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丈母娘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0节丈母娘
“你到底开不开啊?”金倩等得不耐烦了,朝刘伟名喊道。()
“开,开。”刘伟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在钥匙上的恶按钮上按了一下,然后车子发出了滴了一声,解了锁。
金倩直接在副驾驶座上坐下,刘伟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生怕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都是对这这车的侮辱一样。小心翼翼地坐在了驾驶位置上。车内非常的舒适和豪华,感觉与以往坐的车非常的不一样,究竟哪不一样刘伟名便说不上来,虽然他喜欢车,但是却没有能力去了解车,所以他知道的也并不多。
这次没有等到金倩再催促,刘伟名直接发动了车子,慢慢地启动着,脸上的表情非常之‘激’动。刘伟名开着这样的名车心里‘激’动的要命,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但是越是这样,他心里的疑问就越加的深重。金清平一个如此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如此张扬?一个当了二十多年的官,官至部级干部,而且金清平以前还主管着工业,手里有着千来万的灰‘色’手里并不是很困难,但是让刘伟名费解的是金清平竟然如此张扬的买了这么多的名车,这不是明摆的告诉别人他是贪污的吗?而且不需要其它的证据,光凭这几辆车的不明来历就可以判他一个无期,因为光凭金清平的薪水要买这车那是天方夜谭。()
刘伟名终于忍不住问了道:“倩儿,这车是金书记买的?”
“当然不是,我爸小气死了,会买这车。他啊,衣服都不准我们穿的太名贵,说是太招摇不好。”金倩无聊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道。
“哪是谁的?”听到不是金清平买的刘伟名心里便安定了许多,但是这车价值真的不菲不是金清平买的又会是谁买的呢?
“这是我姥爷买的,那辆宝马z4也是,丰田是我妈买的。”金倩淡淡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刘伟名惊讶的表情。
“你姥爷?我怎么从来没听你们说过啊?”刘伟名道。()
“姥爷去年便去世了,姥爷最疼我了,这车是他在临死之前要我妈代买的,说是这两辆车算是给我的嫁妆,这辆是给我未来的夫婿的,那辆宝马z4是给我的,另外他还买了一栋别墅,算是以后做我的新房。唉,这个世界上好人总是命不长,姥爷人真的好,很温和的一个老人,小时候我要什么他就给我买什么,许多许多的东西我问我爸要我爸都不给,我便去问姥爷要姥爷总是笑着对我说,他说‘倩儿啊,你爸爸是在那个位置,所以不允许他太张扬的,以后你要什么东西尽避过来问姥爷要,姥爷的钱不像你爸的钱,可没人敢管’,只是姥爷去年去世了。”金倩一说到这声音就开始低沉,显然有着想哭的意思。
“对不起哦,我不知道这些,勾起了你的伤心事。”刘伟名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没事,我知道你‘挺’好奇的,这事碰谁都会好奇,毕竟这两部车加上那栋别墅总共价值是一千万。我今天都说给你听吧,省得你憋在心里难受。我姥爷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白手起家,建立起了鼎天集团,鼎天集团你听说你过吗?”金倩反过头来问刘伟名。()
“你说鼎天集团?”刘伟名这次惊讶的差点不把车直接撞到电线杆上去,鼎天集团哪个阳林市的人不知道,江南省最大的‘私’有集团,旗下企业囊括了地产、金融、餐饮、零售等等行业,是江南省‘私’有企业的的一个巨头,具体资产多少这就不是刘伟名所能了解的了,刘伟名万万没想到这个鼎天集团就是金倩的姥爷建立的,刘伟名在心里暗道昨天晚上还说希望今天别想昨天一样‘弄’的那么的惊心动魄了,结果,今天更加的惊心动魄,刘伟名都快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简直有点受不了。
“对啊,就是鼎天集团,姥爷身体不好,一直有心脏病。所以等集团走上正轨的时候便一直是由我妈在打理。姥爷就我妈这一个‘女’儿,姥姥也是很早就去世了,但是姥爷却一直没有再娶,和我妈两人相依为命。去年姥爷突然心脏病突发,还没送到医院就已经逝世了,后来我妈在姥爷的保险柜里找到一封遗书,遗书就是他所有的股份都转‘交’给了我妈,而且还说他在自己家的车库里面停了两辆车,当做我的嫁妆,白‘色’的一辆给他未来的外孙‘女’婿,红‘色’的那辆给我,还买一栋别墅,给我做新房。()说是他知道自己可能没命等到看到我穿婚纱的那天了,所以便买了这些东西给我做嫁妆,希望我能原谅他没有参加我的婚礼。我妈在姥爷去世之后出任集团董事长,其实以前集团也就是一直都是我妈再打理的,只不过姥爷去世之后,我妈也觉得心灰意冷,便高薪从猎头公司请了一个华尔街的人来公司出任总经理,打理着集团的一切。她自己便天天呆在家里洗衣做饭,只是每周一去参加一次董事会而已。”金倩一边说着一边掉着眼泪,显然,金倩和姥爷的感情非常之深厚。
刘伟名这下全部知道了,知道为什么金清平不怕别人查他钱的来历了,这事任谁去查也差不清楚,就算金清平贪污的再多,只要你没有确凿的证据你也没办法给他定罪,因为本来就有钱,所谓的灰‘色’收入原本就不存在,法律上也没规定当官的不准用老婆的钱吧。最让刘伟名惊讶的还是刘少芬,这么一个天天在家洗衣做饭,还整天和‘女’儿斗嘴,非常和蔼的‘女’人竟然是鼎天集团的董事长,身家几何刘伟名简直不敢去想。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却宁愿住着普通的房子,过着普通的生活,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少芬啊,你是真的把伟名当做‘女’婿看了啊?”金清平的家里,等到刘伟名和金倩一出‘门’金清平便问着刘少芬道。
“什么叫我真的把伟名当做‘女’婿看了,你没看到倩儿那‘摸’样吗?见到伟名来了那喜欢劲,我是过来人我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想法?另外,我估计他们两之间可能做了什么了。”刘少芬神秘兮兮的道。
“什么做了什么啊?”金清平没反应过来道。
“哎呀,你怎么是个木头啊,男人和‘女’人能做什么。”刘少芬鄙视的‘摸’样。
“什么啊?你们说他们两偷吃了禁果?这还得了。”金清平当即暴怒,作为一个父母,有这种情绪是非常的正常的,相信任何一位父母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会和金清平一个反应。
“你发什么火啊,我只是说可能,又没一定,我只是从倩儿的一些动作和行为中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罢了。再说了,就算是真的做了什么你有什么办法?你是准备把倩儿逐出家‘门’还是准备把伟名送到监狱安上个强jian犯的罪名啊?现在这些年轻人和我们那辈人不一样了,而且最主要的是我相信伟名这孩子是一个老实孩子,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才会让倩儿过的幸福。咱们家不缺钱也不缺势,找‘女’婿没必要去找那些什么‘门’当户对的,只要倩儿喜欢而男孩子又是个可靠的人就够了,咱们想什么?不就是想倩儿过的幸福吗?你说是不是?”刘少芬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其实昨天她发现端倪的时候和刘伟名的一个想法,那就是暴怒,但是冷静之后想一想,也能觉得这也没什么,说不定还是好事,所以今天毫无犹豫的把金倩老爷送给未来外孙‘女’婿的车都给刘伟名开去了,不要怀疑刘少芬的眼光,作为一个过来的‘女’人是不是处‘女’她基本上可以从你的一些形态和动作看出来你是不是处‘女’,比如嘴‘唇’的颜‘色’的深浅、行走时的‘腿’形和步伐,处‘女’走路的胯骨是不摆动的,不是完全不摆,是摆的不厉害,如果不是处‘女’她走起路来,连pp都是整体在摆动,你在大街上看看老‘女’人的走资和中学生的比比就知道原因了,不是处‘女’的就不摆,她走起来路来胯骨都是动的,已经分开了。虽然这个不是很准,但是也有一定的根据‘性’的,所以刘少芬看出了端倪。
“嗯。”金清平坐下后认真的想了想了刘少芬的话,觉得是这个道理。
“其实我觉得伟名这孩子很好,倩儿配他绝对不会亏待她,我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的,从伟名平时说话和做事上我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而且人勤奋、聪明肯学东西,而且人也孝顺,这种男人现在也不常见,我一开始可就有把倩儿嫁给他的想法。”刘少芬哈哈大笑道。
“你就别在这做你的丈母娘的美梦了,他们两自己的事自己去做,我没意见,只要伟名对倩儿好就行了,不然,我还真不会放过他。”金清平拿起手边的一份报纸一边翻着一边道,但是谁也不会怀疑他话语中的可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