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是非对错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3节是非对错
“倩儿,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整天嘻嘻哈哈的,看看人家伟名,和你同岁,人家多稳重,小伙子人好,工作踏实努力,而你呢?整天不务正业,以后少和你那些孤朋狗友在外面‘混’。()·首·发”
金清平不知道怎么啦,一看到金倩那副大小姐的‘摸’样心里就有脾气,这也不能怪他,金清平也是农村孩子出身,特别见不得那些一副公子哥大小姐‘摸’样的人,即使是自己的‘女’儿,反而对于刘伟名这种踏踏实实的年轻人非常的欣赏。
“我哪里整天嘻嘻哈哈了?我又哪里有孤朋狗友啦?”金倩没想到回来就被金清平骂,委屈的流着眼泪反击着。()
“我说老金啊,你怎么这样说‘女’儿啊?倩儿啊,别哭了,你爸说你也是为你好,妈也说你两句,你都这么大人了,虽然朋友重要,但是还是要注意一下。你的那些朋友都是家里非富即贵的人,他们有些‘性’格和做事方法并不好,妈妈不想你变的和他们一样,你既然和伟名认识,你以后多和伟名在一起呆呆,伟名这人很不错,多和她学学,对你有帮助。”
刘少芬看到‘女’儿委屈的哭着心里非常的心痛,都是‘女’儿是娘的心头‘肉’嘛,但是刘少芬不是一个只知道溺爱孩子的‘女’人,虽然语气很缓和,但是还是教育着‘女’儿。
“谁要向他学?他有什么好学的?整个一乡巴佬。()”
父母两都说着刘伟名好,本来就受了一肚子委屈,现在越看刘伟名越不顺眼,当即把怒火都转向了刘伟名。
“你说什么?再说一句?”本来一脸严肃吃着饭的金清平听了这句话后,气得一掌拍在桌子上,拍的中间那碗菜汤全部溅了出来。
“乡巴佬?你告诉我什么是乡巴佬?你爸爸我当年和伟名一样,也是一个穷的连一件新衣服都穿不上的农村人,你是不是说我也是乡巴佬?对,我们穿的是没你好,用的也没你好,甚至很多很多东西我们从小都没见过。但是你看看你,同样是同年纪的人,伟名现在是省委公务员,拿着自己的薪水寄回去给父母用,你呢?你的那些所谓的公子哥大小姐天之骄子呢?每天拿着父母的钱在外面‘花’天酒地,你也好意思?你是说我们是乡巴佬是吧?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别在问我这个乡巴佬要钱,你自己工作去,自己赚的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冲谁喊乡巴佬就冲谁喊乡巴佬,没钱就饿死,休想我再给你一分钱。()我真的不明白我金清平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金清平越说越气愤。说的脖子脸全都是红的,这些原因只有刘少芬知道,金清平农村孩子,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由于是农村人经常被人瞧不起,这成为了他多年来的一块‘阴’影,所以刚刚金倩儿这一句乡巴佬勾起了金清平的无限怒火,不知不觉的金清平把自己和刘伟名划在了同一个阵营里。平时金清平说金倩的时候,说的重了刘少芬都会说金清平两句,但是今天,刘少芬知道金倩已经触怒了金清平的逆鳞了。而且刘少芬也对金倩今天的言行非常的不满意。()
“金书记,我想金倩也只是一时口快,她没有这个意思的,您消消气,现在我们这些年纪的人骂人一般都是用乡巴佬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金倩可能就是心情不好。”刘伟名虽然在听过金倩的话之后心里也是翻江倒海,真的想对金倩来一巴掌。但是当看到金倩被金清平骂得一个劲的在那哭时,心里不由得有了恻隐之心,美‘女’嘛,总是很容易让人有同情心的,刘伟名暗自对自己道:自己一个大男人难道还真的和一个‘女’孩子较劲?再说了,人家还是金书记和刘少芬的‘女’儿,就冲这份恩情自己也不能再计较。
“伟名,别替她求情,她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金倩,你今天必须和伟名道歉。”金清平阻止了刘伟名的说话,瞪着眼对金倩道。
“凭什么?我凭什么和他道歉?妈——”金倩一听要向刘伟名道歉,更加觉得委屈,抓住刘少芬的手臂,求救着。以前金清平对自己发脾气她都是这样找刘少芬求情的。
“倩儿啊,这次你是真的错了。你不该这么说伟名的。你和伟名道歉吧。”刘少芬叹了口气道。
金倩错愕的看着刘少芬,心里委屈的要命。她不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金清平和刘少芬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了,却一个劲的帮一个外人来骂自己,而且这个外人还是曾经骂自己三八的人。金倩看着刘伟名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金书记,阿姨,不用了,没事,我相信金倩也只是说说玩的。”刘伟名急着劝解道。
“不用你在这假惺惺,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说完手一甩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碰的一下把‘门’关了。
“哼,看看你教的什么‘女’儿。”金清平对着刘少芬冷哼了一声,转脸对刘伟名道:“伟名,今天的事我这个做父亲的向你道歉。”
“啊?金书记别…别这么说…我…”一见金书记和自己道歉刘伟名顿时慌了,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说什么,结结巴巴的。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吧。少芬,这孩子再不管教就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哼!”金清平一边走一边说着走出了家‘门’。
“阿姨,您千万别介意啊。”刘伟名见刘少芬脸‘色’很不好看安慰道。
“哎,他没说错,是我把这孩子宠坏了。好了,伟名啊,我没事,你快点跟着你金书记出去吧,今天倩儿的事你别介意。”刘少芬笑了一下对刘伟名道。
“没,我相信金倩是无意的。阿姨,那我先出去了,您和金倩好好说说。”说完刘伟名便跑着跟着金清平出了‘门’。
“刘伟名,你给我记着,我和你没完。”房间里的金倩躺早‘床’上,用枕头‘蒙’着脸一边哭一边咬着牙齿狠狠地说着。就在这时,金倩的手机想了,金倩拿过来一看,是自己的死党姐妹李梦晴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