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请客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43节请客
当出了省委大楼时,金清平对刘伟名打了个眼‘色’,刘伟名赶紧跑到金清平跟前。()·首·发
“我现在先去陪欧阳部长吃饭,你中午自己安排,下午两点在办公室等我就行了,接下来会比较的忙,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金清平在刘伟名的耳边轻轻的道。
刘伟名郑重的点了点头后把金清平的公文包递给金清平,然后等到金清平和欧阳部长往食堂方向去了之后刘伟名才转身。()刘伟名现在可是不是一般的高兴啊,他曾经做过最好的预想也就是金清平升任省长,可是没有想到最后的事情竟然是金清平摇身一变变成了省委书记,估计这下省委大院掉眼镜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吧,不知道省长周长雄听到你这个消息后是什么表情,刘伟名嘿嘿地笑着。
突然想起谢建国和高进平这两个人,心里暗道,这两个人这次算是真的压对宝了啊,哈哈,想到这刘伟名立即拿起电话给吴明华打了个电话:“吴厅长啊,我是伟名,您好。”
“吴厅长,中午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我请您和高部长在金陵酒店吃顿饭,请务必赏光啊,上次你们请我这次一定要我请了,好好,现在就去吧。()”刘伟名呵呵的道。
刘伟名当然不会这么天真的真的是想回请他们一顿而已,对于金清平担任省委书记这个消息目前知道的人估计除了何英杰就是自己了,但是今天中午金清平和欧阳部长吃过饭之后估计就会有不少的小道消息传出去了,刘伟名当然要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先给这几个透‘露’点消息,虽然这个消息并不是什么机密,但是对于当官的人来说,早一分钟知道这种任命的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结果的,这个人情刘伟名当然要卖,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啊!
刘伟名步行到了金陵酒店,然后订了一个包间,然后在里面等着吴明华几人,不一会儿,两人出现在了包间,哦。不,是三人,谢建国也在内,刘伟名是真的不知道这谢建国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阳林市。()
“伟名老弟,你这可不够意思啊,请客竟然都不叫上我。”谢建国看到刘伟名便道。
“哈哈,我哪知道谢哥您竟然也在阳林啊。”刘伟名也是一脸笑意的招呼几人坐下。
“我刚好在阳林有点事情要处理,这不,听老吴说你今天中午请吃饭我便立马过来了。”谢建国笑呵呵地道。刘伟名暗道这个谢建国的副市长还真是当的爽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倒有三百天都呆在阳林。还是当领导好啊,起码不用向谁请假,想走就走,不像自己这个当秘书的,天天都得跟着领导跑。
“老弟,怎么想起今天中午请我们吃饭啊,我们还准备晚上叫上你一起出去打打牌呢。()”吴明华笑着道。
“嘿嘿,今天上午发生了点事情,我想这件事情可能对你们有点用处吧,所以就想来通知你们一下,咱们先点菜,等下边吃边聊,今天中午说好了所有消费都算我的,你们谁都不准和我抢。”刘伟名招呼过来服务员,让众人点餐。刘伟名始终记得一点,自己只不过是个秘书,所以说话做事,无论对谁都保持着三分的恭敬,这是给以后留退路,他可不想在当秘书的时候就把整个江南省的官员都得罪个遍。
几人听了刘伟名的话后都是眉头紧锁,心里在想着到底什么事情值得刘伟名这么着急的来通知自己几人,但是刘伟名不说几人也不好强问。
当吃放吃了一半的时候。刘伟名终于慢慢的说道:“我也不掉几位老哥的胃口了,今天上午中央组织部的欧阳部长到了省委,直接在小会议室里召见了金书记,欧阳部长可是第一个召见了金书记哦。”刘伟名话也不点破,就像何英杰对金清平说话时的语气一样。
刘伟名话一说完,吴明华三人顿时瞪大着眼睛看着刘伟名,这话刘伟名这个刚进省委三个月的菜鸟都听的出来又何况这些起码都在官场‘混’了二十多的年的官场老油子呢,半响后高进平结结巴巴的道:“真的?”
显然他是不相信这是真的,金清平当了省委书记这个消息的确是让人震惊,当然,刘伟名现在倒不觉的震惊了,金清平在北京后那样的“手眼通天”的人,这个省委书记倒不是很意外。
“几位老哥,这个事情是真的,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我能也不知道,我只是和几位老哥说说这个事情罢了,谢市长和高部长下午应该还有事情还有事情要忙吧,那我就不敬你们俩的酒了,至于吴厅长,今天中午咱们可要好好的喝几杯了。”刘伟名笑着道,他知道,这个消息说出来之后谢建国和高进平肯定要回去忙着做许多的准备了。
“那一定,一定。”吴明华不同,他一直都是金清平的老铁杆,所以倒不需要做什么,当然,金清平担任了省委书记这个消息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那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毕竟现在大家可都是在金清平这一条大船上‘混’饭吃的。
刘伟名的目的便就是把这个消息带到,让在座的人都欠他一个人情罢了,至于说喝酒那只是个借口。稍微和吴明华喝了几杯之后刘伟名便回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是不见金清平,刘伟名估计金清平还在陪欧阳部长喝酒,看着办公室,刘伟名笑了笑,过两天就要换到省委一号办公室了,刘伟名不禁感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一生注定是要官运亨达,从今省委大院到现在的省委书记秘书、江南省第一秘书仅仅只‘花’了三个月时间,而反观和自己当时同时呆在秘书办公室的那些人?刘伟名不禁苦笑,或许那些人这一生都得呆在那个地方,这都是个人的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