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道歉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4节道歉
“真他娘的晦气。()·首·发”
出来酒店的刘伟名暗地骂道。
本来想吃饭,但是突然没心情,打了个车,直接回到了公寓楼,泡了包方便面,吃了后便睡觉,心里颇不是滋味。他是在没有想到金倩会是一个这样的‘女’人,竟然这么狠毒,当然,刘伟名知道这一切都是出自和金倩那一起的那个‘女’人,真是最毒‘妇’人心。
刘伟名长长呼出一口气后道:“管他娘的,活人还能给‘尿’憋死,明天爱怎么样怎么样,大不了老子从头再来过,现在睡觉。”
而此时同样睡在‘床’上的金倩却也一样的难受,多少年来了,除了她自己的父亲金清平外,还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狠话,从酒店回来她心里就觉得特别的委屈,一直在哭着,虽然她心底里是认为自己做错了,但是他还是恨着刘伟名,恨刘伟名凭什么就干这样对她说话。()而此时睡在‘床’上努力地想着刘伟名的话,心里却觉得这话并未说错,刘伟名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在她的脑海里徘徊:“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确实,你有足够的资本看不起我,你父亲是省委副书记,部级干部。而我呢?我父母在乡下,住着雨天都会漏雨的房子。和你相比,我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虽然你有这个资本但是你没资格瞧不起我,我三岁开始做家务,五岁开始下田做农务,从高中到大学所有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我自己赚的,从砖厂背砖头到发传单,做销售我什么事情都干过,而那时的呢?拿着父母的钱步行街快活地消费吧?我和你不同,我不做事我就没饭吃,我不努力我就的饿死,这么多年我都是一个人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当然,这些都是废话,看不看得起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你大可以回去和金书记说,随你说我什么坏话都行,可以让金书记马上把我辞了,但是我想告诉你,金大小姐,你已经二十多岁的人,别在做些小孩子的幼稚事情了。”
“我真的很幼稚吗?”金倩反问着自己。
就在这样的不眠中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当金清平起‘床’准备去上班时却突然看见一个人在厨房忙碌。
“少芬啊,我不是说要你不要这么早起‘床’了吗,我在省委食堂吃就行了。”金清平以为是刘少芬。
“爸,你等一下,我熬的粥马上就好了。”这时忙不手忙脚‘乱’的金倩的声音传来。
“金倩?你?熬粥?”金清平不可思议地看着在厨房里的金倩。()
“少芬少芬啊,赶快起来,别让你的宝贝‘女’儿把厨房给炸了。”想起了什么的金清平赶紧把刘少芬从‘床’上拖起。
“怎么了?恐怖袭击了啊?”刘少芬睡眼朦胧地道。
“你自己起来看一下就知道了。”金清平把刘少芬拖到了厨房外。
看到站在厨房外的金清平和刘少芬,金倩把火慢慢地关小,手里拿着一个本子,这是昨晚从网上抄来一段关于怎样熬粥的段子,“爸,妈,马上就可以吃了。”说完还冲两人笑了笑。
刘少芬疑‘惑’地走过去伸出手在金倩的额头上‘摸’了‘摸’,又‘摸’了一下自己的,喃喃的道:“没发烧啊?”
“妈!”一听这话金倩就不干了,嘟着嘴,然后道:“我只是不想再幼稚了。()”
这一天刘伟名所预想到的关于金清平辞退自己,纪委找自己谈话的情况都没有出现,刘伟名暗自松了一口气,虽然昨晚对金倩说话时口气非常的强硬,但是刘伟名还真怕金倩会这么做。平平稳稳的过来三天,这三天来找金清平的领导很多,刘伟名也把省委省政fu各部‘门’的一把手大概都认识了。
这天把金清平送回了家,刚下了金清平的家的楼,打开老王的车,便发现一个‘女’人坐在车后,这个‘女’人正是金倩。
“你?你怎么上来了?”刘伟名脸‘色’为之一冷,说道。
“刘伟名,我有些话要和你说。”金倩有些冷静,说话时并没有看刘伟名的眼睛。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过去的事也就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刘伟名哼了一句,他还真的不知道金倩这次来找他又是准备出什么主意。
“你就这么小气吗?我一个只‘女’孩子都不计较那事了你还这么计较。”金倩看着刘伟名的态度也非常的不满。
“我这不是计较,我是怕你,我的大小姐,我不知道我这次和你谈话我又得‘弄’出什么事情来。说实话,我现在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好不容易努力得来的,我怕失去。”刘伟名皱着眉头道。
“胆小鬼,老王,你把车开到米罗咖啡馆。”金倩也哼了一句,没有理会刘伟名径直对老王道。老王当然认识这是金清平的‘女’儿,当下也不啰嗦,直接开车。
坐在副驾驶位的刘伟名通过后视镜观察着金倩,哪知金倩也正在看他,两人的眼光在后视镜里相遇,接着便是两人都闪电般的把眼睛移开,车上没有谁说话,有点尴尬。
“王哥,来,‘抽’一根。”刘伟名递了一根烟给老王,然后自己点上一根。
“刘伟名,你懂不懂绅士风度啊,车上有‘女’孩子你还‘抽’烟?”看到刘伟名点燃烟金倩皱着眉头说道。
听着金倩的话刘伟名倒是显的错愕,无奈地摇摇头和老王相视一笑把烟扔出了车外。
车停在了米罗咖啡馆外,金倩和刘伟名下了车,老王没有进去,他知道两人有事要谈,便坐在车里等着。
两人找了个位置,一人要了一杯咖啡坐在那。
“金小姐,有什么事就说吧。”刘伟名用勺子搅拌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后望着金倩慢慢的说着。
“刘伟名,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对不起的,那天的事情是我做的太过火了,其实我们只是想吓唬一下你的,根本就没准备把那东西寄出去。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事都是我做的不对,希望你原谅。”金倩显然是费了好大的劲,鼓了好久的勇气才说出这番话。显然要金倩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确实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