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敲竹杆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1节敲竹杆
“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刘伟名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后道。
“什么问题?你今天问题真多。”金倩不耐烦的道。
“这是最后一个,我想问既然妈知道这是姥爷留给你未来夫婿的,那他为什么给我开第一次?难道…。”刘伟名笑的很怪异的看着金倩,意思便不言而喻了。
“难道什么?”金倩有点不明白,随即像是明白了似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半边,“难道你个头啊,瞎想什么啊?你还真当我是我爸和别的‘女’人生的啊,我妈再没眼光也不会看上你做‘女’婿吧?本小姐那是天资聪慧、才高八斗、人家人爱、‘花’见‘花’开。再看看你,长着一张这么有考古价值的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配不上我,我妈品味不至于这么差的。”金倩极力的说着话那掩饰着自己的害羞。
“是极是极,我又没说我配的上你,那你解释一下你妈为什么让我开这车?”假如以前刘伟名不了解金倩的话说不定听过这话之后立马就会翻脸,但是现在刘伟名已经对金倩的‘性’格有所了解了,她越是嘴上说不在乎一件事情就说明她越在乎这件事情,就像现在,听着金倩在嘴上把自己骂的一无是处,甚至连具有考哭价值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但是刘伟名却知道,她越是这么说就代表金倩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了。()
“我怎么知道,那老太太谁知道她整天在想些什么,还是我爸说的对,自从我妈见到了你开始后说话做事就开始疯疯癫癫的了,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她失散多年的儿子。”金倩嘟着嘴道。
刘伟名没有说话,脸上很严肃,认真的看着前面,金倩见刘伟名突然不说话了,变的很严肃突然有点害怕,轻微的道:“对不起哦,伟名,我说的太过分了,其实我是开玩笑的。”
“做我‘女’朋友吧。”刘伟名突然转过脸很认真的道。
“给我时间吧,好吗,我们认识的时间还太短,我不想这么早就确定恋爱关系。www.cqhtg.com”金倩看着刘伟名认真的‘摸’样害羞的低着头道。
“好,多久我都会等你的,等到你真的爱上我的那一天咱们就结婚,不过你要记住,你是我刘伟名的‘女’人。”刘伟名异常坚定的道。
“还真的霸道。”金倩心里非常的欢喜,男人越是这样对‘女’人霸道,‘女’人心里就越高兴,这是男‘女’的本‘性’,男人天生就有着占有‘欲’,而‘女’人天生有着一种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占有的‘欲’望。虽然心里开心,但是嘴上却还是嘀咕了一句霸道,这是金倩的一向作风。“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刘伟名偏过头问金倩。
“你哪这么多的问题啊?烦死了,快说。”金倩不耐烦的道。
“我说过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我是想问你,咱也在这马路上兜了有十来分钟了,我都是往大路上走的。你要是再不告诉我我们要去哪的话我就准备把车往外环线上开了,反正环线又不会断路,我们可以继续聊,永远都会有路走,咱们就来个环城一日游怎么样?”刘伟名笑嘻嘻的道。()
“哎呀,都是你,这么多问题,‘弄’的我都忘了说正事了,去海天酒店吧,梦晴姐还在等我呢,烦死了你。”金倩拍了一下脑‘门’过后便开始埋怨着刘伟名。
“李梦晴?她请你去你叫我去干嘛。”刘伟名冷冷的道,刘伟名一直是一个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的人,对他好的人他会十倍百倍的对你好,而对他有仇的人他同样也会十倍百倍的奉还出去,这是他这么多年在社会打拼而练出来的‘性’格,是非恩仇心里由着一本无比清楚的账册。上次李梦晴帮着金倩出谋划策对付自己的事情刘伟名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的,金倩他不知道怎么说,她是金清平的‘女’儿,而金清平对他的恩情犹如再生,就算金倩做过再对不起他的事情他也不会恨金倩,但是李梦晴不同,要不是刘伟名上次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而冲出去了,说不定刘伟名现在正在老家田里呆着了,那样他这一生可就毁了。刘伟名曾经便说过,因为他从小拥有的东西就比别人少的多,所以他练就了一个‘性’格,那就是格外的珍惜每一样属于他的东西,谁要是从他手里抢走了东西那就是在他的碗里抢了‘肉’,那绝对是刘伟名的逆鳞。而上次李梦强无疑就是要枪了他现在一切的人,所以刘伟名已经深深的恨上了李梦晴,因为事情最后并没有发生,刘伟名不可能去恨李梦晴,而去做出什么报复的举动,但是这恨却是一直在心里的。()
“哎呀,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感是我和梦晴姐不对,那样对你我也觉得太过分了,但是那件事情主谋是我,梦晴姐也是被我‘逼’着给当了帮凶的。再说了,那事情不是没发生吗?你就当我们请你免费看了一个美‘女’的脱衣舞不行啊。而且梦晴姐今天也是特意请你去吃饭,想给你赔礼道歉的。人家一个‘女’孩子都这样低头了你一个男子汉你好意思和一个‘女’孩子计较吗?大度点不行吗?何况梦晴姐还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原谅好不好。”金倩一看刘伟名的听到李梦晴名字后的眼神和语气就知道刘伟名心里对李梦晴还有恨,便开始极力地为李梦晴开脱。
“不好。”刘伟名非常肯定的说道。
“你……。”金倩本来以为刘伟名会答应,结果没想到刘伟名会否定的这么肯定,气的金倩当即说不出话来。
“除非你答应做我‘女’朋友。”刘伟名看到金倩那气极的模样接着笑着回了一句。其实在金倩说了那些话之后他就想清楚了,自己确实没有必要去和李梦晴去记仇啊什么的,第一、自己是男人,对方是‘女’人,男人不能和‘女’人一般计较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古训了。第二、刘伟名虽然在仇恨上面确实算的上是一个遮瑕必报的人,但是大局观他还是分的很清楚。当上次在北京碰到了李梦晴的父亲,而且还隐晦地知道了李梦晴的爷爷可能是一位不可估量的大人物之后刘伟名当时就在心里暗自道以后即使不能与李梦晴叫好,但是起码不能闹得不愉快。在人家的背后势力面前,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小人物,小到人家打个喷嚏自己都会倒得地步,刘伟名不是一个看言情小说单纯的学校小男生,知道自尊心在这个社会上是需要实力才能够得到满足的,再者李梦晴和自己并没有深仇大恨,何况人家现在已经摆出了一个道歉的姿态出来了,自己要是再斤斤计较那就真的是个彻透彻脑的傻子了。刘伟名当然不是傻子,自己说出那句话之后便把问题想的非常清楚了,而那句话只不过顺嘴的一句话而已。
当然,这么好的一个敲竹竿的机会刘伟名怎会放过?本来刘伟名是对金钱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一点好感都没有的,甚至于还有一点讨厌,讨厌她的大小姐脾气。但是在上次见到金钱哭泣心碎之后的另一面之后刘伟名的心就有了微微的一点颤动了,觉得金钱这个‘女’孩子原来也很可爱,而且很惹人怜。之后便糊里糊涂的发生了那种关系。虽然金钱可能并不一定认为自己就是刘伟名的‘女’人,但是在刘伟名的心里,金钱就是自己的‘女’人,既然是自己的‘女’人那么自己就要好好的对待人家,给人家幸福,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就应该抓紧在手里,确定关系,甚至于结婚,这就是刘伟名这个小人物的逻辑。所以刘伟名便开始拿这个敲着金钱的竹竿,虽然知道这个最多只能算是一个玩笑,但是有些事情,玩笑比起正式说起来更有效,当然,前提是双方都有这个意思。
“你想的美,我不是说好了吗,等到我彻底爱上你的那天就答应做你的‘女’朋友甚至于妻子都行,但是现在不行,因为我还没有爱上你。”金钱为之气结,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这种事都拿出来要挟,就像是做生意一样,但是心里多少还是会感到幸福的。
“难道不能先做了‘女’朋友然后再培养感情吗?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刘伟名还在极力的劝说着。
“男人都认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珍惜,你以为我傻啊?所以我一定要等到我认为你是值得让我付出一生的男人时我才会答应你。”金倩自认为很聪明的道。
“得到?难道我还没得到吗?我们可是连夫妻之间的事情都做了啊!夫妻之实都有了难道还在乎多一个名吗?是不是?”刘伟名呵呵地笑着道。
“你去不去?不去休想我以后再理你。”金倩一听起刘伟名说起这个就开始脸红害羞,却假装发怒来掩盖自己的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