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门道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39节‘门’道
“走啊。()”金清平看着刘伟名惊呆的‘摸’样,拉了一把。
“哦。”刘伟名回过神来结果金清平手中的提包跟着金清平进了检票大厅,经过一系列的安检,金清平和刘伟名终于坐上了位置上,而刘伟名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呆呆地想着那个警备牌。
“你小子在想什么呢?一路上都是这样。”金清平笑着拍了一下刘伟名的脑袋道。
“没…没什么。”刘伟名现在看金清平的眼光都不同了,开玩笑,认识这样的人那这个省长不是稳当了。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见你小子看见那个车之后就开始发呆了,怎么啦?那车有什么奇怪的吗?”金清平笑着问道,显然,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车不奇怪,可是那个车牌和上面挡风玻璃下面挂着牌子很奇怪。”刘伟名憨憨地笑了一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确实,一般那些人物坐的车确实从外观上看起来不是很牛‘逼’。
“哦?挂着什么牌子?”金清平显然是不知道,皱了下眉头问刘伟名。
“黄‘色’的警备牌。”刘伟名如实的说着。
“哦?嘿嘿,这我倒没注意,我还以为就一般的车呢,难怪对我说道机场经常堵车他派辆车送我要快些啊,原来上面挂了这个啊,哈哈。”金清平听后脸‘色’一变,随即自嘲似的笑了笑后道。
“开玩笑,这车开出来就算是横着开‘交’警也不敢拦啊,肯定快些啊。()”刘伟名在心里嘀咕。
金清平看着刘伟名充满疑问的眼睛后,慢慢地说着:“你啊,还是对有些事情太好奇,你要知道,有些事情知道了对你有好处,但是有些事情没好处。今天我去见的是我父亲当年参加战争的一个战友,我父亲在打战的途中去世了,很多年以后我在我父亲的一些遗物中发现了一些照片和一写日记,当中多次提到过一个人的名字,看起来两人关系很好。而这个人的名字和中央的某位领导的名字一样,虽然当时有过想法,但是却不敢去明确是不是。后来这位领导退休了。今天这事关键时候了,我就想着去试一试,结果,呵呵,还真是。伟名啊,我年轻的时候和大多数的人一样,只注重实干,认为拉关系拍马屁都是歪风邪气,到了现在我才知道在上面没有关系没有后天是寸步难行,要不是我在江南省发展了这么多年,根深蒂固我早就被人给下了课了。这次人大对于我来说是个关键时机,五十来岁对于副部级干部来说是个尴尬的年纪,不能上就只有下了,所以这次我便只有拼一拼了。这些话我只对你说,是想你多学点东西,不过你要记住,当官的人,就算是对自己的家人,也得只说三分真话,打太极拳才是当官的说话方式,而且对于一些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千万不要下定论,知道吗?”金清平突然凝重地刘伟名道。()
金清平当真是把刘伟名当成了自己的接班人,随时都不忘把一些心得告诉刘伟名,刘伟名也在努力的学习着。
“嗯。”刘伟名点了点头。
“我当年吃过一些亏,所以不想再让你吃亏了,所以你遇到一些关系的时候就要使命的抓住,在官场上就是就一个原则,不进则退。昨天我要你和老万拼酒,就是要你和他碰‘混’过脸熟,不过倒是没想到他却下了个承诺,他那人对承诺倒是还蛮认真的,现在你可能不会用到他,或者说你这一生可能都没机会用到这个关系,但是当那一天你需要这个关系的时候说不定这个关系会帮你很大的忙。”金清平想起老万的醉酒后的‘摸’样笑了笑道。
“他们和我不一样,虽然是同一辈人,同样的起跑线,但是他们在上面都是有关系的,他们的上一辈人在上面都不是一般人,我这个草根百姓是注定赶不上他们的。()”金清平突然笑了笑道。
刘伟名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也默认这个观点是对的,古时候就有你一句话嘛“朝中有人好做官”,只要中国永远实习这种官员任命制这种情况就永远存在。
飞机降落在林阳机场,出了机场‘门’老王就已经在等候了,在上飞机前刘伟名就打了电话给老王,说好了自己下飞机的时候要老王在这等着。上了车先送金清平回了家,因为认了干爸干妈,刘伟名倒也没以前那么客气,直接上了楼准备吃了饭再走。
金清平显然今天很高兴,拿起上次的那种‘药’酒和刘伟名对饮着,倒是在一旁的金倩依旧对刘伟名爱理不理的。
“伟名啊,你明天有没有时间啊?我是说下了班之后。”刘少芬对刘伟名道。
“没什么事?妈,您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这样的,金倩这丫头决定住单位宿舍,我也觉得应该让她一个在外面多锻炼锻炼,这丫头就是太娇气了,你明天没什么事情就过来帮她搬点东西。”刘少芬瞪了金倩一眼后道。
“不用他帮忙,妈,我自己能搬.”金倩丝毫不理会刘伟名道。
刘伟名倒也懒得和她计较,笑着对刘少芬道:“好的,妈,我下了班就过来。”
离开了金清平的家,刘伟名便就打了个车回到公寓,这两天也确实够忙的,刘伟名感觉现在全身的骨头就像是散了架一样。洗了个澡,就倒头大睡。直接睡到第二天大清早。
秘书每天的工作其实也差不多,早上七点起‘床’,然后坐上老王的车去接金清平,再然后便是和金清平一同去省委省政fu食堂吃早餐,接着便是正式上班,其实上班的时候秘书要做的事情并不多,接待客人,替金清平跑‘腿’,再然后便是写一些演讲稿、讲话稿、总结稿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其实千篇一律,没什么大多值得伤脑经的地方,接着下午下班后送金清平回家。这是固定的事情,不固定的事情就多了,出席宴席、金清平‘私’下安排的一些任务,还有就是像上次去北京一样的这种类似的事情。看起来好像秘书要做的事情并不多,但是其实海了去了,刘伟名感觉自己自从当上了金清平的秘书后就再也没有休息过一天了,不过刘伟名倒是蛮喜欢这种滋味的,起码充实。
刘伟名现在就期待这金清平当上省长的那一天,省长的秘书和省委副书记的秘书那是两种事情。虽然金清平现在在省委省政fu里面也算是实权派,但是真正要算起来的话来金清平这里走动的官员在省委书记、省长、和党群书记几个里面算是最少的,毕竟前三个那是省委省政fu系统的前三把手,掌握着实权,而金清平虽然在常委会上占有一席之地,但是手上的权利毕竟有限,一些不够资格上常委会讨论的事情金清平便‘插’不上嘴,他也只能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也就是来金清平这汇报工作的基本上都是商业这个系统里面的官员。
如果金清平摇身一变变成省长,这个局面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刘伟名这些脑袋里面全部都是这个事情。有时候刘伟名也会认为自己其实不够成熟,不够稳重,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那种境界,就算是有也做不到不把自己的心情放在脸上这种本事。而反观金清平,却做的很好,随着人大在即,整个省委大院里面都洋溢着一种紧张的气氛,但是金清平却依旧每天做着该做的事情,态度依旧和以前一样,上班的时间非常的严肃,下班后依旧是笑眯眯的。人大的事情从来就没见过他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