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酒后乱性(一)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54节酒后‘乱’‘性’(一)
“啊?可能不行,我上午过来都还没有请假,下午真的不能再矿工了。()·首·发”刘伟名无奈地道。
“难道你就不能陪陪我吗?我在你心目中连这点地位都没有吗?”金倩哭的更凶了。
“别哭了别哭了,我陪我陪行不行,唉,我给金书记打个电话,要是挨批了我也认了。”刘伟名算是折在金倩手里了,拿出电话给金清平拨了一个电话:“喂,金书记,您开完会了吗?”
“哦,伟名啊,你怎么搞的,怎么一声不响就跑出去了”金清平显然对于刘伟名不大声招呼就不见了人影的作风非常之不满意。
“我…我…”刘伟名硬是半天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这时旁边的金倩一把抢过手机,一边哭一边对金清平道:“爸,我是倩儿,你能不能给伟名批一下午的假,我想他陪陪我。”
刘伟名一听金倩说这话就傻了,这一边哭一边说着让自己陪她这让金清平怎么想啊,刘伟名汗如雨下。()
“哦,倩儿啊,你怎么啦?这么大人怎么还哭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有什么事和爸爸说。”一听金倩哭了起来金清平也非常的心痛,但是官场中培育出了他不紧不慢的‘性’格。
“没事,爸,我就是心情有点不好,想让伟名陪陪我。”金倩说道。
“哦,这样啊,你让伟名接下电话吧。”金清平道。
金倩把电话递给了刘伟名,刘伟名小心翼翼地道:“金书记。”
“伟名啊,今天这事就算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要先请假,这是工作作风问题,知道吗?”金清平严厉地说道。
“对不起,金书记,我以后不会了。”刘伟名有苦说不出,唯有认错。
“恩,你今天下午就休息吧,记得好好对倩儿,这也丫头表面上看起来‘挺’坚强的,其实都装的,内心很脆弱,好好陪陪她,晚上到家里吃饭。”金清平突然话锋一转,从一个领导的身份立即变成了一个父亲。
这转化之快快的刘伟名根本招架不住,唯有道:“好的,金书记,我知道了。()”说完金清平那边挂了电话。
“我爸怎么说?”金倩问道。
“没怎么说,批评了我一顿,然后叫我好好陪你。”刘伟名无语的道。
“对不起哦,让你今天挨了批评。”金倩低着头道。
刘伟名当即傻了,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转‘性’了。知‘女’莫如父啊,难怪金清平说金倩只是表面上坚强,其实都是装出来的,平时看起来疯颠颠的没心没肺,其实也是个脆弱的小‘女’生,一半脆弱的‘女’人都会引起男人强烈的想保护的‘欲’望,刘伟名现在边就是这种情况。
“没事,我也难得休息一天,今天就当是你为我找了个借口,咱也旷工一天。”刘伟名嘿嘿地笑着。“既然领导都说要我陪你,那我今天就全力当好这个三陪的角‘色’吧,说,现在去哪?”刘伟名不想气愤这么沉闷,也是想让金倩开心点,于是开着玩笑。
“什么三陪啊,说的这么难听,咱们去喝酒吧!”金倩仰起头望着刘伟名道。()
“喝酒?你发烧吧。”刘伟名算是彻底被金倩给打败了,刚刚才正常了一下,现在又开始不正常了。
“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喝酒,特别的想,答应我好吗?”金倩眼里带着泪‘花’,像个小‘女’孩一样摇着刘伟名的手,用渴求的眼光看着刘伟名。
刘伟名差点摔倒,这个‘女’人角‘色’的转换简直都快赶上她爸爸了,不过刘伟名能不答应吗?显然不能。
“酗酒可对身体不好,你一个‘女’孩子最好还是不要喝这东西,今天特殊,就答应你一次,仅此一次。不过现在酒吧都还没营业,晚上再去吧。”刘伟名无奈地道。
“我现在就特别想喝,咱们买点酒到我房子里去喝吧,我特想放纵一回。”金倩道。
“不是吧!好吧,但是你要向我保证,绝对不允许喝醉。”刘伟名说道。
“好。”金倩点了点头。
刘伟名无语的在旁边的便利店买了四瓶啤酒,他可不敢买白酒,估计金倩一碰白酒就会倒,刘伟名心里早就想好了主意,他知道金倩现在心里肯定特别的难受,喝酒只是找个发泄的对象而已,所以他准备一进去给金倩一瓶,然后自己懵喝,把三瓶都喝了,估计金倩一瓶啤酒应该不会醉,然后自己再找个借口把金倩带出去玩,什么公园游乐园什么的,估计在外面疯一天她心情也就好了,那么自己这三陪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打定了主意,刘伟名提着四瓶啤酒招了个出租车便带着金倩往她的公寓而去。
“还是那句,我先说好,绝对不许喝醉。”到了房间刘伟名再次提醒了一下金倩。
“恩,我会的。”金倩今天出奇的乖顺,一句话也没有顶刘伟名,这反倒让刘伟名觉得‘挺’不自在的。
刘伟名直接用牙齿咬开酒盖递了一瓶给金倩道:“慢点喝,别喝的太急,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就喜欢喝酒呢?我知道你心里现在很难受,有什么难受的现在都说出来吧,说出来会好受点。”
金倩喝了一口后觉得口腔里非常的苦涩,但是苦涩中却又带着兴奋。
“我和他是同一所学校的,并不同系,他是音乐系的,我是播音系的,那时候学校里的男生都‘挺’无聊的,‘弄’了一个什么校‘花’榜,我听说我被凭为第一名,我对这个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就因为这个该死的校‘花’榜,每天出‘门’进‘门’的时候总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讨厌死了。其实我起初并不认识他,只听同宿舍的一个‘花’痴‘女’说起过,说音乐系的钱友亮长的超帅,而且非常有钱,开着一辆宝马,吉他弹的非常的好,还说什么全校的‘女’生都为之疯狂。我对这些‘花’痴‘女’人非常的鄙视,也没怎么兴趣去了解这个钱友亮,后来学校组织了一次文艺汇演,我是主持人,而他参加了一个节目,是吉他的自弹自唱。在排练的那天我拿到名单,看着上面钱友亮的三个字顿时对这个人觉得好奇,我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这‘门’让‘女’人疯狂,轮到他的节目的时候我特意站在幕后听着,我记得那天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牛仔‘裤’,身上背着一把吉他,确实,真的很帅,我不否认,他确实就是我年少时梦里白马王子的‘摸’样,他身上有着一种桀骜不驯的气质,走上台什么话也没说,开始唱,唱的很好,很动听,在他唱完的时候他突然对着下面的人说,虽然是排练,但是看的人依旧很多,他说‘我今天把这首歌献给我喜爱的一个‘女’生,我想告诉她我喜欢她,她的名字叫做金倩’,说完他转过头看着站舞台边上的我笑了笑。我当时完全傻了,但是我承认,我的确被感动到了,那次是我平生第一次有着心跳加速的感觉,后来他开始约我吃饭,请我看电影,顺其自然的,我便成了他的‘女’朋友,他这人很‘浪’漫。说话也很动听,我开始只是对他喜欢,后来我承认,我是爱上了他,可是渐渐的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是一个极为保守的‘女’人,我坚持认为我的身体要到结婚的时候才能‘交’给我的丈夫,所以和他在一起一年,我也仅仅只是和他牵手而已,但是他很不满意,三番四次都想得寸进尺。但是都被我拒绝了,后来我便感觉他对我渐渐的开始冷漠了起来,直到在他毕业前的不久,我无意中经过一个酒店,看到他搂着一个‘女’人从酒店出来,我当时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就那样傻傻地站在酒店‘门’口,直到他走到我身边发生我,他推开那个‘女’人向我解释,我什么话也没说,打了他一个耳光就跑回了宿舍,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灰‘色’的一段时间,毕业了,我也没回家,一直呆在北京,因为他家也是阳林市的人,所以我不想回来这里,我准备到北京找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我喜欢的,却被我爸爸给‘弄’黄了,知道这个消息我非常的难受,就是那天我第一次跑到酒吧去喝酒,后来遇上了你。”
金倩一边说着一边喝着酒,眼里一直流。刘伟名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他知道。金倩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倾听者。而对于金倩的故事,刘伟名也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很明显的校园感情的桥段,只不过这个桥段却并不纯洁,一个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而另一个确实到处吊‘女’人的‘花’心大少,纯洁如一张白纸的少‘女’被‘花’心大少的伪面具给骗了,以为这就是心中的白马王子,以为这就是自己的梦。本来梦破了谁都会难受,特别是美好的梦,而且金倩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子,往往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不会再改变,现在当她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坚持的竟然是一个错误的时候心里的难受刘伟名能够想象,所以见到金倩现在泪如雨下的‘摸’样,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他无声地陪着金倩喝酒,金倩突然大哭,刘伟名把金倩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知道‘女’人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一个肩膀,金倩哭着哭着一把搂住刘伟名的脖子仰着头望着刘伟名道:“你可以‘吻’我一下吗?我特别想疯狂一回。”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金倩的脸蛋非常的红,而眼神也比较的涣散,说话嘴里带着浓浓的酒气,刘伟名知道,金倩这是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