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通过考核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节通过考核
毕业时候的栀子‘花’的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感触,这是刘伟名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
刘伟名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伟名供到了大学毕业。
要说刘伟名身上唯一有点特殊的就是他身上的那张毕业证和学士证书,因为上赫然写着清华大学几个大字。
清华大学在中国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说,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那可都是人中龙凤,只不过刘伟名却并不这么觉得,在北京这个上个厕所都能碰见部长级人物的地方,清华大学毕业证书似乎并不能引起多少的关注,就比如像现在,明明毕业在即,整个校园都洋溢着一股犹如解脱的兴奋的气息,但是在刘伟名看来,却并不怎么兴奋,文秘专业的他虽然每年都是年纪第一,拿着国家级的奖学金,有是学生会的干部,这样的经历写在简历上那是令多少人羡慕,只是其中的苦楚只有刘伟名自己知道,文秘专业的对口方向好像除了政fu部‘门’外别无他路,虽然有些‘私’营企业也招收文秘,但是这年代除了政fu,你见过谁招聘男秘书啊?要知道政fu的文秘那可都是公务员,公务员其中的猫腻地球人都知道,笔试很简单,但是那只不过是个幌子,最重要的面试,而面试没有关系走后‘门’,那基本上就等于没戏,现在刘伟名就是这种心理,找了许多政fu部‘门’的工作,但是都是没人理会,心灰意冷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去考了江南省政fu的公务员,笔试过了,而且是第一名,后来也去面试了,自认答的不错,只是刘伟名知道没什么戏,刘伟名一脚踢飞一个易拉罐狠狠的骂道:“怕个球,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大不了老子去干个体”。()
由于学校规定的住宿期就明天截止,在人才市场上找了一天工作也没见有什么结果的刘伟名回到宿舍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准备明天就搬出去,具体去哪?刘伟名还没想好,心里想着是走一步看一步。
“伟名,伟名——”就在这时,同宿舍的死党赵俊的声音传来,接着便见赵俊直接闯进了宿舍还满头是汗,看起来非常的兴奋。
“怎么了?阿俊,打了‘鸡’血啊,这么兴奋,是中了彩票还是今天破了处啊?”刘伟名笑着骂道。
“破chu?又不是没破过,你啥时候见我破chu后这么高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赵俊一脸高深莫测的直接躺在了刘伟名的‘床’上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这赵俊崩计家里有点小钱或者是有点小背景,行事作风都有点公子哥的‘摸’样,赌钱泡妞什么的统统都干,但是只有刘伟名知道,赵俊其实和北京那些公子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那就是赵俊违背原则的事情不做,这也是刘伟名和赵俊成为死党的原因。()
“先说好消息吧,我都霉了好久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叫冲冲喜吧。”刘伟名把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行李袋里对赵俊道。
“好消息是你的江南省政fu公务员过了!”说着赵俊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快递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一愣,不是吧?过了?这不可能,肯定是赵俊这小子耍自己的,刘伟名一脸疑‘惑’的结过快递,撕开,只见信上面说的清清楚楚,刘伟名的公务员通过了江南省政fu的考核,已经被录取,要他一周之后到江南省任职。上面江南省政fu的公章盖的要多深有多少深,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刘伟名心里狂喜,但是这么些年,一直都是自己在外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经历过无数堪为世态炎凉的刘伟名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幅荣辱不惊的本事,只是稍微的高兴了一下,便把欣喜之情压在了心里,对赵俊道:“那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就是我放弃了原先准备当公务员的构想,我决定下海经商,估计回到江南省去,到时候我可就要找你这个父母官蹭饭吃了,你说这对于你说是不是个坏消息?”赵俊一脸作‘弄’的表情在那大笑。
“确实是个坏消息。”刘伟名一幅深以为然的‘摸’样点了点头郑重的道。
“你小子怎么不去死啊,有这么对哥们的吗,废话不和你多说,今晚卡迪吧,以前叫你去你总不去,说什么这不是你这种贫困人士去的起的,今天说什么都得去,丫以后可就是官了,怎么得都得庆祝庆祝,别和我穷啊,我知道你上次肯德基发的那笔工资你还没用。()”赵俊大叫道。
“喂,你小子是神探啊,连我那笔钱你都知道?”刘伟名大骂着。
骂归骂,但是客还是要请的,刘伟名本就不是一个小气迂腐的人,相反,在社会上走的比一般的学生多得多的他深知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怎么做人他有着自己的一种心得,天快黑的时候便坐上了赵俊的那辆奥迪a4往赵俊所说的卡迪酒吧而去,奥迪a4这种车在北京这种地方是最常见的,北京别的什么没有,就是官老爷多,而当官的人既要衬托身份,又不能张扬,所以奥迪a4a6便成了北京最常见的车型。
刘伟名知道卡迪这个酒吧,这个酒吧据说都是富贵人来的地方,而且这里的老板对顾客有着年龄的限制,超过四十岁便不能进来,当然,他们不可能拿着身份证去比对,只是以视觉上来衡量罢了,由于这两个条件,这个酒吧便是北京的太子党的聚集地,都说物以类聚,刘伟名想这些公子哥都选择这里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跟着赵俊进了酒吧,酒吧里那叫一个昏天暗地,但是比较起其余的那些酒吧这里还是好很多,起码这里都是有点身份的人,就算是装也会装出有点素质的‘摸’样,所以说这个酒吧其实环境还不错。
刘伟名和赵俊找了地坐下后,便一个点了点喝的,其实赵俊来这就是泡妞的,赵俊就特喜欢来着泡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里的妞基本上都是打着来着钓金龟婿的,只要你稍微装的点,她们便会哭着喊着求你和她,当然,也不排除在这里遇见‘女’的公子哥,只不过这种几率就很小了,用赵俊的话来说那就是可以忽略不计。()
这不,才刚坐一会儿,赵俊便朝着刚刚对着他抛一个媚眼的姑娘走去,丝毫不理会刘伟名愤怒的眼神,还不知羞耻地对刘伟名说他这是不妨碍刘伟名泡妞的机会。
刘伟名一人坐那喝着酒,看着周围衣着光线的男男‘女’‘女’,再看看自己这身算的上比较土的打扮,刘伟名暗道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呢,但是他从来就不信命,他一直都坚信,命运是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得到。
而就在这时,刘伟名隔壁的桌的吵闹声把刘伟名从自己的思考中唤醒,只见是几个年经轻轻的男的围着一个‘女’的在那嘻哈大笑,而那‘女’的看起来是非常的愤怒,因为酒吧本来就吵,所以刘伟名还是没能听的清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这种事情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这是酒吧这种娱乐场所经常发生的桥段,无非就是几个流氓纠缠一个‘女’的,或者说是一个纨绔子弟纠缠一个‘女’的。
就明前来看,刘伟名猜想应该是后者,而且那几个男的明显是喝醉了,站着都有点摇晃。
刘伟名不是个愤青,相较来说,他还是个比较势利的人,没办法,这都是在社会上锻炼出来的,所以说他绝对不会像小说里常用那样英雄救美,其实刘伟名这本帐算的清清楚楚,他一个平头老百姓,为了一个恕不相知的美‘女’去得罪几个公子哥,他没那么傻,而且连这个‘女’的是不是个美‘女’都还不清楚。
刘伟名饶有兴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刘伟名的预测,那‘女’的没有一般的大喊大叫,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率先出手推了一个男的一把,本来男的就喝醉了,再被这么一推,便直打直的倒在了刘伟名的面前的桌子上,把刘伟名还没有来得及的酒水全部打翻。
刘伟名开始有点火气,更令刘伟名恼火的是那个酒醉的男的非但没有半点要想刘伟名赔罪的意思,反而瞪着眼睛看着刘伟名嚷道:“看什么看,小心大爷我‘弄’死你。”
刘伟名不由得一顿火起,在社会底层‘混’的他深知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是个人吃人的世界,你想不被人欺负就得比别人强势,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你,虽然这个观点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但是还是有他的道理的,刘伟名拿起一瓶啤酒对着这个醉醺醺的酒鬼就是一下,砰的一声脆响——
少说话多做事一向是刘伟名的座右铭,他打架从来就是要打就打绝对不会有多余的话的,见到这边的状况,另外两个酒鬼也回过头看到这和一幕,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打,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就朝刘伟名而来,从小吧农活的刘伟名的身体又岂是这两个公子哥能比的,更何况对方现在还是醉的,没两下就被刘伟名给打翻在地。
而这时在一旁正和美‘女’动手动脚的赵俊也见到了这一幕,急忙赶过来,对刘伟名道:“这么了?伟名?”。
“没事,就是这几个小子惹了我。”刘伟名淡淡的道。
“你小子还真的不怕死,竟然敢打我,我让你明天就给蹲大牢,永远也别想出来。”那个当先被刘伟名打翻的男人在地上骂着。
赵俊一把走向那个男人,滴着头慢慢的道:“他是我朋友,不想你和你父亲一起蹲大牢就马上给我滚。”
那男的一见赵俊立马变了个样,恭敬的道:“俊少,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对不起,我马上就走。”
说完一步三摇带着另外两个男的灰溜溜的走了。
从这事刘伟名看出了许多名堂,原本以为赵俊只是一般的有钱二世主而已,现在看来赵俊在这北京城还是有点势力的,但是信奉少说话多做事的他不会去问这些事,因为他知道,在当官的家庭里,你去问对方家庭情况是一种忌讳。
“哪来的土包子啊,是想英雄救美还是怎么?”
这时突然一个‘女’声传到刘伟名的耳朵里,刘伟名抬头一看,只见那‘女’的正一脸不善的说着自己。
刘伟名没想到自己替她打翻了人她倒还对自己不满,特别说说话很难听,刘伟名抬头盯着这个‘女’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女’的非常漂亮,而且年纪也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刘伟名显然对于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没点兴趣,一下午的好‘性’情被这个‘女’人破坏殆尽。
刘伟名盯着‘女’人说了声:“神经病”,便转身离开酒吧,准备回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后便‘女’的非常的愤怒地朝着刘伟名喊着。
“我说你是三八。”说完径直出了酒吧‘门’,见刘伟名走了,赵俊也只好跟着出去了,只是刘伟名不知道,在他刚出‘门’之后,就有两个酒瓶子跟着他的身影砸在了酒店的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