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认亲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33节认亲
“呵呵,你能学到东西我就放心了,做秘书的最怕的就是学不到东西。()要是一个不懂得学东西的秘书这一辈子也就只是个秘书而已了。”金清平有些感触的道。
接着又问道:“伟名啊,这马上就到人大了,这省委的领导班子会有大的动静,领导班子要动,这下面的人就会大换血啊!有些事情都要未雨绸缪,你天天和下面的人接触有没有什么人你觉得是可以用的?”
“组织部副部长高进平还有常阳市的副市长谢建国。”刘伟名当然知道金清平话里的意思,大换血做好准备无非就是大家在抢职位,在重要的职位上都安上自己的人马,每年的人大过后都是省委省政fu里面硝烟味正浓的时候,据一些前辈们说人大过后的省委常委会一开就是几天,具体在讨论什么?无非就是人员的调动。()
“哦。”金清平哦了一声之后陷入了沉思,明显是在记忆力寻找着这么两个人。
隔了一会儿后金清平对刘伟名道:“你找个机会要他们每人写份工作报告‘交’给我,只懂得拍马屁而没有一点真材实料的人我可不要。伟名啊,事情做的不错,但是有些事情切记要注意分寸,该透‘露’的可以委婉点说出来,不该透‘露’的对谁都不能说,知道吗?”
“恩,知道了,金书记。()”刘伟名点了点头。他心里很感‘激’金清平,或者别人可能以为金清平是在威胁刘伟名,但是刘伟名知道金清平是在敲打自己,让自己在政治上变的成熟。
“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一天在办公室里使唤伟名也就算了,下班了还要教训人家,你以为给你当秘书容易啊。”这是恰逢刘少芬端菜出来,正听见金清平的那句话,黑着脸对金清平道。
“哦…好好好,老婆大人我错了。我看你怎么这么喜欢伟名啊,要不叫伟名给你当干儿子算了。”错愕了一下之后金清平哈哈大笑,然后开着玩笑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做梦都想要个儿子呢,伟名这孩子我看着喜欢,人年轻,懂礼貌,而且做事稳重,一点也不张扬。()”刘少芬非但没接金清平的玩笑话,反倒很认真的说着。
“哦,哈哈,伟名,赶快叫妈啊!”金清平哪能看不出刘少芬眼里对刘伟名的喜爱啊,他心里清楚,刘少芬一直都在恨自己,当年金清平在仕途上刚刚有点发展,不想因为孩子过多而拖累,生了金倩之后就不肯再生第二个了,而刘少芬却一直想要个儿子,因为这事金清平一直觉得亏欠刘少芬。现在见到刘少芬对刘伟名格外的喜爱这个顺水人情他可是非常乐意做的,赶紧拍着刘伟名的肩膀道。
“啊……”刘伟名一愣之下没有明白金清平和刘少芬两人之间的意思,在金清平偷偷地对刘伟名眨了几次眼睛之后才明白,当即笑着对刘少芬喊道:“妈。()”
“呃,嘿嘿,你这孩子就是懂事。”这一身直接叫道刘少芬的心窝子里去了,脸上一脸的高兴。
“现在你可别怪我当初不让你生个儿子的事了哦,我看咱们生个儿子也不一定有伟名这么懂事能干。”金清平赶紧借着刘少芬的高兴劲帮自己解脱。
“那是,你们俩等着,我给你去拿酒。”刘少芬笑呵呵的跑去橱柜拿出金清平那泡了十多年一直都舍不得喝的‘药’酒。
“喂,这可是我的命根子啊,我准备再等几年才喝的。”金清平一见刘少芬拿他的‘药’酒当下心疼的要命。
“你这个小气的人,儿子喝一点怎么啦,真的是,一点酒就像个命一样。”说着拿了两个杯子,给刘伟名和金清平一人一个,还笑着对刘伟名道:“这种‘药’酒不不常见啊,这可是一个山里的老神仙开的‘药’方,大补的,这些‘药’材可是他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弄’来的,今天多喝点。”
听后金清平买入猪肝,刘伟名在心里暗道,看着金清平一天在外面威风八面,原来是个怕老婆的人,这话要是说出去恐怕都没人敢相信。
“倩儿,出来,吃饭。”金清平无奈地用喊金倩吃饭的声音来打断这对母子的对话,天知道刘少芬再说下去会不会把家里珍藏的一点宝贝都给全部送给刘伟名。
金倩推开房‘门’,坐到桌子前,看到桌子上放着的‘药’酒奇怪的问道:“今天什么日子啊?爸?你连这宝贝都拿出来了?发生什么好事了?你升官了啊?”
“我升什么官啊,今天是你妈妈有儿子了?”金清平笑着骂道。
金倩一时没明白金清平的意思,错愕之下眼光不停地在刘少芬的肚子上来回的扫描,嘴里还喃喃的道:“快五十岁的人还能怀孕?”
刘伟名听后当即喷出一口酒出来,笑的都快掉到桌子底下去了。反观金清平和刘伟名一样,死劲的忍住笑意。
“死丫头,瞎想什么呢?”刘少芬看着金倩的眼神和说的话哪还不明白她的意思,“我刚刚认了伟名做干儿子,你以后就是他的妹妹了,要叫哥哥听见没?”
“什么啊?你们开什么玩笑啊?刘伟名,你是狐狸‘精’转世啊,这么一个个都被你‘迷’的跟什么似的啊?”金倩本来心情就不好,一听这对刘伟名就更来火,一般的独生子‘女’都不会接受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兄弟或者姐妹的,就好像把自己的父爱母爱瓜分了一样,这是人之常情,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都会不舒服,金倩现在就是这样,虽然刘伟名只是一个所谓的干哥哥。
“知不知道说话啊。”刘少芬当即怒了。
刘伟名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金倩的脾气她已经基本上‘摸’清楚了,她也就是三分钟的火气,等下气就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