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省委秘书处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4节省委秘书处
男人点了点头,也没怎么理会,倒是看到张云佳时,脸上顿时‘露’出菊‘花’笑脸,对着张云佳道:“小张啊,中午有没有空,有空的话和我一起吃个工作餐,上次你写的那篇关于今年救灾的报告有点问题,我想有些地方的欠缺,需要修改修改啊,额,这位是?”
说完后的胖主任忽然看到一旁的刘伟名疑‘惑’道。()
刘伟名真的想吐,没见过这么直白的gou引的,好歹也是当官的啊。
“哦,主任啊,这位是我表弟,今天到省政fu报道,不过省政fu好像推荐到了我们办公室,主任,你知道的,我表弟工作没落实好我哪有心思吃饭啊?”张云佳反应倒是很快,连忙装出一副很烦躁的样子。()
“你表弟?什么情况?”胖主任问道。
“这是省政fu公务员的任职文书和推荐信,你看一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张云佳见状,从刘伟名手里一把抢过文件袋掏出任职文书和推荐信给盼主任。
胖主任拿过任职文书和推荐信慢慢地看着,刘伟名见状赶紧‘抽’出一根烟双手恭敬地递给主任,还一脸笑容地掏出打火机替他点了火,这套拍马屁的招数刘伟名这个兼职跑了五年的业务员和推销员怎么会不知道。
胖主任看着刘伟名的表现很满意,但凡当领导都喜欢手下的人把自己当做上帝一样来对待,这是权力的象征,虽然他不可能真的对你提出什么上帝的要求,但是有时候你稍微弯下的腰身就会让他心里舒服很多。()
“这个小问题,我们办公室刚好缺少一个科班出身的文秘,很多工作都不好完成,这事我和秘书长说说,应该问题不大,小张同志啊,关于中午的工作餐你得准时啊。”说着有意无意地暗示了张云佳一下就走到最里面的那张大办公桌前坐下,摊开手上的刘伟名的任职文书拿出电话一脸媚笑不停地点头打着电话。
“云佳姐,大恩不言谢,这个恩情做弟弟绝对不会忘。”刘伟名很感‘激’地对张云佳道,同时很巧妙地拉近了和张云佳的距离。
“没事,这个死胖子一直在打我主意,有的利用白不用,今天中午你和我一起去和这个胖子吃放,我还真怕这个胖子做出什么事情来。”张云佳一脸没事地对刘伟名笑着说道。
刘伟名还真的觉得张云佳笑起来真的有倾国倾城的效果,一米六二的个头,纤长的‘腿’配上丝袜,配上修身的套裙就显得身材非常的苗条加纤细,而且细心的刘伟名发现了张云佳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屁股特别的翘,这样更显曲线。()而且通过刘伟名的一番了解知道,张云佳是个很清纯的‘女’孩子,这从她的言语和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
“刘…刘伟名同志,以后你就是省委秘书处的一员了,小张啊,你带你表弟去后勤部把他安排一下住宿还办公桌的问题吧,记得,中午的工作餐不能缺席,那篇救灾报告领导可是下午就要用的,必须合理做到完美。”胖主任打了下招呼,随后还不忘提醒张云佳一句。
“谢谢主任,中午我一定到。”张云佳笑着应付了一句,其实心里正在骂着死胖子。
“谢谢主任,主任的这份恩我刘伟名没齿难忘。()”刘伟名又拍了一记马屁,但是又显得不那么的明显,拍的胖主任心情大好。
“刘伟名,我看你是个很不错的同志嘛,以后的工作一定要好好努力,好了,先去把自己的住宿问题‘弄’好吧。”刘伟名难得的笑了两声。
“好的,谢谢主任。”说完便跟着张云佳出了办公室的‘门’。
“云佳姐,这个主任是个什么级别的啊,我看还蛮和蔼的嘛。”刘伟名有意无意地套着办公室里德情况。
“你说那个胖子啊,他是个什么官,不过是个办公室主任而已,副处级。”张云佳撇撇嘴,一脸不屑的道。
“副处级?不是吧,省委的部‘门’领导起码都是正厅啊。”张子龙惊讶道。
“你错了,我们这个秘书处的全名叫做综合秘书处,这里的秘书都是一些干这文秘事情的,而真正的秘书处理那些秘书都是省委各个领导身边的秘书,死胖子当了这个办公室主任都不知道拍了多少马屁。”
张云佳骂着,刘伟名想她看来对这个主任是真的‘挺’厌恶的。
刘伟名笑而不语,心里道,也难怪他今天进了这个所谓的秘书处却感觉不到一个是有那种当大官的气质的,当官的首先得学会稳重,要做到喜怒都不行于‘色’,很显然,他们这些人留在这综合秘书处是有原因的。
或许真的是因为刘伟名长的帅,也可能是因为刘伟名调的那句云佳姐真的很令张云佳欢心,在为刘伟名分宿舍和办公桌的事情上张云佳很上心,一直和后勤处的老王在那磨机着,或许是男人都见不得美‘女’的撒娇,最后刘伟名分到了一间副处级级别的单身公寓.
到底是省委的宿舍,公寓里面设施很齐全,这令刘伟名很高兴。
虽然张云佳很厌恶那个叫做高金平的主任,但是到底还是知道自己在人家的屋檐下生活,不得不低头,中午还是乖溜溜的邀请高进平一起吃饭,只是吃饭时带上了刘伟名。
吃饭的地点就定在了省委办公楼不远处的金陵酒楼,在进去之前,刘伟名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荷包,总共只有一千大洋了,想想,吃顿饭应该是够了,刘伟名便对张云佳道:“云佳姐,这顿饭我请,你可千万别和我抢,你今天是为了我的事才被‘逼’上这来的”。
“你请个什么啊,不是那个死胖子请吗?你很有钱啊?”张云佳笑着道。
“人家好歹是领导,何况人家怎么说也是帮了我的忙,要人家请吃饭怎么都说不过去,你说是不?”刘伟名当然不会当面说张云佳一点都不知道人情世故,只是找着理由说着。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既然你要请那你就请吧。”张云佳想了下野觉得有道理。
刘伟名要了一个包厢,按理说一般都是先到的点菜,但是刘伟名留了个心眼,说暂时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