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女人的第六感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57节‘女’人的第六感
“她和你说的?”刘伟名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首·发
“没有,感觉的出来。”江映雪很简短的额道,或许是处于‘女’人的第六感。
“我说江大书记,您是一个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啊,怎么和三大姑七大婆一样喜欢说些这东西了啊?”刘伟名开着玩笑道,他此时已经忘记了江映雪那省委书记的身份,就像是很一个大姐姐开着玩笑一样。
“怎么啊?不就是说我八卦吗,八卦可是‘女’人的专利,虽然我有个省委副书记的头衔,但是我还是‘女’人啊。再说,一天到晚都作出一副领导的样子多累,‘女’人不像男人,男人天生就是适合拼杀的动物,特别是在官场这种地方,而‘女’人不停,‘女’人更多的是想找个宁静的地方呆着。”江映雪突然被刘伟名勾起了心中的感叹道。
“对不起哦,江书记,我刚刚说话放肆了。()”刘伟名看着江映雪的态度,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了。
“以后下班后就别把我当做领导,我不喜欢这样,叫我名字吧,江书记这个头衔听着都让人觉得陌生。”江映雪估计是一个人初来乍到,这里一切对于她来说呢都十分的陌生,所以很有些感触。
“那我叫你映雪姐吧,行吗?”刘伟名试探着问。
“随你吧,有什么事没有?没事陪我散散步。”江映雪道。
“没事,刚刚吃的太饱正准备消化消化呢。”刘伟名憨憨地笑着道。
“嘿,有时候真的‘挺’羡慕你们年轻人的,年轻真好,可以做许多的事情。”看着刘伟名憨憨的样子江映雪突然觉得心里很触动,自嘲地笑着道。
“你也不老啊,说实话吧,要不是您顶着一个省委副书记的头衔让我知道你的大概年纪我都以为你最多只有35岁。”刘伟名实话说着。
“真的?”江映雪高兴的问道,年轻的‘女’人喜欢别人说她漂亮,少‘妇’就喜欢别人说她年轻。()不漂亮的喜欢别人说她有气质,既不漂亮又没气质的‘女’人喜欢别人说她很有‘性’格。这是一句至理名言,所以江映雪的高兴倒是非常的合乎情理的。
“我说的是实话。”刘伟名肯定的道。
“嘿,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说过我,你这小伙子说话还真的很动听,是不是经常拿这话去骗小泵娘啊?”江映雪确实是很开心,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恨人这么轻松的聊过天了,在官场里说话做事即使是自己做出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会先考虑后果,考虑到别人会怎么想,确实是很累,所以与刘伟名这么毫无心计的闲聊让她觉得非常的放松,心里的那份沉重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两人就这么沿着小路边走边闲聊着,微暗的灯光照耀下来,使这一幕显的特别的有一种意境。
“映雪姐,你这话可就真的冤枉我了,说心里话吧,说‘女’人年轻漂亮今天是第一次,我一向都不是很会和‘女’孩子打‘交’道,曾经有个‘女’孩子说我这人很木讷,情商和智商完全是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讽刺。”刘伟名也突然间有点感触,说这话的‘女’人很明显的就是他以前的那个‘女’朋友。()
“哦?嘿嘿,说这话的是你‘女’朋友吧?”江映雪看到刘伟名突然变得沉重的话题后道。
“是,只不过后来跟着别人跑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我感觉很奇怪,说心里话吧。我当秘书也有两个月了,看见每个领导我都会很费心地去巴结,去让对方对自己有好感能够让对方记住自己,但是遇见你却不一样,我完全没有这种想法,甚至都无法把你当做一个领导看待。”刘伟名笑着道。
“哦?那你把我当做什么?”江映雪好奇的问道,其实心里她对刘伟名也是这般想法,这个男孩子在自己面前没有丝毫的做作,没有官场中那些人的阿谀奉承,使得她对刘伟名有着一种特殊的好感,就像是有种对待自己弟弟一般的感觉。
“说不上,就好像是对待一个邻家的大姐姐一样的感觉。”刘伟名努力地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后道。
“有这么老的姐姐吗?”江映雪脸上不自然的‘露’出一抹羞红,她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当时今天竟然会被一个比自己年轻将近二十岁的男孩子的一句话而‘弄’的脸红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真正老的人是不会说自己老的,你见过那些老人又谁天天把老子挂在嘴边的吗?你这叫风韵,真的,我可没有奉承你哦。”刘伟名没有注意到江映雪脸上的那一抹羞红,不然的话他绝对会惊讶的连下巴都丢掉的。一个高高在上的副部级干部竟然会在自己面前脸红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小子,是存心调戏我吧?还风韵,一般奉承一位‘女’人都会说美丽漂亮,实在不漂亮会说有气质,要是连气质都丝毫算不上会说有‘性’格。你这奉承一位‘女’士用上风韵,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江映雪哈哈大笑道,其实心里有着一股小甜蜜,很窝心的感觉。
“你的美不是美丽和气质能够形容的。”刘伟名看着江映雪那美丽的‘摸’样突然有种心动的感觉,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
“你这人,是存心让我在你面前领导的威信全无吗?”江映雪被刘伟名这没来由的一句夸奖说的心‘花’怒放,小脸儿终于无法掩饰的羞红了起来。
“恩赫,对不起,我失态了。”刘伟名顿悟,自己的言语确实过于轻浮了,他内心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了,按理说他明白自己不是一个这么轻浮的人,但是今天在江映雪面前一再失控,刘伟名暗自在心里呼了一口气,好在自江映雪并没有要和自己计较的意思,不然自己这政治生涯当真是走到头了。刘伟名在心里暗道,‘女’人真的是祸水啊,‘色’字前面一把刀这句话可一点都没错。
“你这傻小子,还当真了,和你开玩笑的。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种和你聊天的感觉,不关乎利益、不触及政治。很轻松,我忘了我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江映雪看着刘伟名低着头一副懊恼的‘摸’样笑着道,随后便是有感而发。
而刘伟名则是呆呆地听着江映雪的话,心里感叹,一个‘女’人能够走到这一步,其中肯定有过许多的艰苦辛酸的历史。刘伟名突然有种想保护江映雪的冲动。
“陪我坐坐吧。”江映雪指着一旁的一个长椅道。然后自己坐了下去。
刘伟名不敢挨得的太近,虽然自己心里很想,但是江映雪的身份还是让刘伟名或多或少有着顾及。
“嘿嘿,怎么啊?你很怕我啊?”江映雪看着刘伟名很小心的‘摸’样笑着道。
“没有,这是对一位‘女’‘性’应有的尊重,算是那个什么绅士风度吧。”刘伟名以一个玩笑来掩饰着江映雪这句话对自己造成的尴尬场景。
“你不要说了,我很清楚的,到了我们这个级别的人都是没有朋友的,比你级别低的或是不是这个圈子的会想方设法讨好你,从你身上得到好处。比你级别高的会注意着自己的一言一动,会拿一位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在对他讨好,在想他身上得到好处。即使是同级别的也会以为你是有目的的。这种生活过的很沉重,很没有意思,整天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在算计着自己的前程、利益。”江映雪突然道,说完之后便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这种话在一个干部身上说出来就是一种不成熟不稳重的体现,江映雪没想到自己一直都守在心里的话会在一个小年轻身上说出来。
对于江映雪的话刘伟名深有感触,记得上次同金清平去北京,明明都是一群多年的铁哥们,虽然坐在一座表面上看起来很亲热,但是人人都有着自己的小九九,就算是金清平也是故意在讨好,官场,真是一个只有利益的圈子。
“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怎么到成了金清平的秘书了?这么年轻便当了一把手的秘书可是很少见的,连我都觉得惊讶呢。”江映雪发现自己说的话过于沉重后换了个话题道,这也是她心中一直对刘伟名‘挺’惊讶的,一般一个领导选秘书都会看一个重点,那就是这人的工作经验,或者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说在这个圈子里呆的时间,因为一个不懂得这个圈子一些潜规则的菜鸟用起来会非常的麻烦,也会坏很多的事情,特别是像金清平这个级别的领导。这也就是省部级的秘书一般都是一些三十多岁的人。当然,江映雪选张云佳那是个例外,是没得选的原因。
“算是侥幸吧,其实过称很简单。”刘伟名慢慢地把自己怎么一步一步的当上金清平秘书的过程说了出来,当然其中很多不能说的东西刘伟名便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