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冰释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25节冰释
本来以为金倩来找自己是真的又有什么事情,刘伟名没有想到金倩会和自己道歉,这是打死刘伟名也没想到的事情。()她一个千金小姐和自己道歉?刘伟名觉得非常的不现实,再次抬头看了金倩一眼,当发现金倩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刘伟名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当下对金倩有了一丝的好感,刘伟名知道金倩今天来和自己道歉说明她心底里没有真的如她说的一样看不起自己这个‘乡巴佬’。你想啊,要是金倩真的看不起刘伟名,以她的身份,就算是真的认为自己错了那又怎么样?何必赶来和刘伟名和对不起,她的生活完全不需要刘伟名帮助什么。
“金小姐……”
“叫我金倩吧,或者倩儿。”金倩发现刘伟名的语气变得温柔了心里也送了一口气,不知道怎么的,自从那天刘伟名冲她发了一顿火之后,她现在变的有点怕刘伟名了。
“哦,金倩,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都只是个误会,从北京的酒吧,到金陵酒店。()说实话,当初的呢或者看不起我,我也同样看不起你,我觉得你是一个二世主,一个依靠自己父辈的势力在外面作威作福的纨绔子弟,但是现在发现你并不是,所以我也向你道歉,那天在酒店里面说的话希望你不要当真,那只是气急后胡‘乱’说的。”真要刘伟名喊金倩倩儿,刘伟名还真喊不出口,便只能选择喊金倩。
“没有,我觉得你说的没错,你说我很幼稚,我这两天认真想了想,觉得自己确实幼稚。任‘性’了这么多年,现在也该成熟了,哦,告诉你,我今天已经去报社报道了。”金倩有点低沉的说着,说到报社报道她明显来了兴致,脸上充满笑容。
“哦?那恭喜你了,这下金书记应该高兴了。”刘伟名没想到自己那一番话说出来金倩非但没有嫉恨自己还改变了这么多?这令刘伟名有点惊讶。心里暗道不是我的一番话点拨了她的人生吧?哈哈,那自己还真的太伟大了,比伟哥还伟大。
“恩,我今天看了他们的工作,我觉得做一个报社的记者也不错,在有些事情上,报社的影响力并不比电视媒体弱,而且对于政治的管制力度没有电视媒体强,作为一个报社的记者只要不犯什么政治‘性’的错误,基本上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觉得这很好,我现在很喜欢这份工作。()”金倩开心的说道。
“恭喜我们的金大记者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的第二‘春’,我以咖啡代酒敬你一杯。”刘伟名也被金倩开心的‘摸’样所感染,笑着举起面前的咖啡冲金倩说着。
“什么第二‘春’,这么难听。”金倩皱着眉头道。
“你的第一‘春’不是那个什么电视台的播音员吗,这难道不是你的第二‘春’?”刘伟名哈哈大笑道。
“我看你是讨打。”金倩一听完刘伟名的话伸手去打刘伟名,刘伟名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金倩的手,两人都顿时错愕的四目相对,看着金倩绯红的脸蛋,刘伟名明白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连忙放手,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一下在金倩面前就像是面对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这么放的开的开起了玩笑,心里后悔的要死。()两人顿时都尴尬了起来。
“额,伟名,我这样叫你可以吗?”许久后许是金倩受不了这两人都不说话的尴尬气愤抬起头来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点点头表示答应。
“伟名,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金倩期待地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当即错愕,他听这话怎么越听越别扭,就好像两个小朋友打完一架之后和好的台词一样,不过对于金倩的突然之间的态度刘伟名觉得很感动,一个千金小姐能够做到这样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
当即开朗地一笑道:“当然。”
见到刘伟名的笑,金倩也跟着笑了起来,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两天她一直过的不怎么好,和刘伟名的关系一直就犹如一根鱼刺一样卡在喉咙里,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来和刘伟名道歉也什么事都没有,用句势利的话来说刘伟名只是她父亲的一个小小秘书,这种人无论是对她金倩还是对金清平得罪了也没有任何的威胁‘性’,但是金倩还是来了,因为她突然发现刘伟名身上有着一种吸引力,让她觉得自己应该和刘伟名成为朋友,因为刘伟名的‘性’格是和她以前的所有朋友完全不一样的,就好像一个一直生活在城市里连西瓜是长在地里还是生在树上都不知道的孩子来到农村一样,金倩觉得刘伟名很好奇,很新鲜,或许就是这些吸引了她,当然,这种吸引只是说成为朋友。()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那天在北京酒吧里是怎么看待我的?”气愤和谐了,两人也就放的开了,金倩笑着问刘伟名。
“嘿嘿,说起来可能话不好听,还是不说了。”刘伟名卖者关子道。
“说,我要听。”金倩不肯。
“我说可以,但是你要保证你不打人哦。”刘伟名笑着指着金倩道。
“我是那种‘乱’打人的暴力‘女’吗?”金倩丢了刘伟名一个卫生眼之后道。
“那可不,刚刚还打我来着。”刘伟名滴着声喃喃道。
“你说什么啊?”金倩没有听清。
“哦,没什么,我说我说。”刘伟名举手投降道。“其实那天是我拿到江南省省政fu公务员的人之文书那天,很高兴,便和一个朋友去了那个酒吧,本来心情不错,结果就发现了身边的你,当时我是惊为天仙,太美了,我自认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孩子。”
刘伟名一边不要脸的奉承着一边偷偷地注视着金倩的反应,发现金倩听到自己的话后脸红红的,一脸害羞,刘伟名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句:不知道哪个‘混’蛋说的每个‘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自己美丽这句话,真太对了。
刘伟名接着说道:“当看到那几个流氓之后我心里当时就怒火中烧啊,也顾不得多想,冲上去就打,原以为自己多少可以博一个英雄救美的名声吧,结果却被人骂成土包子,这心里那是十分的难受啊,当时气得我都快爆炸了,结果一起便就对你骂了那句话。”
刘伟名见到金倩脸上并没有生气暗自松了一口气,这番半真半假的话应该能够过关。
“呸。刘伟名,原以为你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在我们父母面前装的像孙子一样,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嘛,口很‘花’啊,是不是经常用这一招在外面骗‘女’孩子啊?”被刘伟名一顿‘乱’夸之后,金倩也是脸上羞涩不已,当即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金倩便开始把话题转移到了刘伟名的身上。
“哪能啊?我刚刚对你说的话可没有半句谎话啊,这的确是我当时的想法,在你父母边上那不能怪我,不是我故意要装。对于你们那是生活,对于我那是工作,这是秘书这个工作‘性’质所决定的,我也不想那么古板来的,不过这个行业里这一生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得黑着脸咯。”刘伟名往后仰靠在椅子上,双手抱着后脑勺感慨的道。
“你们做秘书的很辛苦吧?以前我见过秦大哥,他三年了一天到晚都跟在我爸后面就像个保姆一样。”金倩听着刘伟名的话也觉得刘伟名的不容易,感慨的道。
“累那是肯定累,这个世界没有付出哪有回报啊,秦大哥也是熬到头了,估计明天或者后天他的调职文书就出来了。”刘伟名有些感慨,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么一天。
“啊?秦大哥要调走了啊?是哦,他不走,你怎么成我爸秘书呢,他调到哪?”金倩显然很惊讶,秦明当了金清平三年的秘书,金倩和他的关系不错。
“常阳市‘交’通局局长,正处级,算是提了一级外放了,一把手,嘿嘿。”刘伟名笑着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慢慢地关系也就变得不再那么陌生,说话什么的也就很自然了,难怪有人说沟通真的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