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探望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1节探望
送完金清平回家,刘伟名便要老王开车往医院而去,在路边随便买了一些礼品水果,到了医院,在住院部问清楚了病房号便往医院而去,推开病房‘门’,只见病房的‘床’上躺着一个小泵娘,而秦明便坐在小‘女’孩的边上,而‘女’孩的另一边则坐着一个‘妇’‘女’,正在给‘女’孩削苹果。()
“秦大哥。”刘明清推开‘门’,轻轻的叫道。
“哟,老弟,你怎么来了。”听到叫声,秦明回头一看,看到刘伟名当即有些惊讶。
“本来昨天就想看望一下侄‘女’了,只不过有点事没走开,所以今天下班就来了,这位一定就嫂子吧。()”刘伟名对着秦明身边的‘女’人笑道。
“老弟啊,这位就是我妻子,老弟啊,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我都还没来得及来谢你,你倒是先过来看我们了。”秦明对于刘伟名来看望自己感觉很窝心。
“论感谢还是我感谢你啊!”刘明清不明不白的说道。
“怎么说?”秦明显然是没明白过来。
“亲大哥,出来说一下。”刘伟名示意了秦明一下后,便和秦明走到医院走廊的转角处,看着一脸疑‘惑’的秦明笑了笑道:“今天过来,金书记要我给你带句话。”
“金书记要你给我带话?”秦明很惊讶的道,而且在你字上用了很重的音,显然,对于金清平要刘伟名给他带话秦明感到了一丝的不安,心里暗道难道是金书记对我这次的事情不满,要撤了我?
“嗯,金书记要你假如孩子没事了,就尽快安顿好家里的事然后去‘交’接工作去常阳市报道。()”刘伟名笑着道。
“常阳市?什么职务?”秦明听完后兴奋的道,他等这天也等了很多年了,那个做秘书的不是为了等着这外放的一天,不然谁做秘书,做个办事员都比秘书要强,起码不用每天没日没夜的跑老跑去。
“常阳市‘交’通局局长,这可是金书记好不容易才为你争取到的,恭喜了,秦局长。”刘伟名笑呵呵的道。()
“哈哈,金书记对我真的好,不过你小子也不一样,看样子金书记对你很满意,这是要接我的班吧?”秦明心情顿时愉悦了许多,拍着刘伟名的肩膀道。
“嘿嘿,这事还是拖的大哥你的福,不然我也没这机会。”
“机会人人都有的,但不是每个人都会把握,你小子以后是个人物。”秦明嫉妒的看了眼面前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年他为了得到金书记的看中可是费了不少劲,可是后来金清平依旧不满意,只是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人才一直留着他,而现在这小子竟然一上来就得到金书记的看中,而且还只有二十二三的样子,等三年后外放,这起码是正处级啊,二十五岁的正处级,放在哪里都会令人咋舌啊!
车上刘伟名都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两天,仅仅两天这秘书职位就尘埃落定了,而相对于在秘书处的那些等了三年或者一辈子的人,刘伟名觉得自己太过幸运。()同时刘伟名也感觉到了,机会来了一定不能松手。
“爸,你知道不知道刘伟名的电话号码啊?”在家的金倩问着金清平。
“你要他手机号码干嘛?”明显金清平还在生着金倩的气,说话不冷不淡。
“我想请他吃饭,向他道歉。”金倩听着金清平对自己不冷不淡的态度心里更加的憎恨刘伟名。
“道歉?终于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多和伟名学学怎么做人”金清平很惊讶金倩的态度转变,但是心里还是感觉高兴的,于是很爽快的把电话号码给了金倩。
刘伟名刚刚回家屁股才挨着步椅子就听到了电话铃声,看了看,一个陌生号码。刘伟名上班这天有两个手机,一个是自己的‘私’人手机,一个是金清平的工作手机,这个手机是由刘伟名掌握的,而刘伟名知道,金清平自己那还有一个机密手机,那个手机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号码,这种工作方式在省部级干部里都是通用的。
“喂,您好,哪位?”刘伟名接过电话有点恭敬的道,这几天接触的人全部都是领导,他说话语气中的恭敬都快变成一种惯‘性’了。
“你是刘伟名是吧,我是金倩。”对面传来一个颇为冷淡的声音。
说实话,刘伟名对于金倩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还有点厌恶,即使对方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这个‘女’孩子高傲、任‘性’,完完全全的一副大小姐‘摸’样,这是刘伟名最为看不惯的,但是对方是金清平的‘女’儿,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刘伟名都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和对方‘交’恶。听着金倩颇为冷淡的语气,刘伟名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笑着道:“金小姐你好,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想和你道歉,请你出来吃顿饭,当做向你赔罪。”金倩很干净利落的说着。
道歉?这个‘女’人会向自己道歉?刘伟名顿时觉得这个‘女’人的脑袋不是突然被‘门’挤了吧?当时听这‘女’人的语气好像是颇为不甘,刘伟名猜想她应该是被金清平给‘逼’着给自己道歉的,想到金清平,刘伟名语气放缓着道:“金小姐太客气了,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我的不对,还是我来请金小姐吃饭算了。”
“你哪那么多的废话啊,金陵酒店,先来401号房间,我有话和你说,半个小时之后到。”听着刘伟名那显然很虚伪的声音金倩就更加觉得气氛,当即说完挂了电话。
刘伟名突然被金倩给怒喝还被挂了电话心里顿时大怒,但是平静一下之后还是暗自对自己道没必要和一个‘女’人生气,出‘门’,搭了个车往金陵酒店而去。
到金陵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整个城市早已经华灯初上,整个城市都弥漫着霓虹灯那时亮时暗的昏黄背景。刘伟名下来出租车,望了望气派非凡的金陵酒店,顿了顿暗道:“这丫头还真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