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酒后乱性(二)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55节酒后‘乱’‘性’(二)
刘伟名看着金倩那‘迷’醉的眼神还有那娇‘艳’‘欲’滴的嘴‘唇’真的很想‘吻’上去,但是他知道,金倩这是喝醉了,只是一件荒唐的事情,狠心推开金倩,转过脸道:“金倩,别疯了,你喝醉了。www.jsusj.com·首·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既然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忘了他了,他还要出现?我知道他是个‘浪’子,是个畜生,当是我就是忘不了他,我恨他,真的恨,是他打碎了我的梦,我要报复他,他不是想要我的身体吗?我今天就把我的身体给你。”金倩带着酒意一边‘抽’泣一边撕心裂肺的说着,随着刘伟名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当刘伟名猛然一回头的时候便发现金倩不知何时已经把衣服解开了……这时的他已经忘了这是哪里,自己是谁,对方是谁,在他的意识只剩下一个意念,那就是自己是男人,而对方是‘女’人。
当一切都静止的时候,两人互拥著汗流满身的对方,刘伟名趴在她的身上,和她一起喘著气。她轻抚著刘伟名的头发,时而用力抱紧刘伟名,用手轻拍著刘伟名的背,像个母亲在抚慰著小婴儿一样。www.qlprint.com
刘伟名靠在‘床’上,着身体,在随意丢落的一副口袋里掏出烟点燃,长长地吐出一口烟,然后又‘抽’一口,又吐出一股浓烟,反复着。而旁边一向嫉恨别人‘抽’烟的金倩只是用毯子紧紧裹住身体,眼睛望着天‘花’板,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眼睛里带着泪‘花’。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刘伟名终于吐出最后一口烟,把烟蒂就扔在房间的地板上,然后又掏出一根烟,点上,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后,道:“倩儿,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我是自愿的,我没喝醉。”金倩的声音突然变的很冷静。
“我知道,但是我依然觉得对不起你。”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没什么,身子‘交’给你总比‘交’给他好。”
刘伟名很无语,这句话说出来让刘伟名觉得很不是滋味,难道自己竟然就是只比那个男人好一点吗?
“我会负责,你是我的‘女’人。”刘伟名突然很肯定的道。
“我不用你负责的,你没有必要这样给自己压力。()”金倩转过脸看着刘伟名。
“我知道,但是我依然要这样做。”刘伟名笑了笑道。
“你真的很傻,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希望穿上‘裤’子之后可以不用负责的。”金倩也是笑了笑道,但是笑过之后眼睛里依旧有泪水。
“我可能就是那百分之一的男人吧!嘿,你后悔吗?”刘伟名问道。
“后悔,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悲,疯狂过后我现在觉得我很放松,自从那件事情出了之后我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现在想起他脑中也只会冒出可耻两个字而已。”金倩淡淡的道。
“做我‘女’朋友吧。”刘伟名突然道。
“以后再说吧,现在还不想这个问题。”金倩转过身抱着刘伟名躺在刘伟名的怀里,接着道:“我现在只想躺在你的怀里睡一觉,这样觉得很安稳。”
“你喜欢过我吗?”刘伟名在金倩的脸上亲了一下后道。()
“喜欢,其实上次见过你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所闹出的那一大堆事情之后,我冷静的想了想,发现自己确实是在吃醋,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即使是爱,我也不知道有多少。”金倩想了一下后说“当哪一天我真的觉得自己爱上了你我就嫁给你,在这之前,咱们还是朋友,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自从上次在酒店里尼说过那些话之后,我对你很好奇,我想知道你一生的经历。”
“有什么好讲的,其实很平凡,很多农村孩子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这些在你们城市孩子里觉得匪夷所思罢了。我家在农村,就在明阳市的一个算是偏远的山村里吧,我们那里的人们普遍都没什么文化,所以也不知道出来闯的道理,都是靠山吃山,每年到头就是望着田里的那点收成,家家户户都没什么积蓄。我家里听说以前在当地是一个大户,曾爷爷是一个地主,读了几年的书,算是一个秀才,后来被家里被斗了,死了,在死之前留下一句话,被作为我家的古训,“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我父亲便和其他的村民不一样,自己省吃省喝,硬是供我上学,从小学到初中,我也算争气,考到了明阳市一中,这是明阳最好的高中,只不过一个在大山里的农村家庭哪有这么多的钱来供给孩子上学,学费对于农村家庭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想读书,不想辍学,便自己在外面打工赚钱,记得高一暑假那年我一十六岁,那次父亲告诉我说下一期的学费凑不出来了,要我辍学,我记得那时候他说完这话眼睛都湿了,但是我不想辍学,我一个人跑到了明阳市,白天在一家砖厂里面背砖,算是装卸工的那种,从早上八点干到晚上八点,有三十块钱一天,大人都是六十,老板说我是小孩只能算半价,但是我不在乎。白天背砖,晚上我就去市里面转一圈拾破烂,一个暑假下来我赚了两千二百块钱,虽然钱赚到了,但是手上却没有一块好的皮,两千两百块钱加上助学金奖学金还有父亲的一点钱,便也就过了,高三那年,我母亲得了病,家里的钱全部都治病了,没有一分钱,我便在利用周末在外面发传单,暑假在一家冰棍厂里打工。后来考上了大学,清华大学,这在我们那山村里却是出了名了,但是依旧没有钱‘交’纳高昂的学费,我留在明阳市里利用手里的打工剩下的两百块钱,到我三舅家借了一辆三轮车,开始在大街小巷收废品,边收边卖,晚上没地睡便就睡在废品上面,不得不说收废品却是是一个‘挺’赚钱的行业,一个暑假我赚了三千多块,而且我也在收废品中学习到了许多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做人道理。到大学了基本上就简单了,北京是个大地方,机会多,而且学校的奖学金也高,主要是学习的时间不多了,我干过促销,做过调查员,很多很多,大学四年基本上没有过家里一分钱。虽然过程很辛苦,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埋怨,我在这里面学到了很多很多做人的道理。”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回忆着说道。
“很想去你家乡看看,相比起你来我觉得我这些算是白活了,吃得好用的好,却还在埋怨着父母,现在想起上次我爸爸对我发的脾气倒还觉得‘挺’对的,他当然应该也是这么过来的。”金倩听完后看着刘伟名眼神几乎呆住了,她不明白,这样的一个男人,这么些年究竟吃了多少苦,但是他竟然没有一句埋怨。半响后,金倩才回过神来,很有感悟的道。
“每个人都每个人的人生轨迹,这些年的经历让我学会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珍惜,凡是属于我的东西我就会拼命抓住,绝对不会让他丢掉,因为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就不多,这么些年来我仅仅地抓住每一个机会,现在算是出了一点点的头了吧。”刘伟名说着,低下头一看,却见金倩早已经睡着了。
刘伟名看着金倩那美丽的脸盘喃喃的道:“我会紧紧地抓住每一个属于我的东西,机会是这样,‘女’人也更实在这样。”
可能是由于刚刚的那一阵子消耗了太多的的体力,刘伟名也渐渐的抱着金倩睡了过去。
直到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弄’醒,刘伟名‘迷’‘迷’糊糊地打开手机一看,是金清平的,吓的当即清醒连忙接过来:“喂,金书记。”
“你们两个在哪玩啊?这么晚了都不见回过电话过来,不是叫你们俩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吗?”金清平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金书记,我们忘了时间了,您稍等,我们马上就回去。”刘伟名道。其实不管是金清平的心里还是刘少芬的心里,都早已经把刘伟名当做了自家人,所以说话都会自己说回家。
“恩,快点吧,都做好饭了。”金清平加了一句后挂了电话。
刘伟名推了推依旧在熟睡中的金倩道:“倩儿,快点起‘床’,家里在催了。”
“哦。”‘迷’‘迷’糊糊的金倩喃喃的说道,就在刘伟名转身准备穿衣服的时候突然听到金倩一声痛呼,刘伟名连忙转过身来,只见金倩坐在‘床’上,双眉紧皱,似乎很痛。而身上的毯子却滑落到了腰间,‘露’出了赤luo的上半身。
“啊,你还看。”金倩突然发现刘伟名一眼都不眨的看着自己赤luo的身体一下把毯子给扯了上来,怒视着刘伟名。
“又不是没看过,‘摸’都‘摸’了。”刘伟名对金倩的态度很不满,在一旁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金倩当场发飙,而在发飙的时候却也双颊绯红。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问你怎么了?哪里痛?”刘伟名可不敢真的惹这位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