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态度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18节态度
张云佳见刘伟名不说话了,回头一样,便看见像猪哥一样盯着自己屁股看的刘伟名。()而且张云佳也顺带看见了自己下楼去之前换衣服时不记得收起来的小内内。顿时明白刘伟名现在在想什么,俏脸腾的一下红透了:“你看什么啊?”
说完便快速的跑到穿上把小捏在手里往衣橱里面塞。
“嘿嘿。”被发现了,刘伟名只有傻笑。
“se狼,还看。”满脸通红的张云佳发现刘伟名那怪怪的眼神还是有意无意的往自己屁股上面看,“我刚刚只是换衣服时不小心落下的,我里面穿了的。”
急于想表明自己并非想刘伟名想的那样没穿的张云佳不禁口不择言,直直白白的说了出来,说完便觉得自己这样说有多么的不妥,当即羞得无地自容,小脸蛋像是要滴出血一样。()
“啊?那个…这个…,我没这样想过,嘿嘿。”刘伟名心里在震惊之时,也是尴尬极了。
“没想过才怪,男人都是这样,你更是条大尾巴狼,在这坐着,我可告诉你,别再‘乱’看‘乱’动了,小心我拿防狼‘棒’点你,我去给你煮碗面条。”张云佳恐吓了一下刘伟名道。
“不是吧?丫头,不带这么整人的啊,我在下面说要吃方便面,你说不行,跑到上面来你还是给我煮面条,这有什么区别啊?”刘伟名抗议道。
“当然有区别啊,方便面有什么营养,这面条可比那有营养啊,再说了,我这也没买菜,我不经常做菜的,便只有吃面条了。要不这样吧,这周星期六我做菜给你吃吧,行吗?”张云佳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刘伟名吃着张云佳做的面条,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有着一股莫名的温暖感觉。
“做秘书很累吧?”看着刘伟名对自己做的面条吃的很开心张云佳觉得也格外的开心。
“还行吧,虽然只做了金书记一天的秘书,但是我觉得我学到了许多东西,这些不是在秘书处能够学到的。云佳,其实我觉得你也应该调出这个秘书处.”刘伟名看着张云佳沉‘吟’道。
“我?你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地方的规则,没有关系能往哪调啊?”张云佳笑了笑道,不过刘伟名倒是没从她的脸上瞧出太多的没落之‘色’。
“要不这样,云佳,虽然我只是个代秘书,但是由于金书记对我也算是看的起,要不我找一下商业厅的吴厅长,把你调到商业厅去吧?由于你只是个科级,调到那依然只是个普通办事员,但是商业厅的待遇可比这秘书处好的多,而且机会也多.”刘伟名想了一会儿对张云佳道。www.hotenshare.com张云佳对他的恩情他心里始终记得,刘伟名就是那样的人,谁对他好,他永远都记得,而谁对他不好,他也永远记得。心里想着,虽然刚开始当这个秘书,便借着金清平的名号去办事可能会让金清平对自己有想法,但是张云佳对自己的恩情他刘伟名是一定要还的,而且就算不是恩情,也是朋友,为了朋友,刘伟名觉得这个险值得冒。
“嘿嘿,不用了,我在这秘告书处呆的‘挺’好,在官场中,秘书处相对来说是个清净的地方,那些官场不适合我。不过还是谢谢你,伟名.”张云佳听着刘伟名皱着眉头帮自己安排,心里顿时觉得甜蜜蜜的,但是依然开口拒绝。她心里知道刘伟名皱着眉头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她心里才更加的甜蜜。
“或许那种地方真的不适合你,我只是怕你觉得呆在那地方觉得委屈”刘伟名没想到张云佳会拒绝,但是细一想,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真的不适合这个看起来毫无心机的‘女’孩子。
“有什么委屈的,对于那些什么权利什么的我一点都不在乎。()”张云佳笑着道。
既然张云佳拒绝,刘伟名也不坚持,聊了会儿刘伟名便下楼回到了自己房间,这一天秘书下来他也觉得累的很,身子一挨着‘床’边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当闹钟一响起刘伟名便弹的一下从‘床’上起来,赶紧洗脸刷牙,整理整理了自己的着装下来楼,一下楼便看到老王那辆奥迪a6停在那,刘伟名赶紧过去打开‘门’坐上。
“王哥,对不起,起晚了,你没久等吧。”刘伟名掏出烟给老王一只,笑着说道。
“我也才刚到。”老玩呵呵的笑着,也不客气的接过刘伟名手中的烟把车子往金清平的家开去。
车停在了小区的楼下。刘伟名跑上去敲了敲‘门’,‘门’打开,金清平开的‘门’,看到是刘伟名笑着说道:“好了,走吧”。
刘伟名接过金清平手里的包跟着金清平下楼,刘伟名心里暗道这秘书工作还真的‘挺’累的,每天没有自己的时间,从早忙到晚的,领导工作自己就必须工作,即使领导不工作,自己还是要工作,一个字——累。
不过再累,刘伟名也觉得高兴。
到了省委大楼,刘伟名依旧是坐在外间的办公桌上,金清平问了问刘伟名:“伟名,今天都有哪些行程?”。
“今天上午没有安排,下午两点要召开省委常委会议。”刘伟名翻着小本子道。
“哦,省委常委会是吧,伟名,你等下打下电话给组织部的罗部长,看他有没有空,有空的话要他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金清平沉‘吟’了一下对刘伟名道,然后便进了里间的办公室。
“好的。”刘伟名跑过去拿起金清平桌上的杯子替金清平泡了一壶茶才出来,然后翻开省委的一个红‘色’电话本,找到省委组织部的部长罗开山的电话号码,便拨了过去。
“喂。”。
“喂,罗部长您好,我是金书记的秘书刘伟名。”刘伟名压低了声音,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变得恭敬。
“刘伟名?哦,你好,请问是金书记又什么吩咐吗?”对面听到刘伟名的名字明显一顿,应该是以前从来没听过刘伟名这个名字。
“金书记问您今天上午有没有时间?假如有时间就请您到办公室来一趟,他有事要和您商量。”
金清平是主管工业和招商的副书记,虽然是罗开山的上级,但是却并不是主管上级,所以刘伟名说话用词就恭敬的多。虽然刘伟名也并不知道金清平找一个组织部长商量什么事情。
“有有有,有时间,我等下就过去,麻烦你向金书记汇报一声,我马上就过去。”罗开山一听是金书记找自己态度恭敬了许多。
“罗部长您客气了。”
放下电话刘伟名也在细细地思索,金清平找罗开山干嘛?就算是要汇报工作,罗开山也是应该找主管组织工作的林永泉林副书记啊?难道是‘私’事?不可能,刘伟名否定了自己的猜测,金清平是绝对不会再办公室谈自己的‘私’事的,那难道是和这个省委常委会有关?不过这罗开山又不是省委常委?难道是关于一些干部的提拔?或者说这罗开山是金清平的人?刘伟名在一旁不停地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