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出岔子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节出岔子
第二天,刘伟名便带着随身行李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刘伟名的老家是江南省明阳市,这次刘伟名死马当活马医的去报江南省政fu的公务员这也是原因之一。()
从北京到明阳的路程确实不短,从北到南,直到晚上才到明阳,幸好赶上最后一趟回老家的‘私’人中巴,等到刘伟名下来中巴又步行了十里来路到家时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农村里的人不像城市里的夜晚那么‘色’彩斑斓,大家都是一天黑便睡觉的,家里早已经关了灯的。
刘伟名深吸一口气,轻轻敲着‘门’,半响后刘父刘母才开‘门’,一看见是儿子回了,老两口都高兴的不得了,赶紧架锅煮饭,当得知刘伟名以后就在省政fu工作了老两口那个高兴啊,虽然刘伟名反复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公务员而已,但是在老实巴‘交’的父母看来,省政fu里面的官那可就相当于省长省委书记之类的啊,刘伟名知道和父母说不清楚,也就任他们去说,他懒的理会。()
中国人从心底里都有着炫耀的本‘性’,这不,第二天,刘伟名在省政fu工作的消息就在刘伟名父母可以的宣传下在刘家村传开,一个个以前对刘伟名都不太待见的人看见刘伟名都一个劲的点头问好,那恭敬的‘摸’样就差要下地三拜九叩,更有些‘妇’‘女’竟然上‘门’为刘伟名提亲做媒——
老两口倒是兴致非常高昂地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到访者,刘伟名懒得理这些人,便把‘门’一关,睡在‘床’上想着工作的事,相对于父母对于自己在省政fu工作的高兴,刘伟名却显得有点落寞,官场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只有利益,刘伟名一没背景而没金钱,到了那里面估计也只有喝点东北风的打杂。
虽然刘伟名自觉实力不错,但是现在这年代,在官场里面能力只是其一,或者说只在其中占很少的一个比例,更重要的就是人脉和手段,虽然刘伟名不知道这次自己是踩了什么运,竟然破天荒的进了省政fu当公务员,但是刘伟名猜想,估计进去了日子也不好过,刘伟名在‘床’上想着这些事辗转反侧,最后他还是安慰自己,人定胜天!
就不信我刘伟名就没有出头之日!
五天就这样过了,因为省会林阳市离明阳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刘伟名提前一天带着行李到了林阳,刘伟名在林阳没有任何认识的人,而且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所以便找了个便宜的招待所住了一晚,在入住前刘伟名还特意问了一下招待所的‘女’老板从那到省政fu的路线,这是刘伟名做事的一贯风格,只要是自己必须做的事,他就会‘花’十二分的‘精’力去做好,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政fu一般都是八点上班,刘伟名六点便起‘床’了,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便退了房坐上公‘交’车在省政fu‘门’前下了车,等到八点,许许多多的小车进了省政fu大‘门’后,刘伟名猜想估计是上班时间到了,又等了一会儿,毕竟人家刚上班就去找人办事任谁都会有点不舒服,刚过九点,刘伟名便决定进去,这时被省政fu的‘门’卫给拦住,刘伟名好说歹说最后拿出省政fu的任职文书才进去。
找到了人事处,刘伟名看着众多的办公室有点傻眼了,好在还有个‘门’卫大爷,刘伟名很恭敬的散了烟之后才问到报道要去人事处二科,刘伟名在挂着人事处二科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
这时‘门’打开,里面坐着有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架着一台电脑在那说着笑着,甚至刘伟名还看到有两个人在玩着qq游戏,刘伟名完全不知道该找谁报道,便轻轻地问着:“各位领导好,我是省政fu刚招的公务员,不知道该向哪位领导报道?”。
“哦,公务员报道是吧,你是政fu招的秘书吧,去里面找我们办公室主任吧。”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的中年‘妇’‘女’指着里面的小间对刘伟名道。
“谢谢领导!”刘伟名知道自己刚来人生地不熟,凡事都得见人三分笑,起码就算做错了是说错了话别人也不会太怪罪,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刘伟名在小间打开的‘门’上敲了敲道:“主任,您好,我是政fu新招的公务员,今天来报道”。
这时里面那个坐着也惦着个大肚子的主任抬起头来看着刘伟名,不冷不淡地说了句进来吧,然后又继续忙着手上的一份文件。
刘伟名何时见过这阵势,摆明了不理会自己嘛,不过刘伟名还是进来就站在办公桌前等着,终于等到那个主任看完了文件,抬起来看自己的时候,刘伟名赶紧从身上掏出今天特意下血本买的一包六十多块的软装黑芙蓉‘抽’出一根双手递给这个主任。()主任也不客气,伸手接住,去拿桌上的打火机,刘伟名眼疾手快从身上掏出打火机给这个主任点上火,虽然这个主任还是对着刘伟名没任何表示,但是细心的刘伟名还是发现这个主任看自己的眼神多了一丝的柔和,没了刚进来时的冷漠。
“你是今年的公务员?什么职位?”主任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份文件问刘伟名。
“省政fu办事处秘书.”刘伟名恭恭敬敬的道。
“办事处秘书?你什么名字?”这个姓王的主任眉头一皱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
“刘伟名。”
见到王主任的‘摸’样刘伟名不禁心头一跳,暗道难道事情有变?
“刘伟名?把你的任职文书拿过来看看。”
王主任带着狐疑的态度,因为关于今年公务员的任职‘花’名册上并没有找到刘伟名的名字。
刘伟名这下知道这肯定是出了岔子,便把手上一直拿着的任职文书递了过去,王主任把这份任职文书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最后确定这份货真价实,不禁觉得这事很是怪异,哪有找了公务员却不给人家安排职位的?
“稍等片刻。”
王主任用异样的眼神大量一眼刘伟名,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王主任脸上的表情立马改变,犹如变脸般的从刚刚对刘伟名的一脸冷漠变成了一张大大的笑脸。
“林秘书长,您好啊,我是人事处二科的小王啊,这里有个叫刘伟名的来我这报道,说是您们秘书处新招的公务员,我看了看他的任职文书是真的,但是下发到我这里的‘花’名册上并没有他的名字,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王主任一幅龟儿子的‘摸’样。
“额,额,额,好的,好的,打扰您了,林秘书长,不好意思,好的,好的。”说完后王主任便挂了电话。
“王主任,这事?”刘伟名有点心急,这事摆明了就不太对头啊,千万别搞错,‘弄’泡汤就不好玩了。
“小刘啊,组织上安排你去省委的秘书处报道。”王主任对着刘伟名,神‘色’带着一点戏谑。
“省委?我是参加的省政fu的公务员考试啊?”刘伟名没察觉主任的不对劲,换做一脸的郁闷,省委和省政fu虽然一样的级别,但是却不是同一个系统的,这他还是知道。
“不管是省政fu还是省委都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嘛,你刚来,年轻人,就得听从组织上的安排。”王主任一脸严肃的‘摸’样。
刘伟名当然知道他这是在装神‘弄’鬼,教育自己这事还轮不到他来做,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鬼,不过刘伟名知道自己刚来,何况还有求于他只得低声下气,旋即装出一副可怜的‘摸’样道道:“对不起,王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参加的是省政fu的公务员考试,而这任职文书也是省政fu下发的,我的档案也转到了省政fu了,我没有任何的凭证,在省委那边也不认识什么人,我怕人家不会搭理我啊。”
“这样啊,我给你开一封介绍信,把情况写在在上面,我想那边领导会安排你的。”王主任想了想,拿出一支笔,‘抽’出一张纸张往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还盖了一个章,塞进信封了,打发刘伟名走了。
刘伟名很想揭开信封,看看里面是什么名堂,又怕犯了大忌,毕竟王主任明显故意封起来的。
打消了拆开的念头,出了省政fu的‘门’,刘伟名就往相隔不远的省委办公楼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