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前途不可限量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5节前途不可限量
进去便是酒会,说是酒会,那是延续外国人的一种方式,而到了中国内地,这种酒会基本上还是以前中国的饭局,只是换了酒会这一种看起来洋气一点的名字而已。()
当众人簇拥着金清平进去的时候里面早就摆好了酒席,一个大厅整整十几桌,一见金清平进来大家都同时站了起来,一部分人过来向金清平打着招呼,而另一部分人则是估计有自知自明的没有过来,只是看着跟在金清平身后的人眼里满是羡慕。
而那些跑过来打招呼的人在市长杨为民和新林开发区区长的介绍下向金清平问好,而金清平依旧是那张不是很亲热也不是很冷淡的笑容嘴里说着你好和每个人打着招呼,刘伟名在心里暗道,这些费劲千辛万苦和金清平来打声招呼的人,不知道金清平在今晚睡了一晚上明早起来之后又会记得几个呢?
座位是很有讲究的,基本上都是级别最高的坐一桌,而一桌中级别最高的人则是坐着上位,然后按照级别依次而坐,这是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在这里级别最高的当然就是金清平了,而依次的便是正厅级的秦为民了。
金清平当仁不让的坐在了整个大厅的最上位的桌位上,而就当这一群跟着金清平的官员准备如坐的时候,金清平突然说道:“今天我们改下规矩,这是我的秘书小刘,今天给大家介绍介绍,方便一下你们以后汇报工作,所以今天小刘就坐我边上吧。”
本来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级别应该坐哪的刘伟名顿时呆住,心里当即明白,这是金清平在为自己铺路,心里看着金清平微微的感‘激’,然后赶紧跑到金清平身边,笑着对在座的人道:“在坐的各位领导,我叫刘伟名,以后就麻烦大家多多照顾照顾。()”
其实这话基本上只对秦为民一人说的,其它人只不过是一个新林开发区的官员,或者是市里商业局的领导,平时要见刘伟名那可都没机会。
“刘秘书,你好,欢迎到我们这开发区来,今天老弟可要多喝几杯啊”秦为民这官场的老油子了,自然知道金清平这特意的一句话的意思,看到刘伟名的眼神立即多了几分亲热,随即热情的招呼着刘伟名。
“秦市长客气了,以后哪天您到省来工作的时候做老弟的再请您。”
对于秦为民的热情经过了吴明华之后,刘伟名已经慢慢的习惯了,不冷不热的和在座的人都一一打过招呼之后,区长立即叫了一个人离席,其余的人则是推了一个座位后坐好。()
秦为民坐在金清平的左边,刘伟名坐在金清平的右边,而刘伟名身边的则是林阳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这副市长上次在办公室里刘伟名也就见过了,两人也颇为亲热的聊了几句,而刘伟名坐在的这个位置也本来是这位副市长的,刘伟名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起码他这是抢了一个副市长的座位啊,而且这被抢了座位的副市长还得和他客客气气的。
当然,刘伟名也仅限于暗自意一下,自己有多少斤两他还是知道的,今天只不过是沾着金清平的光而已。
江南官场除了桌位上有规矩外,在喝酒敬酒上也有规矩,上级领导下来视察,作为本地的官员必须敬酒,不敬酒就是对领导不尊重。()
而且下一级的领导对上一级的领导敬酒时,自己必须先干三杯。而下俩级则要自己先干六杯。而且敬酒是按照级别一个一个的来,比如现在坐上的,大家都必须得先敬金清平,而第一个要敬金清平的是秦为民,秦为民敬金清平就得自己先干三杯。下一个就是坐在刘伟名身边的副市长,以此类推,而到了新林区区长的时候,他要向金清平敬酒就得自己先干六杯。
刘伟名突然觉得这个规矩有点搞笑,假如哪天金清平突然兴趣大发跑到哪个镇里去视察再吃顿饭,镇里大小领导都来敬酒,每人先喝九大杯,刘伟名估计金清平不用喝那些人估计就全部进医院了。
而且江南省的人民还深信一句话,酒品如人品,而到了官场上便是酒品如官品,假如哪个领导在酒桌上‘露’怯,大家都会一致的认为这个领导手腕绝对不强硬。所以这就导致整个江南省大大小小的官员在酒桌上喝酒那都是不要命的主,喝酒越厉害,同桌的领导就会对你越青睐。虽然现实的官场中并不一定如此,但是大家都认同这个规矩。这些东西刘伟名还只是以前在办公室里听王军他们说的。
酒宴一开始,作为这种酒宴的规矩便是金清平站起来讲话,金清平长长短短的讲了十来分钟,无非是对新林开发区所做的成绩的认同,然后是希望林阳市政fu班子和新林开发区的领导要继续发扬保持这种势头,然后是省委省政fu致你们有力后盾之类的,大致上就是要让在座的大部分企业主相信这个开发区是有实力有保障的,不会像有些低级市县的开发区一样,说开就开,说关闭也就关闭,而且开始入住时说好的优惠条件到头来也都没有。
等金清平讲完话,秦为民又站起来说了几分钟。刘伟名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在想,不知道等这么一个个领导说完之后这菜不知道还是热的吗?难怪金清平每次出来参加这种酒宴都先得回家吃一顿,确实,这酒宴确实不是来吃饭吃菜的。
等新林区区长也说了几句话之后,酒宴正式开始了,就在秦为民端着杯子准备敬金清平酒的时候,金清平突然笑呵呵地道:“各位,今天我可是带着圣旨来的啊?绝对不能喝酒,所以今天我的酒就都由小刘代了。”
一听这话,在座的领导那都是心理冒嘀咕,心里暗道假如金清平今天不喝酒那今天这酒该怎么敬啊?这规矩该怎么遵守啊?见到这,刘伟名站起来道:“各位领导,金书记刚病好不久,胃出血,医生反复‘交’代,绝对不能喝酒。但是金书记知道在座领导的好意,所以今天特地带了我来陪各位喝酒。”
刘伟名说道这拿起桌子上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冲各位道:“这杯是我代替金书记向各位敬一杯,希望各位不要怪罪金书记今天不能喝酒。”
刘伟名说完一仰头自己先干了。然后笑着把酒杯往下翻了翻示意喝干了之后道:“我先干了,各位领导请随意。”
刘伟名不知道自己这自作主张的行为是不是惹得金清平的不高兴,侧头偷偷的看了一眼金清平,只见金清平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点了点头。
刘伟名知道,金清平对自己刚刚的表现很满意,而在一旁的秦为民看着刘伟名的表现也是暗自点头心里暗道:这个刘伟名难怪二十多岁的样子就深得金书记的青睐,确实是有点本事啊,这种场面能这么自如的表现,而且说话做事这么得体确实不是一般人啊,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