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春光无限美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7节‘春’光无限美
“喂,云佳姐啊?”刘伟名小心翼翼的问,毕竟放美‘女’鸽子这事有点不太地道。()
“刘伟名,你不是答应今晚请我吃宵夜的吗?”张云佳的声音传来,隐隐透着一股不满意。
“我这不刚回来嘛,咱们现在就去,你在公寓楼前面等我吧。”刘伟名道。
“不用了,我就在你房‘门’前,你开‘门’吧?”
“啊?哦。”刘伟名没想到张云佳竟然就在自己的房‘门’前,连忙过去开‘门’,开‘门’便见张云佳脸上带着一副怒意站在房‘门’外。
“怎么这么大的酒味?你今天喝了多少啊?”张云佳一进屋,便在刘伟名身上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不禁捏着自己的鼻子皱着眉头问刘伟名。()
“喝的可不少啊?那些当官的酒量可真不是盖的,也真敢喝,五粮液当水似的喝。”刘伟名笑了笑,摇了摇头道。
“你今天陪金书记出去的啊?”
“恩,出席新林开发区的一个酒宴,一直忙到现在才回。”
“难怪,你也就知足吧,就咱们办公室想受你这份苦的人多了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张云佳看着刘伟名那通红的眼睛有点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感觉头有点晕,肚子里有点闹腾而已。”
“还没事,你现在当然感觉不到什么,明早起来保证你头晕脑胀,你这里有没有茶啊?”张云佳皱着眉头在刘伟名那看起来比较‘乱’的房间望了一眼。()
“茶?你看我这样子是像有那家伙的人吗?不过烟倒是有几包。”刘伟名呵呵的笑着,看着张云佳紧张的‘摸’样他心里有着难言的舒服,张云佳这个算是他刘伟名倒着林阳市来认识的第一人,也是在自己一穷二白的时候依然出手帮自己的‘女’人。对于张云佳,刘伟名的心里始终有着一种难言的情愫。是感‘激’?还是别的,刘伟名自己也‘弄’不明白。
“你就‘抽’吧,‘抽’死你,整个一烟鬼。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弄’点茶过来解解酒。”张云佳丢了刘伟名一记卫生眼后道。
“不用了,真没事,又不是第一次喝酒了,真的没事。”刘伟名站直了,还在地上蹦了两蹦,想证明自己确实没事。
“真没事啊?”张云佳小心翼翼的问道。
“真的,走吧,咱吃宵夜去。”刘伟名招呼着张云佳。()
“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十一点了还吃宵夜,吃了明天我们两个都不要上班了。我都没事,你呢?”张云佳问道。
“好像是哦,那云佳姐我可就真的对不住了,下次一定补上。”刘伟名尴尬的笑着。
“信你的话母猪都会上树了,不过姐不和你计较。”而就在这时却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张云佳细心的一听,才知道这声音是刘伟名肚子里传来的。
“嘿嘿,肚子有点饿,在酒宴上都被他们给灌酒了,都没机会吃东西”刘伟名尴尬的脸比醉酒时还红,在美‘女’面前发生在这事的人相信不多。
“那怎么办?你自己这里有东西吃吗?”
张云佳看着刘伟名这尴尬的手足无措的‘摸’样,顿时觉得这个大男孩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有啊,方便面。”刘伟名指着角落里一大箱子的方便面道。
“你平时就吃这个?”张云佳惊讶道。
“也不是经常吃,就是偶尔半夜肚子饿了来泡一包的,难道你不知道方便面是所有单身男人居家旅行之必备物品吗?”
“知道你个头啊,跟我来吧,到我那‘弄’点东西给你吃。”张云佳又是一记卫生眼,经过一个月的相处,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所以两人的言行也颇为自然。
“你住哪啊?要是远了咱们还不如去外面吃点东子呢?再说了,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就不怕我是头披着羊皮的狼啊?”刘伟名嘿嘿地笑着调侃地说着。
“叫你来就来,哪那么多的废话啊,还披着羊皮的狼呢?我告诉你,去了我那你尽避大发,我那菜刀,防狼‘棒’应有尽有,而且我‘床’单下面还藏着一把匕首,你大可试试。”张云佳也呵呵地笑着对刘伟名道。
“还是算了吧。我老刘家就我这一根独苗,还等着我开枝散叶呢,我可不想就这样折你手里了。”刘伟名听后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真变态,没事在‘床’单下藏把匕首干嘛?不过,他当然知道,张云佳是开玩笑的,当然,他自己也是开玩笑的,难道他还会真的对张云佳做这种事?好像有可能。
“嘿嘿,好了,走吧。”张云佳催着刘伟名。
跟着张云佳走,原本以为要下楼打车,可是只见张云佳在楼梯间直接上了楼。
“你上楼干嘛?”刘伟名疑‘惑’地问道。
“到了你不就知道了。”张云佳有点莫测地笑道。
刘伟名暗道难道她也住这里?细一想,觉得很有可能。省委这边的单身公寓倒是有几栋,不过新招来的都是住在这栋早两年完工的公寓里,张云佳士去年来的这里,想来肯定是住在这里了。
刘伟名住在二楼,张云佳上了三楼便走到一个房‘门’前掏出钥匙开‘门’。
“原来你真的住在这啊?早不说,每次都‘弄’的这么神秘。”刘伟名虽然脸上表现的是不满意,其实心里对于张云佳住在自己楼上心里还是很兴奋的。
“什么我这么神秘啊?你又没问过我住在哪?”
“我就奇怪了,你是不是在故意躲我啊?怎么楼上楼下的,我们就没碰见过一次呢?”刘伟名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躲你个头啊,八点半上班,你总是七点五十就出‘门’,下班你也总是慢半个小时,你以为我也像你一样变态啊,怎么可能碰的上,进来吧。”张云佳打‘门’叫刘伟名进去。
刘明奇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走进房间,刘伟名便感受到了一股只有‘女’孩子的闺房里才能有的幽香,房间的样式是和刘伟名那一模一样的,但是这里收拾的装饰的却比刘伟名那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房间里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小饰品,娃娃公仔。
当然,刘伟名也在‘床’上发现一条,粉红‘色’的小可爱,在上还画着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刘伟名顿时血脉爆涨。因为他发现‘床’上的痕迹明显是刚刚有人睡过的,而再联想到上面仅有的这条,刘伟名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张云佳没穿?刘伟名眼睛不由自主的转到穿着小短裙上,心里想着不知道这里面不穿会是一番什么样的美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