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挖墙脚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36节挖墙脚
这一顿菜上的也累的刘伟名快趴下了,才上完之后,刘伟名便进去给个人倒酒。www.hotelpropertychina.com·首·发听着几人之间的谈话刘伟名也渐渐的明白了一些事情,这里面年龄稍大一点的是那个叫老万的,听他们之间无意中说起好像是北京市的市长,具体的是正市长还是副市长就不清楚了,不过北京的市长那可不是一般的牛啊。另外一个叫做老高的则是发改委的,具体什么官员就不知道了。以刘伟名的眼光来看估计能上这个桌子的就不是一般的人物,而至于李梦晴的父亲这个叫老李的则是中纪委的,不过听着几人之间的谈话,好像这个老李的父亲那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
听了一阵后刘伟名也知道了这几人和金清平是在年轻的时候一起在北京上青年干部党校培训班时认识的,一般这党校的培训班也就是为提拔灌一个好点的名声,一般都是准备提拔的官员才有能力去上的,听他们几个说那届的培训班一上就上了两年,难怪这几人的关系这么铁。()
不过几人谈的倒是很欢快,苦便苦了刘伟名一个人,几人一阵胡吃海喝,剩下刘老哥一人在旁边倒酒伺候,连个座位都没挨的到。不过刘伟名倒是不觉得委屈,这几人的身份可都不平凡,要是以前的刘伟名就是打死也想不到自己能见到这个层面的人,而且他心里也有点小九九,只要把这几人伺候好了,说不定真的有能力帮金清平‘弄’到省长的职位,到时候自己也就水涨船高了。
“老金啊,你这儿子不错,人懂事,小刘是吧,坐,这里都不是外人,我们和你爸爸那都是拜过把子的,虽然这么多年各自都忙着前途没见面,但是感情依然在,你叫我们叔叔就行了,别拘束,坐下来一起喝杯酒。”那个叫老万一早便是不停地望着刘伟名,对刘伟名始终是一副笑脸站在边上,也不说话,见谁杯子里没酒了便给倒满,而且态度也非常的恭敬,感到非常的满意,这不便招呼着刘伟名坐在他身边。()
“哈哈,老万啊,你叫伟名喝酒啊?那你可得小心点啊,这家伙喝酒那可是我们江南省的一个神话啊,你要不试试?伟名,敬你万叔叔一杯。”金清平那是老成‘精’的人物,一看老万招呼刘伟名坐在他身边便就知道这个老万对刘伟名很喜爱,当即便笑着要刘伟名给老万敬酒,他知道这个老万有个嗜好,那就是嗜酒,而且是最喜欢与人干酒,别人和他干酒干的越是无忌惮他就越高兴,对这人也就越喜爱,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怪癖,不过这不刚好落在了刘伟名的手中,刘伟名在江南省那可是号称酒神。
刘伟名哪会不知道金清平的意思,当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老万老高老李三人的酒杯里倒满酒,然后站起来对道:“三位叔叔,这第一杯酒就是做侄儿的敬您们三位叔叔一杯,晚辈就先干为敬了,您们三位请随意。()”刘伟名恭敬地说完后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老李和老高两人都是微笑着把杯子里的喝了,倒是老万一听刘伟名喝酒了得之后顿时仰头一口把酒喝光然后对金清平道:“老金,你喝酒不行今天找个儿子来和我叫板是吧,行,我还就不信我喝了几十年的酒抵不过这一个‘毛’头小子。”
“老万,我可没和你叫板啊,你也知道,就我这点酒量哪敢和你比啊,你的酒量那在我们这一辈人中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啊,不过伟名的酒量也不错啊,你自己的看着办。实在不行也就不要勉强。”金清平微笑着道,他知道,老万也只是和自己这群昔日的好友才这般的放纵‘摸’样,平时绝对不是这样的。爬到这个位置的人谁不是有着超人一段的隐忍功夫的。()
金清平的话无疑于‘激’起了老万的一直隐忍的暴脾气,果然,老万直接喝道:“那大杯来,我就不信我喝不过你这小子。”
刘伟名微笑着跑出去要服务员拿了几个大杯过来,而且‘私’下地在外面狠狠的灌了几大瓶水,然后到厕所里上了个厕所。开玩笑,那老万能爬到北京市市长的位置上绝对就不是一个莽撞之人,说拼酒那就绝对是酒量过人,金清平已经说了大话了自己绝对不能丢人,所以刘伟名是做足了准备,然后从服务员手里拿着几个杯子进来包间。
桌上还剩两瓶茅台,老万当即都抓在手里拿了一瓶递给刘伟名后道:“你们几个今天可都是裁判哦,今天我老万要是喝不过这小子我就半年不喝酒。”
说完径直的给自己面前的杯子里满满的倒了一杯,刘伟名也不‘露’怯,打开自己面前的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不说那些闲话了,直接喝。”老万把酒杯朝刘伟名面前比了比仰头就喝了下去,刘伟名暗惊,不是这么喝的吧?这杯子可是啤酒杯啊?娘的,这一口干的喝下去这不得出人命?不过刘伟名也下不得了台了,心里暗道豁出去了。
也是仰头就把一杯白酒灌了下去,喝完之后直感觉从胃里到喉咙都是火烧火燎的,这么野蛮的喝酒方法刘伟名倒还真没喝过。
老万见刘伟名一大杯酒喝下去也是面不改‘色’,当即笑着道:“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再来。”接着又是一杯。
这一瓶吗茅台也就两杯就见底了,由于其它几人身份都高,所以刘伟名倒是自己跑出去要守在‘门’外的服务员再去拿六瓶过来,而自己则是偷偷地跑到厕所用手抠喉咙,等呕出来了后才出来,虽然这种醒酒的方法很粗鲁,但是却最直接最有效也是最快捷的。
刘伟名回来之后,刚好服务员拿酒过来,刘伟名便提着半个箱子的茅台回到包间。
老万一见酒就格外兴奋,估计是很久没有这么放纵过了,拧开一瓶酒就开始和刘伟名拼起来。
“老金啊,你这儿子行不行啊?老万的酒量怎么样你又是不清楚,这么野蛮的喝下去你这孩子会不会喝出问题来啊?”一旁的老李看着拼酒的两人皱着眉头道。
“哈哈,你就不要担心了,你可别看着这小子这么年轻便被他给骗了,这小子二十岁的人做事的稳重程度可堪比四十岁啊!这酒量…哈哈,我又一次带这小子去出席一个市里开发区的一个招商引资会,这小子硬是一个人把一桌子的人全部灌趴下了,然后没点事的还送我回去。我估计,就算老万这酒量再好碰见伟名也够呛,我今天可是特意带伟名来找老万这报仇的。”金清平笑着道。
“这么牛啊?老金,打个商量怎么样?把你这儿子让给我,我把他调到我身边来当秘书,这小子做事稳重,懂分寸,而且喝酒还这么厉害,这可是个宝啊。”一旁的老高一听金清平这么说也是眼睛放着金光啊!“怎么啊?想挖墙脚?你还想让我这儿子做一辈子的秘书啊?过两年我就准备给这小子外放,这小子只要在旁敲打敲打,以后的成就绝对在我之上。”金清平眼睛里也是充满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