延松应该收捡一些了,自己新到绿苍县与县长之间的关系还是得团结一些才是这县里的事情已经够乱的了!
刘定凯的电话打来时,刘伟名正准备上车子。
“刘书记,曹欣欣见到了爆炸事情后,已有松动的态度了,应该很快就会开口!”
“你们一定要保护她的安全!”
“明白我们已经加强了保卫工作,莫林祥同志亲自安排的。”
“还是要他多注意身体!”
对于莫林祥,刘伟名已是很有好感。
“刘书记,我们查了一下,发现曹欣欣的住处有着监控,已顺着线索摸到了一套小院结果发现那小院内安装了大量的监控设备,里面一直住着的是一个女人,结果我们去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死了。”
刘伟名心中震动了,这也太让人不安全了,这个小小的绿苍县竟然有着这样的设置,到底是谁搞得呢?
当然了刘伟名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一切都得讲证据,没有证据时,他就算是有怀疑也不能说出。
“那女人是什么情况?”
“原来是一个女老板据说后来赚了些钱就没干了,购了那处小院每天深居简出的,到也不显眼。”
就连莫林祥他们都不知道那女人的情况,可想而知,这事耿国宁应该瞒了太多的人了!
对于耿国宁的这种手段,刘伟名也多了一些了解。
“刘书记,那个地点的设置我们查了一下,是由县局购置,但是,登记的是已报废处理了的。”
又是与县公安局有关系了!
想到焦雄林时,刘伟名也不太好询问焦雄林现在的情况。
“你们一定要借着这件事情进行追查,一查到底!”
刘伟名震怒了,县里面难怪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这完全就是一个占地为王的地点,耿国宁看来这是把自己当成土皇帝了!
都以为柳钦智是土皇帝,看起来,那柳钦智比起耿国宁就差远了!
要不是自己掌握了那么多的东西,又有着莫林祥这个了解焦雄林的人暗助,要不然,那焦雄林还没有那么容易拿下。
如果焦雄林没有被拿下,现在的耿国宁可能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想到焦雄林已经被提前拿下时,刘伟名自己都感到运气了。
当车了到了市里时,刘伟名就向着市委走去。
施铭钢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绿苍县的事情他不得不重视,刚刚省w书记都专门打了电话来询问这事。
看到刘伟名进来,施铭钢心情很是不好,说道:“长话短说,把过程讲一下,你们是怎么搞的,新班子刚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一个县委书记到底是怎么当的?”
知道施铭钢心情不好,刘伟名到也恭敬道:“施书记,我就把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向你汇报一下。”
见惯了太多的大领导,在施铭钢的面前,刘伟名并不心虚,反正自己刚到绿苍县,再大的事情也不能随便就盖在自己头上吧。
刘伟名就一点点把事情的经过介绍了出来。施铭钢还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心中震惊莫名,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不仅是绿苍县有名了,渠洋市不出名都难!
“现在省市两级的专案组都已到了绿苍,你们一定要配合把这案子破了,一定要把影响控制住,决不能传谣!”
在施铭钢的办公室里面,施铭钢提出了不少的要求。
刘伟名出来时已是中午,只好在这街上随便对付着吃了一碗面。
吃饭时,卢勇接到了一个电话就去外面打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打完了电话进来,卢勇的脸色就极为难看。
“怎么了?卢勇?”
刘伟名刚把面条吃了一半,就看到卢勇进来时的表情。
卢勇多少有些慌乱道:“没事没事?肚子有点不舒服。”
想到柳钦智已经倒了?这卢勇应该做不出什么事情了,刘伟名也就没有再询问。
随便吃了一些东西,车子就行进在这回县里的路上。
刘伟名坐在后排,蓝一天坐在前方,
吃了一碗面,刘伟名的眼睛就有些打架,只好闭目养神。
“卢勇?你没事吧?”开了半个来小时后?刘伟名就听到蓝一天询问的声音。
睁开眼睛看去时,发现那卢勇的手在抖动。
这时车子已开到了这路段中一处险要的地方。
刚刚把眼睛睁开,看到卢勇的身上在颤抖时,刘伟名的心神中突然有着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卢勇,你怎么了?”刘伟名也问道。
这时的卢勇仿佛是下了决心般?那方向就向着悬崖方向一打。
刘伟名的心神刚刚传来一种危险的感觉,整个的心神正在绷紧着,就发现了卢勇的动作。
吓得刘伟名一只手就快速伸上前去拉住了方向盘往回猛的一扯。
车子就这样擦在那防护蹲子边缘被猛的拉了回来。
刺耳的摩擦声传来,蓝一天惊呆了。
刘伟名知道现在是要命的时候了,并不知道卢勇为何要这样做,也没有时间再去想这事?另一只手一掌把卢勇打晕,就伸手不断打着方向。
这车子在这地段就这样快速行进着。
这时蓝一天也明白了过来,全身都有了一种发软的感觉。
“用你的手按下刹车!”
刘伟名手上掌握着方向,对着蓝一天大声喊道。
蓝一天根本就不敢去想什么事情,快速把身子探到了驾驶位下,伸出手去时才发现那卢勇的脚还在踩着油门,把卢勇的脚挪开后?蓝一天也知道不能那么快按刹车,只好试着缓缓向下按去。
这时的蓝一天心中竟然对刘伟名有着一种盲目的信任,并不但心刘伟名控制不住方向。
刹声车不断响起,奔驰中的车子这才停了下来。
刘伟名的手上动作并不慢,很快把手刹拉起?把车子停下。
搞完了这些动作,看着车子已是停下时?刘伟名有一种全身都虚弱了的感觉。
刚才的一幕回想到了起来时,刘伟名知道自己今天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了!
好险!
刘伟名第一次明白了为自己开车人员的重要。
大意了!
快速下了车子,刘伟名把那卢勇拎着扔到了后排,然后上车把车子开到了旁边停下,这才完全松了一口大气。
“刘书记?”
蓝一天想说点什么时,刘伟名道:“回去再说。”
蓝一天找了车上的一个胶带把卢勇的手缠上,也坐到了后排,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个板手,就警惕看着卢勇。
刘伟名检查了一下车子时,发现只是擦伤了车子,并不影响行驶,开着车子就向着县里行去。
车子刚到交界处,刘定凯已是带着警察赶到了,看到那车子的情况,刘定凯也感到心惊不已。
留下蓝一天配合说明这事,刘伟名坐了一辆警车回到了县里。
有些人看来是狗急要跳墙了啊!
刘伟名的心中生起了怒火,这事竟然针对到了自己的身上!
今天要不是自己手急眼快,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那就真的是冤死了!
“什么?”
耿国宁接到了电话时,眼神中完全就是一种惊慌了,对于刘伟名,耿国宁有着太多的恨,要不是这刘伟名突然动手,自己在这县里就决不可动摇。
正是有了这种恨,他才认为,只要刘伟名死了,县里的一切还会回到正轨上来。
可是,这样的局都被刘伟名破了,这可如何是好。
完了!
耿国宁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完了。
从保险柜里拿出了自己的护照,看着这个护照,耿国宁有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