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很晚刘栋流才回来,看到坐在家里的刘伟名,难得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品&书)
“怎么样了?”黄欣焦虑地问道。
对于发生的事情,刘家的人都显得很是焦虑,刚刚那刘雨露才离去,她到是安慰了黄欣一阵。
刘梦依也过去帮着倒了一杯茶水。
刘栋流进门时看上去精神很是不振的样子。
刘伟名到也问了一阵,黄欣也说不上情况,只是从刘雨露那里知道,韦家在这个件事情上攻击得厉害,估计很难保住位子,现在刘栋流又被叫去参加由副总理主持的一个安全会议。
叹了一声,刘栋流道:“我也六十二了,正部级干部,也差不多了,该是退下的时候了!”
这个话说得很是悲观的样子。
黄欣道:“正部一般都干到六十五岁,你怎么说就退了?”
刘家就靠着刘栋流顶着,如果刘栋流退了,这个刘家的力量就将崩坏,刘伟名当然希望刘栋流再干上几年,能够干到六十五岁都是一大贡献。
“爸,到现在我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栋流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才说道:“我在局里是副局长,兼任的是煤矿安监局局长,这个月先是天西发生了煤矿安全事故,死了三十多人,就在上周滇南又发生了煤矿安全事故,死了四十五人,加上各地煤矿的安全问题,一月死伤人员众多针对这个事在国w院召开的会议上,魏副总理点名批评了,看起来我这个次得顶缸了!”
借安全的事情生事!
刘伟名也多少明白了一些情况。
想想现在各地煤矿的问题,刘伟名是就在县里,绿苍县同样也存在着这个方面的问题,真是一个防不胜防的地方,为了利益下面的那些人又怎么可能完全听上级的安全要求各种的做法都不少,从这个次有些人针对岳父的情况看,这个完全就是借题发挥的一种,目的就只有一个,把岳父打下不仅是打下,而且还要踩一脚的意思了!
吸了一口烟,刘栋流道:“伟名应该已明白了这个里面的内情了吧?”
刘伟名微微点了点头。
从这个事上看,韦家的人已经活动了一阵了,只是突然间猛烈攻击而已。
刘栋流又说道:“发生了这个几起安全事故,在有心人的操作下事情正在越闹越大,总得有一个顶缸的人吧!我作为主管的副局长,肯定得由我来顶缸了。避免不了的。”
舆论那么强烈,再加上韦家的运作,不少人趁机跳出来搞事,刘栋流知道这个次根本就没有办法独自扭转危局。
“爸,这个种事情以前是怎么一种情况?”
这个安全的问题越来越多不可能就没有比这个事还大的,刘伟名也想了解一下以前的处理。
“一般的情况就是责成各地的省委,对事故的责任方进行严肃的处理,我们不过就是一个裁判的角色而已!”
刘伟名微微点头,具体的操作和管理其实在地方只是,这个次舆论上闹得凶有些人就借机把目标针对了岳父而已。
的确是一件很难处理的事情!
“你们也累了,去休息吧!”刘栋流说道。
看着刘栋流去了卧室,刘伟名坐在这个里抽了一阵烟,细细思考着破解的办法。
“伟名,爸不会真的因为这个事提前退下吧?”刘梦依走过去坐在刘伟名的身边,伸手搂住刘伟名的手臂。
伸手在刘梦依的腿上轻轻拍了拍,刘伟名道:“我想这个事并不是定论,我再想想。”
第二天一早,刘栋流因为事情太多,早早就离开了家里。
刘伟名昨晚上想了一晚上,今天一早起来,吃了些东西就朝着田林喜的住处赶去。
独自开着一辆车子,刘伟名就到了田林喜家。
田林喜也刚从宁海回到京城不久,看到刘伟名的到来就显得高兴,哈哈大笑道:“现在看来县里的事情已经摆平了?”
对于刘伟名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掌控了绿苍的事情,田林喜是高兴的,这个已经说明了刘伟名的手段。
“我的事情到是差不多了,现在回京是岳父的事情!”
在田林喜的面前,刘伟名也没有隐瞒。
田林喜明显也知道了刘栋流的事情,脸上显示出了一种难得的严肃道:“安全无小事,这个次一些人抓到了这个把柄,攻击的目标很准!”
刘伟名道:“是的,说没责任吧,还真是有责任,但是,地方的事情更多的还是地方的责任,完全压在梦依她爸的身上,这个也说不过去啊!”
田林喜道:“是的,这次国家肯定要处理一些人堵住舆论!”
从田林喜的话语中,刘伟名明白,这个次正如岳父所言,他不顶缸都不行了。
“师傅,我有一个想法,你帮我分析一下。”
田林喜脸上露出了笑容,走过去端起自己的茶杯抿了一口道:“你说。”
“不外就是找一个顶缸的人而已,这个种事情主要的还看上层的决定不是?”
田林喜点了点头,这个种事情还不是那么几个人的影响而已,刘伟名到也说得没错。
“梦依她爸在这个个位子上迟早都是顶缸的角色,我的想法就是借这个次的事情平调一下,离开京城,到地方上去,你看怎么样?”
田林喜眼睛一亮,刘伟名的办法还真是不错,如果刘栋流从京城放到地方去,舆论不过就是那么闹一阵,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种情况,再说了,都发配到地方了,在老百姓的眼里面,这个事就是一种处份的行为,换了一个局长上去,舆论也会很快转到新局长那里,对于刘栋流来说,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还不仅止此,更能够在地方上通过运作,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你说说你的想法。”
“我认为没必要非得留在京城,梦依她爸已是享受正冲级待遇的人,可以放到某一个直辖市去,先任一个常务副市长或是副书记之类的,这个样一来,上面有书记和市长,他就显得埋藏之意了,干个一两年,差不多的时候,如果可能,还是有希望的。”
田林喜就笑道:“你为你这个岳父也真是花了心思了,这个事我看是可行的,关键的是需要一些人的联手支持,小柔她爸那里、呼延那里到也有力量,与一些人交换一下利益的话,我再到老领导那里活动一下,这事还是有可能实现。另外,如果能够请付老发个话,这个事就算是摆平了!”
刘伟名道:“我担心的是韦家的人抓住不放手!”
田林喜笑道:“那么多的人在使劲之下都无法扭转这个种事情,你也太不把他们当政治局委员了!”
刘伟名就是一乐,笑道:“关键的还是你老那里啊!”
“你小子,以为我不知道,你把这个些事情都想得明白得很,今天到来,不外就是让我找老领导那里说道一下而已!”
刘伟名知道田林喜是成精的人物,自己的这个点把戏早已被他看穿,笑道:“早就知道师傅厉害!”
田林喜笑道:“你的这个个办法对于刘栋流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就看他能够不把握住这个个机会了!”
刘伟名点头道:“事情都在于运作,有些时候坏事还是会变好事的,他们在京城的时间太久了,一直就守着京城,根本就没有那种由外到内的意识,有了这个件事情,相信对他的观念的转变还是有好处的。
田林喜笑道:“这个不是观念的问题,而是实力的问题,凭着现在老刘家的那点力量,他们根本就不敢想,也不敢到地方上!”
刘伟名略一沉思,不得不承认田林喜说得有道理,刘家已经没落了,怎么也得有一个人守在京里面,刘栋流就是承担留守任务的人,目的是保护着刘栋宇和刘栋雄的发展,可惜的是那两人一个提前退下了,另外一个也没有多大的作为,这个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兵败如山倒就是这个样的一种情况,如果刘栋流到了地方,京里没人说话的话,他想再重回京城就变成了不可能,这个也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京城的原因吧!
看到刘伟名想明白了,田林喜微笑道:“刘家现在有了你就不同了,呼延那里你是可以说得上话的,郑成忠那里你也说得上话,有他们两个的运作,就算是刘栋流离开了京城,也并非就无法回来!”
哈哈一笑,田林喜道:“你那岳父虽然不乍的,精得很的,他早看穿了这个事,这个次急着把你叫来,目的就是这个样的,只是他不好意思而已,好在你能够很快想明白他的心思!”
刘伟名听了这个话,笑了笑道:“现在刘家与我也是同舟的情况,他能够保住,对我来说也非坏事!”
田林喜眼睛一亮,赞许道:“你能想明白这个些,说明你是真的成熟了,就得创造一个共同赢的局面,外人不知道内情,都在对刘栋流打压,其实,认真说起来,这个也非大事!”
通完这这个事,刘伟名的心志也更见成熟起来,许多事情就得透过现象看本质才行,这个次岳父和师傅也再次给自己上了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