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仕途铺路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35节仕途铺路
没了金倩在场,饭桌上也就安静和谐的多,刘伟名和金清平喝着小酒,三人说着一些事情,倒也起了融融。()吃完饭后,金倩依旧没有出来,刘伟名见晚了就起身告辞。
等刘伟名一走金清平就拉过刘少芬问道:“你不是准备撮合倩儿和伟名吧?”
“什么叫撮合,你没看到倩儿今天在这表现啊,明显就是在吃醋啊,既然他喜欢伟名我就帮他一把啊。”刘少芬说道。
“但是伟名不喜欢倩儿怎么办?我觉得年轻人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去‘弄’,我们还是不要凑合。”金清平说了一下便走开了。
“都和你一样黄‘花’菜早凉了。”想到刘伟名这个儿子刘少芬不由得又是一阵笑容。
出来金清平家所在的小区,刘伟名便招了个车往回赶,赶回家之后洗了个澡,然后拿出手机给上次留下号码的高进平和谢建国两人打了个电话,说要他们尽快写份工作计划‘交’给金清平,在两人感谢的声音中刘伟名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上班,由于这是‘私’人去北京,金清平也不想让外人知道,刘伟名便没有用省委的名义去定票,昨天订了票,所以刘伟名今天上午便跑过去拿了票,一上午就干了这事。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带着自己的手提包便跟着金清平上了飞机,时间很快,下午便到了北京,再次回到北京,刘伟名倒是觉得一切都很顺利。刘伟名在希尔顿开了两间房便和金清平两人住在里面。一进房间,金清平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刘伟名隐隐约约的知道是金清平在打电话。
刘伟名便聊地在房间里的商务电脑上面玩着游戏,这时金清平推开‘门’进来拿着一张卡给刘伟名道:“你去这张卡里面取六十万出来,记住,分三个包装好。然后再去物流公司,我早些时间托运了几箱江南省的土特产过来了,你等下去取饼来,记住,这些事情一定要保密。”见金清平说的很严肃,刘伟名也就不敢含糊,应声后便准备出去,却被金清平喊着。()
金清平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道:“你是我的干儿子,我这事要是办成了,对你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很大的帮助啊,所以,辛苦一点,尽量用心去做。”
什么事?又是取钱又是去特产的?应该是送礼,难道是金清平在为省长之为铺路,如果金清平真的当了省长那真的对自己有莫大的好处。想到这刘伟名笑着对金清平道:“知道了金书记。什么事情可以开玩笑,什么事情不能开我分的清楚。”说完便出了‘门’。
对于这个自己呆了四年的北京,刘伟名还是很轻车熟路的,首先拿着单据跑到物流公司取了三大件的土特产,然后叫了辆车送到了酒店的房间,再出去跑到银行柜台,根据金清平的说的密码取了六十万。对于金清平对自己的信任刘伟名当真是感动不已,作为一个当官的来说,这些隐晦的事就算是自己的妻子儿子都不会让他们知道的,但是金清平却很放心的给了刘伟名密码让刘伟名来取钱。
取出来六十万,满满装了一个大包,接着刘伟名便又跑到王府井里,拿着金清平的卡,看见最贵的包一下子刷卡买了三个,去了八万多。()
然后赶回酒店,分别在每个包里面装了二十万。
当金清平看着名牌包和包装的漂漂亮亮的特特产是对刘伟名很是满意,倒是对刘伟名用了多少钱一句话也没问起过。
接着金清平便叫刘伟名去楼下的餐厅订了一个包厢,先预定了五瓶茅台。忙的刘伟名前脚跟打后脚跟,刘伟名心里非常强清楚,不是金清平爱使唤人,只是这些事情金清平是不方便出面的,假如碰见了熟人,一个省委副书记在这人大选举开要开始的时候突然来到北京,又是取钱又是张罗酒宴的,任谁都知道是在干些什么事。所以这些事情一般都是秘书在干,因为认识秘书的人肯定不多。
晚上七点多的样子,刘伟名便和金清平坐在定好的酒店包间里等着,这种‘私’人‘性’质的酒宴是不适合去‘门’口接的,那样太明显,特别是这次邀请那些中央老头子,一个个都是谨慎的要命。
七点一刻的时候,三个人推开‘门’进来了,出乎刘伟名的意料,进来的人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些老头子之类的人,而三个人也是跟金清平年纪差不多的,四十多岁,但是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看到三人进来,金清平赶紧前去打着招呼。
“老万,老李,老高,想见你们一面刻不容易啊。”金清平笑着上去同三人亲切地握着手道。
“老金,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叫见我们一面不容易啊,我看是见你一面才是不容易吧。”其中一个叫老万的人哈哈大笑道。
“是啊,我们在北京这地方没事做,整天都是瞎晃悠,倒是你啊,贵为一方大员,日理万机的。”另一个人也道。
“好了,瞧你们几个的‘摸’样,像个‘女’人一样,既然老金请客,咱也不能客气,开动。”剩下的一个叫老李的径直走到桌子前面坐下。
而这时的刘伟名因为不认识,也不好到招呼,自己身份低微一打招呼倒显得突兀。
“咦,老金,这位是?”坐在桌上的老李看着站在一旁的刘伟名疑‘惑’的问道。
“他啊,我的秘书,刘伟名,同时也是我的干儿子,哈哈。”金清平招呼几人坐下笑着给几人介绍刘伟名。
“各位领导好。”刘伟名恭敬朝几人微微的弯了弯腰后道。
“小伙子不错,人‘精’神,不错,小子,你好福气啊,跟着老金好好干,早晚会飞黄腾达的。”那个叫老万的朝刘伟名点了点头道。
“我说老金啊,你什么时候认了个干儿子啊。我记得你家倩儿在北京念书也念完了啊,你家那丫头在北京可没少惹事啊!”老高想起了一事后道。
“对对对,你不说我倒忘了,你家那丫头再加上我家那丫头,在北京简直无法无天,整个传媒大学被她们两个给‘弄’的乌烟瘴气的,后来我‘逼’着我家那丫头跟着她妈去经商我这才安静点。”老李也嘿嘿的笑着。
“这你可别全怪我家倩儿哦,你家梦晴可也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哦。经商去了啊,现在在哪啊?”金清平笑着道。
梦晴?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她老爸姓李,那她的名字就是李梦晴?哦,刘伟名终于记起来了,上次在酒店里终于陷害自己的那个和金倩一伙的‘女’人不正是叫做李梦晴吗?嘿嘿好家伙。
看着金清平对他老爸的态度,估计这个‘女’人的家世不是一般的牛啊!
“真被你说中了,那丫头确实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他妈要她安安静静的在集团里面当副总,她倒觉得没意思。一个人拿着她妈的一张卡就跑出去经商去了,还正巧,就在你们江南省,我以不知道她在干些什么,反正随她的便,她想怎么‘弄’怎么‘弄’。”叫老李想起自己的‘女’儿也是皱了一下眉头后道。
“在江南省?难怪,我说我家倩儿怎么一天到晚都不回家,原来是和梦晴在一块‘混’啊。”金清平想了一会儿焕然大悟道。
“我说老金啊,你可得帮我看住点那丫头,那丫头要是真没人管天都会被她给捅破的。”老李说道。
“有你家老爷子在还怕她闯祸?我看你家那丫头九成是被你家老爷子给惯坏了,依你家那丫头那泼辣劲,以后嫁给谁有得别人受了咯。”一旁的老万哈哈大笑道。
“谁说不是呢?”老李也是一脸的愁容。
“不说这个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金清平笑着对刘伟名打了个眼‘色’,刘伟名当即明白。匆匆的跑出去要服务员上菜。这种场合吃饭都是不喜欢有外人进来的,即使是服务员,所以刘伟名非常的明白地站在‘门’口,待服务员端菜到了‘门’口他便接过,自己送到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