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来者不拒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6节来者不拒
就在秦为民在为刘伟名的表现而惊叹时,在坐的各位新林开发区的官员心里都是冒着嘀咕。()刘伟名虽然说了句随意,但是人家说的清清楚楚,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这些人敢不喝吗?但是要喝了的话这得喝几杯啊?六杯?还是一杯啊?不按规矩来喝的话人家是代表金书记喝的,自己喝一杯就是对金书记不敬。假如按规矩喝了六杯等下敬秦为民的时候又该喝几杯?喝三杯不是明摆的说秦为民连个秘书都不如吗?在座的新林开发区的官员急的连眼泪都快出来了。
金清平看出了他们的难处笑着道:“今天是我不能喝酒,破坏了这个规矩,所以大家也就不要按规矩来了,今天就都一杯一杯的喝吧?我可告诉你们哦,小刘喝酒那可是号称酒中酒霸啊!他可是代表我们省委办公室来的,你们林阳市有没有能耐把他给喝倒了,那就得看你们这些人的本事了。www.weibogg.com哈哈。”
金清平一说完,在场的官员都是兴奋的看着刘伟名,刘伟名明白金清平的意思,这就是要自己拿出喝酒的霸气来喝响自己的名头,在官场中做人要低调,但是做事却要高调,不能谁会知道你的存在。而金书记的一番话也就是这个意思,他是在为刘伟名这个新兵蛋子造势,而造势除了政绩就是在酒桌上了。
“伟名老弟,金书记说你喝酒这么厉害,我们林阳的六百万人民可不服气啊?我这个当哥哥就代表林阳的所有老百姓来先领教领教你了。”秦为民举着杯子对刘伟名道。
“秦市长你这六百万人民的帽子扣下来我可承担不起啊,先干了。”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一杯接着一杯,一群人轮流敬着刘伟名,本来气愤就热烈,再加上金清平偶尔在边上推‘波’助澜,这些林阳市和新林开发区的领导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卯足了劲头一个劲的敬着刘伟名,饶是天生的酒仙也经不起这样的狂轰‘乱’炸啊!在刘伟名一个人喝了三瓶五粮液之后,刘伟名终于开始有点头晕了。()
而反观整个酒桌之上,能正正经经坐着的只剩下秦为民一个了,饶是秦为民因为下面人不敢多灌他他现在也是双眼通红,望着刘伟名一个劲的笑,笑的刘伟名心里有点发‘毛’。人说喝醉酒的人醉后的表现有无数种,有的人喝醉了就喜欢说话,天南地北一通‘乱’说,有的人喝醉酒了就一个字也不说,而有的人和醉酒了后就会‘乱’发脾气‘乱’打人骂人,而还有一种人喝醉酒了之后就会一个劲的傻笑。很明显,秦为民就是这种。
刘伟名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五粮液瓶子,心里感慨良多,他感慨的不是今天喝了这么多。二是感慨自己这一顿喝下来就等于喝了自己以前大学四年的学费啊?当然,是除去奖学金外的学费。
“伟名啊,你小子不错,给我长脸了,以后这些小表崽子们谁还敢灌我,我就带你出来,看谁敢灌我,谁灌我你就把谁给我喝趴喽。()你小子真不错啊,一个人干掉一桌子。这些人可都是酒鬼级的人物啊。”
金清平很是高兴的拍着刘伟名的肩膀道。刚刚刘伟名是如何一杯一杯的干翻一桌子人的金,清平那是全部看在眼里啊。虽然觉得刘伟名这酒量实在恐怖,但是在恐怖之外他心里更是痛快,是报复之后的痛快。
由于金清平的酒量不怎么行,每次随便到哪里视察,只要一顿饭下来,他基本上就得醉。在江南省这个酒文化特别浓厚的地方是不允许发生拒酒这种事的。作为上级领导下来和基层领导喝酒那是更加不能拒酒,这么多年来只有别人灌醉金清平,金清平还从来没灌醉过别人。今天见刘伟名灌倒了一桌子的人金清平那个高兴啊,虽然不是自己灌的,可是刘伟名是代替他金清平灌的。
“金书记,你可别说了,我现在胃里正翻江倒海呢,我得先去上个厕所,刚刚一直忍着,这里面可装着三瓶酒‘精’啊。()”刘伟名‘露’着苦瓜脸指着自己一直压着的肚子道。
“哈哈,快点去,到里面洗把脸,我们回去。”看到刘伟名那滑稽的‘摸’样金大笑。
刘伟名确实是难受,在酒桌上那是毫无疑问得强硬,所以他坚决不能上厕所,一直用手压着肚子,里面可是装了三瓶酒啊!刘伟名自己都佩服自己竟然忍了一个多小时,苦笑着摇了摇头想到自己这样下去早晚的得膀胱炎。
在厕所里刘伟名把一肚子的水放掉。然后在用手抠着嘴,等到呕心吐了一顿之后,刘伟名才洗个脸出来,感觉轻松多了。心里暗道,这酒还真不是好东西。
在回去的车上,金清平显然很高兴,一个劲的夸着刘伟名。刘伟名暗道不管是多么位高权重,男人还是男人,都有着劣根‘性’。所有的男人都对这权势、金钱、美‘女’恋恋不忘。而对于会场、酒桌、‘床’上这几个场所,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是主宰者。或许这是所有男人从生下来就有的虚荣心。
车停在金清平家的小区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虽然金清平说不用,刘伟名还是坚持把金清平送到了家‘门’前,看到金清平进来家‘门’后自己才下来楼坐上老王的车。
“王哥,今晚得麻烦你送我回家了。”刘伟名从兜里掏出一包极品黄鹤楼递给老王。这烟是刚刚在酒桌上发的,没人都是好几包,刘伟名兜里还有几包,这烟刘伟名还舍不得‘抽’,不过用来收买人心还是个不错的东西。
“刘秘,这么贵的我不能要。”老王接过烟一看吓了一跳,经常跟着金清平在外走的他显然不是一个土包子,这烟的价格还是知道一点的,虽然跟着领导在外面走,烟还是会有的‘抽’,但是这么好的烟老王还真没接过。而今晚酒宴是开发区老板集体赞助的,知道金清平要来,所有老板那都是按最高的级别来办的。
“王哥,你就收着吧,这以后麻烦的时候可多着呢?明早还得麻烦你先去接我呢。”刘伟名把烟推给老王道。
“刘秘,看你话说的。接送你那本来就是我们做司机的本职。”老王见刘伟名坚持也不再推脱,这么好的烟他还真有点舍不得。心里对刘伟名的好感好上了许多。
“你做金书记的司机多久了啊?”刘伟名满脸笑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老王闲聊着。
“有五年了。”
“五年啊?还真不短啊?怎么不换个单位啊,这做司机的也‘挺’累的。”刘伟名惊讶的问道。
“我们这开车不像你们做秘书的,遇上了一个好领导干几年出去就是一方的一把手,我们这司机室属于事业编制的,往哪调啊?不过金书记对我也不薄,我现在是省委省政fu司机班的副班长,待遇比一般的司机要好很多了。”老王呵呵的笑着,刘伟名心里暗道,都说知足常乐,果然不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做到知足常乐就好了,那就不用想现在这么累了。
车在公寓前停下,刘伟名和老王打了个招呼,说好了明天七点在下面等他。
回到公寓刘伟名便准备洗澡,头晕晕的,那几瓶这么大的五粮液毕竟不是王老吉啊,他不倒下已经算是奇迹了。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刘伟名拿起来一看,是张云佳的,顿时记起来答应张云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