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观察入微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0节观察入微
“小刘,过来一下。()”刘伟名听到金书记的召唤,赶紧走进来金书记的办公室。
“小刘啊,今晚的那个招商晚宴是几点开始?”金书记问刘伟名。
刘伟名想了一下说道:“七点半”。
“哦,现在才五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小刘啊,你酒量怎么样?”金书记随便问着。
酒量?对于喝酒这东西刘伟名好像就是有着特异功能似的,在大学里和赵俊流连各种场所,只醉过一次,那次好像是喝了三斤白酒的样子。()赵俊对于刘伟名什么都不服,但是就是喝酒上他是心服口服。你想啊,一个人把白酒当水喝你想一下这人是多么的恐怖。其实刘伟名也不知道自己喝酒怎么就这么厉害,在上大学之前他从来就没喝过酒,也只是认识了赵俊之后才开始和他在不同的酒吧饭馆里溜达,也才知道自己的酒量原来是这么的惊人。
“还行吧。”刘伟名很谦虚的说着。
“恩,还行也就是不错,走吧,先和我回家一次,跟我尝尝我老婆的手艺,每次出去参加这种酒宴我都先得回家吃一顿,我们年纪大了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光喝酒不吃饭身体受不了,而且也容易醉。”金书记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着。
刘伟名赶紧跟着,还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电话本,一边往省委楼下走一边给司机老王打电话。()
当刘伟名跟着金书记到楼下的时候司机老王已经在等待了,车是一辆奥迪a6,很适合金书记的身份。刘伟名给金书记打开车后排的‘门’,手放在‘门’框上边,以防金书记撞到头。然后自己走到副驾驶位上坐着。
坐位置是有讲究的,一般的当权者都喜欢坐在后排,究竟是为什么大家可以去想想。老王是一个看起来很老实的人,从见到金书记后也没什么可以讨好的话,只是一句:“金书记好。”就再也没说过话了。
刘伟名坐在车前冲老王笑了笑道:“王师傅,您好,我是替班秘书刘伟名。”。
“你好,叫我老王就行了。”老王果然没什么话,只是冲着刘伟名笑了一下说出几个字。
“那我就叫你老王了,老王,去金书记的家。()”刘伟名也不好多说什么,第一是老王明显不是那种喜欢说话的人,第二,金书记在后面,刘伟名也不好多说什么。通过车上的后视镜刘伟名可以看到金书记闭着眼在那休息,似乎是想睡一觉。
刘伟名小声地对老王道:“老王,把冷气打高点,金书记在睡觉别着凉了。”
“你这个小刘,我身体哪有这么‘精’贵啊,我只是‘迷’瞪一会儿,这么热的天把空调打高了瘦不拉。”
虽然金书记表面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对刘伟名很是满意。不是因为他关心自己,而是在于他的这份认真,细心,总是可以从细节上发现问题。在官场上有了这两种素质,那就是可造之材,就属于可以培养的了。()
车子停在了一个小区外面,刘伟名虽然从没有到过金书记家,但是见车停了也就知道金书记家到了。赶紧下车替金书记把车‘门’打开。
“小刘,跟我一起上去吧,老王啊,也一起上来坐会吧。”金书记下车时招呼着。
“不了,书记,我就在车上等着。”老王拒绝着,这不是老王人迂腐的表现,而是在于一个司机和秘书最基本的职业规范。
司机和秘书不同,虽然司机也算是领导的心腹,但是也只能算是外围的,而秘书则不同,秘书是领导最贴身的人。所以对于进‘门’这回事秘书是不能拒绝的,因为贴身跟随领导这是秘书的职责,而司机如果也跟着进去那就是不知好歹了。
跟着金书记上了楼,刘伟名暗暗的记住金书记家的位置,这些细节有时候可以决定许多事情。
金书记在一个房‘门’前面掏出钥匙打开‘门’,刘伟名虽然惊讶金书记住着这么普通的房子,但是细一想,便觉出了其中的道理,暗道金书记还真是一个谨慎之人,以后自己也得多学习学习。当然,刘伟名不会傻到去认为金书记是没钱才住这么普通的房子。
刘伟名跟着金书记进来房子,房子外面看起来很普通,但是里面却是复式结构,分上下两层。
“少芬,我回来了。”金书记喊着,刘伟名暗猜,这个金书记口中的少芬一定就是金书记的夫人。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了啊?今天没应酬啊?”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间传出,接着刘伟名就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从里间走出。
“等下就得出去,少芬,这个是我的秘书,刘伟名,小刘。小刘啊,这位是我的夫人,和你一个姓,也姓刘,刘少芬。”金书记到家后便不再像是在单位那样严肃了,人很和蔼。
“阿姨您好,您看我,莽撞的来了,什么东西都没买。”刘伟名恭敬地对刘少芬鞠了一个躬后说道,虽然知道自己这么说只是一句废话,而且一般当官的最忌讳别人送东西了,但是这么说出来顿时会让人感觉关系亲近许多。
“送什么东西啊,你可千万别和我说东西,一说这个我就有火。”刘少芬板起脸道。
“哈哈,小刘啊,你是不知道,你阿姨最烦人到家里来送东西了,你知道吗,就今年‘春’节,林阳市的一个副市长大过年的提了几大袋子东西来拜年,结果你阿姨一见别人提东西进来二话没说把别人给赶了出去。”金大笑道。
“哈哈,真有这事啊,估计那位副市长大人进来也是不怀好意的。”刘伟名也陪笑着说道,在领导家里就不像是在单位,必须维持领导的严肃和权威,在家里就必须保持气氛的活跃,这样才更能拉近彼此的关系。
“还是小刘懂事,那位副市长工作成绩欠缺,拍马屁倒是一流,前两次就是送了两次钱过来,被我骂了出去,这次倒好,钱不送了,倒是换成送东西了。”刘少芬赞赏地看了刘伟名一眼后说着。
“哦,对了,清平啊,你不知道吧,‘女’儿回来了。”说到这,刘少芬突然对金书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