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领导面前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7节领导面前
刘伟名哪里有时间去理会办公室里的事情,他一路急跑,跑到金副书记的办公室前面,以前无意中也到各大领导的办公室外溜达过,所以金副书记的办公室他并不陌生。()刘伟名尽量的平复一下心情,能够面见领导这种机会他给不想被领导认为自己不稳重。
敲了三下‘门’,这时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哪位?秦秘书有事不在,直接进来吧”。
刘伟名虽然有点紧张,但是想着,金副书记也是人又不是神仙,有什么好紧张的,便就轻松的多了。推开‘门’走进去,一个偌大的办公室,分为里外两间,外面这一间估计是秦秘书的,金副书记应该在里面的办公室里。
刘伟名走进里面的办公室,正见一个四十五六岁模样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埋头看着什么,这位刘伟名在电视上面见到过,正是金副书记。()
刘伟名在里面办公室‘门’上又敲了一下,等金副书记抬头后,他就站在‘门’口朝金副书记弯了弯腰然后道:“金书记,我是秘书处的刘伟名,这是秦秘书要我递给您的讲话稿。”。
“哦,是秦明要你代写的吧?”金书记看了刘伟名一眼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依旧是严肃的表情。
刘伟名看着金书记的表情,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压力,心里想着,这也许就是上位者身上的霸气吧。
“秦秘书小孩在医院抢救,所以没办法才…”刘伟名努力滴组织着自己语言为秦明说着好话,但是说一半被金书记打断。()
“你这个小同志,我又没说要怪罪小秦,你手上是讲话稿吧,拿过来吧。”金书记笑了笑,变得和和蔼地对刘伟名道。
看着金书记没有要怪罪的意思,刘伟名一颗‘乱’跳的心才安稳下来,就刚刚几句话的时间刘伟名甚至就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暗道自己还是不够成熟稳重。
刘伟名很恭敬的双手把文件递给金书记,见金书记开始看讲话稿,刘伟名不知道自己是走还是留着。从心里讲,他当然想留着,多在这站一分钟或许领导就对自己的印象深一分,不过刘伟名知道领导都不太喜欢不知进退的人,为了不给金书记留下一个不知进退的印象,刘伟名弯了弯腰对金书记道:“金书记,没什么吩咐我就先出去了。”
刘伟名努力地在金书记面前做出尊敬的礼数,金书记不是高进平那种领导,每天对他恭恭敬敬的人太多了,你这么恭恭敬敬地对他他或许不会觉得你做的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如果你稍微做出有一丝不恭敬的地方,他绝对会记住你的,不过这个记住就不见的是什么好事了。()
“怎么啊?是不是感觉在我们面前很不习惯啊?”金书记见刘伟名说要走很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刘伟名稍微有点紧张的‘摸’样心里微微的笑着,他想起自己当年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和刘伟名这‘摸’样很像。
“有一点紧张,其实我也想呆在这,毕竟谁不想多在领导面前呆一会儿啊。只是我怕打扰到您的工作。”刘伟名决定赌一把,实打实的说出心里的想法。
“哈哈哈。”金书记见刘伟名这样说着,反而觉得非常好笑,不是说刘伟名的人好笑,只是在他这个位置上已经好久没有听过这样的大实话了,心里对刘伟名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份,笑着指了指他办公桌前的椅子对刘伟名道:“不要紧张,我当年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去见领导比你还紧张,后来见过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领导不也和你一样,两条胳膊两条‘腿’。()其实领导的严肃都是装出来的,不严肃就不会对下面的人形成威慑嘛,哈哈,你先等一下吧,我先看看这个”。
刘伟名大惊,他从来没想过今天来见金书记是这样的场景,真的就像金书记说的,在他心里每个领导都是很严肃的‘摸’样,从来不见有那位领导这么和蔼的和自己说过话,心里对金书记有了很多的感动。同时也暗暗地佩服金书记的控制能力,从自己进的这房间里来,每句话每个动作都是由金书记所控制着的,虽然金书记只是说话,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份掌控能力绝对不是高进平所能有的。
大概等了两三分钟,只见金书记放下讲话稿,表情变得很严肃。对刘伟名道:“这份讲话稿是你写的?”。
刘伟名看着金书记的‘摸’样心里打着鼓的想道:“难道写的不入金书记的意?看来全毁了。”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是还是很恭敬的道:“是的”。
“怎么只有三张纸?这么点内容你准备让我这四十分钟的会都说些什么?”金书记很严肃地对刘伟名说着,看起来很生气。
刘伟名正想检讨时,金书记又说:“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会议是四十分钟?秦明要你帮他写的时候难道没告诉你?”。
亲明确实在纸上有说道,刘伟名暗道看来自己还是不成熟,有点妄自的自已为是了。低着头道:“对不起,金书记,是我没写好,秦秘书说过是四十分钟的会议,是我自以为是的”。
“哦?自以为是?那你说说,你是怎么得自以为是法?”金书记很生气的把讲话稿摔在桌子上。
看着金书记严厉的‘摸’样,刘伟名直感觉自己冷汗直流,但是还是恨坚决的说着:“我看过你这几年来所有的会议纪要,通过上面你的讲话内容,我觉得您是一个很注意实用的领导,并不喜欢说一些大话套话,讲话都是讲究‘精’简。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把一般讲话稿模式中的大话套话和没有意义的语句全部删掉了,对不起,金书记,是我工作没做好,请您批评。”刘伟名说完站起来,向金书记做着检讨。
“你是哪位领导的秘书?”刘伟名突然问了一句。
“啊?哦,我还没有为哪位领导服务,我是综合秘书处的秘书。”刘伟名有点惊讶刘伟名这么一问,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很紧张的回答着。
“不用紧张,小伙子,你的这个讲话稿写的很好,我刚刚都是为了诈你会不会说实话,结果很好,你是个诚实的人,这篇讲话稿写的很好,文笔好是其次,主要是里面的内容都很‘精’简,都言之有物,没有许多歌功颂德的东西,而且可以看得出来,你特意研究过我的讲话,里面语言的组织都是按我的习惯来的,你这小伙子很用心,这些就不是秦明能够做出来的,秦明那小子一切都很稳重,都按照规矩来,虽然这是优点,但是有时候却显的有点迂腐。你刚刚说你是综合秘书处的,我感到很惊讶,综合秘书处能有你这样的同志我觉得很惊讶,好了,时间到了,我要去开会了,既然秦明委托了你,那你就替它接替两天工作吧,他小孩生病了,我给他放了几天假,直到他小孩病好,现在你去外面秦明的桌上面那个会议纪要的本子跟我去会议室。”金书记又恢复了和蔼的‘摸’样对着刘伟名道。
刘伟名当即石化,代替秦明?那不就是代替秘书?这对于刘伟名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