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亢奋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48节亢奋
“你答应娶我就是为了不再吃方便面了?”张云吗满脸的怒容道。()
“啊?不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又答应娶你了,这不是开玩笑吗。”刘伟名看着张云佳的怒意还以为自己说娶她她生气了连忙解释道。
“哼,你以为本姑娘没人要啊。”张云佳一听刘伟名连说娶自己都不情愿,心里十分的难受,说完便不理会直接倒‘床’上睡觉去了。
“不是吧?云佳?真的生气了?”刘伟名不明所以的‘摸’着脑袋看着生气的张云佳。
“没有,我困了,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一下。”说完便直接把毯子罩在自己身上。
“还说没生气?唉,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刘伟名喃喃的嘀咕了一句,便就开始干掉手中的那碗面条,接着便又把注意力其中在了面前的电脑上面。
“真是个呆子,就不知道过来哄哄我。”张云佳看着刘伟名马上就没有理会自己了在心里骂道。
“唉,原来是这个样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刘伟名的眼光终于从电脑上挪开,伸了个懒腰之后,他现在是彻底的‘弄’清楚了钢管厂的经营模式和生产的链条。
必掉电脑,到张云佳‘床’边一看,才看到这个‘女’孩子早已经睡着了,而且睡的极不安分,本来盖在自己的身上的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踢开,而且由于穿着的是宽松的睡裙,直接被她翻到了腰上面……心里暗道这个丫头还真是个狐狸‘精’,这要是换作了别人估计都会直接忍受不住扑上去了吧。
刘伟名生怕自己会忍受不住心里那强烈的冲动,赶紧走了出去,不过走出去之后便有返回来了,身手轻轻地把毯子从张云佳身下拉了出来盖在张云佳身上。
不过刘伟名还是忍住了掀开内‘裤’偷看一下的念头,盖好毯子之后便出了‘门’,心里在想着,这‘女’人穿着衣服的确比没穿衣服堆男人的‘诱’‘惑’力更大,想起上次在宾馆,自己看着那个‘女’人虽然也是冲动,但是还是没到这种地步,刘伟名一脸猪哥的‘摸’样想着?
由于yu火焚身,刘伟名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拧开莲蓬头冲洗着,当冷冷的水流从头上冲刷下来之后刘伟名才感觉自己的‘欲’火消减了那么一点,同时也骂了张云佳一声狐狸‘精’。()
洗完澡,刘伟名也就感觉有点乏了,稍微休息了一下后便开始睡觉,可是一睡在‘床’上便想起张云佳,想起她修长的‘腿’。刘伟名感觉自己越想就越处于亢奋状态,越亢奋便也就越想,一直这样翻来覆去的直到晚上三点多刘伟名才彻底受不了睡眠的困扰才睡着,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彻底成了熊猫眼。刘伟名把这一切都归咎在了张云佳的身上。
第二天一上班,依旧和昨天一样,办公室里面是人来人往,而且大多是实权派的人物,其中更是不乏像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这一类以前属于阳林天的人,这些人都比较的现实,而且也懂得观摩事实,本来金清平的势力便就不小,在常委会上有着说话的权利,那时候只是手上没有实权便也没人觉得他可怕,可是现在,突然之间成了省委书记,一把手,这些见风使舵的人哪会不知道怎么做啊,通常省委书记抓不住权利的只有两种情况,一般是省长过于强硬,第二种便是省委书记是新来的,本地派当然会进行对抗,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省长周长雄在金清平还只是省委副书记的时候便就降不住金清平更何况金清平现在摇身一变变成了省委书记呢,而第二个便更不成立,金清平在江南省辟场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几年,在整个省委常委里面,在江南省资历最长的便是他了,‘门’生无数。()所以这些人一个个都投到了金清平的‘门’下,这也是必然的事情。
虽然办公室里人来人往,但是刘伟名要做的事情也仅仅只是端茶倒水而已。刘伟名找了个空闲拨了吴明华的电话,问吴明华要了江南省钢管厂的资料,本来吴明华是要叫人送过来的,但是刘伟名还是拒绝了,自己跑了一趟,好在从省委大楼到省政fu大楼也不过就几百米的距离而已。()刘伟名看来一上午的资料,对于江南省钢管厂也大致有了了解,但是这不是问题的根源,刘伟名知道问题的根源在于钢管厂的领导身上,便又去了一趟人事部,为了不让金清平要查钢管厂的消息走漏出去刘伟名多了一个心眼。他把江南省的几个大企业的所有领导人的简历和资料都要了过来,说是金清平想要所有关于企业领导的资料,这样也就不会走漏风声了,一上午,刘伟名便就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这些资料,对于江南省钢管厂的领导刘伟名也在心里有了大致的了解。
江南省钢管厂的厂长,徐勇,47岁,曾任华阳市林道县县委书记,三年前调到钢管厂任厂党书记,也就是从他来了之后,江南省钢管厂开始出现巨额的亏损。而且听金清平的口气,好像这个徐勇是林永泉一力推荐上来的,所以这个徐勇要是真的有什么手脚的话那么林永泉肯定在里面得来好处,要是事发了,他也绝对脱不了干系。虽然这件事情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徐勇有鬼,但是人家账面做的清清楚楚,一分一毫都记录在上面,任你查夜查不出上面名堂来。不过刘伟名却坚信一点,那就是只要你莫伸手,伸手绝对会被抓的。这里面绝对有鬼,只是以往查的人有顾及,不敢往深一层去查罢了。
而厂长曾进刘伟名却有点看不出来了,这个曾进是钢管厂的老员工,属于一步一步爬上来的那种,担任厂长也有八年了,按理说一个老员工是不会这么不顾及厂里的利益完全把钱往自己包里放的人,但是假如徐勇真的做了这些事情的话那么他是绝对不可能瞒得住曾进这个厂长的,所以这个曾进也多少有点问题。其余的小虾米刘伟名也没有认真的看,只是大致了解一下,这些小虾米就算是参加了也绝对只是一个小的帮凶而已,没有厂长和书记点头他们是绝对不敢做的。
一上午就想些这东西想了一上午,下午两点刘伟名跟随着金清平坐上了省委一号车,一辆奥迪a8,当然,司机依然还是老王。后面跟着的是省长周长雄的车,这是要去接新来的省委副书记江映雪,一个‘女’的副省委书记,这在刘伟名的记忆里还是头一次,而且刘伟名早段时间看了一下江南省历任的一些部级干部,也是清一‘色’的男的,这个江映雪估计是江南省第一任‘女’部级干部。
“伟名啊,再过一周便就是省人大了,我这段时间的重点是人大会议的举行,你下午去人事部把人大代表的名单和简历都拿过来,我也好看一看,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金清平在车上道。
“好的。”刘伟名点了点头,人大会议是金清平上任的第一件事情,那是绝对不能出差错的,要是出了差错那就说明金清平这个省委书记的驾驭能力有问题,所谓的人大上的差错就是把上级领导要选的人给落选了,这就是大事件了,比如说这次,上级领导定的周长雄为省长,那么这次选举就一点得把周长雄选为省长,要是没选上,那就是金清平的问题了,没有能力执行上级领导的决策,那么金清平这个省委书记就算是当到头了,有时候刘伟名倒是觉得中国这种体制倒是真的很搞笑,明明是人大选举,却偏偏人选早就内定了,出了问题还得人大主任(一般的人大主任都是由省委书记担任的)负责,但是刘伟名觉得这样也好,假如真的由人大代表去选的话那就真的不知道会选些什么人出来当领导了,只要随便给点好处,基本上就‘乱’了套了,而且一个这么大的中国要是一天到晚去进行选举拉票那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台湾,弹丸之地,每年的选举丑闻数不胜数,丢尽了中国人的脸,要是咱们中国整个大陆也是这样,估计这事情就有的看了。
车停在了机场入‘门’口,由于秘书长何英杰早就打过了招呼,所以金清平周长雄一行人便就直接由特殊的进口进去走到了下机口处,飞机是亮点到了,时间刚好,这时从飞机上面走下来一类人,一看就是当官的,当官的有当官的一种特有气质,那就是眼神都非常的凌厉,气势也比较的慑人,但是整个人却是很沉稳的感觉,官当的越大,这种气质体现的越明显。
意见那群人下来飞机,金清平便加快了步伐迎了上去,握住最前面的一个领导的手道:“白部长,您好。”
“哈哈,金书记,好多年没见了,这次组织上给你压了一副重担子啊!”所谓的白部长应该也是中央组织部的副部长,因为不可能中央组织部的部长会来干这种带新官上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