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女强人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2节‘女’强人
“去去去,我去行了吧,姑‘奶’‘奶’。()”刘伟名本来也只是开开玩笑调调口味而已,见金倩真的发怒了当即开车转头往所谓的海天酒店而去。
开着名车,载着美‘女’,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事情啊。香车美‘女’,对于男人来说最具‘诱’‘惑’力和最想征服的那样东西现在都在刘伟名的掌握之中,刘伟名突然间感觉飘飘‘欲’仙,这种感觉真爽,而更让刘伟名觉得爽的是周围的人看到自己的车和车里的美‘女’那种羡慕的眼神,刘伟名记得曾几何时,站着路边对别人投去羡慕的眼神那个人就是自己,而一转身,现在的角‘色’已经发生了彻底的转换,自己从主动变成了被动了,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口吞掉二十个摇touwan般,兴奋的让人心脏都受不了。
刘伟名把车开到海天酒店前面,一个穿着制服的保安走上前来,看到车上的标志脸上全是震惊,眼里散着兴奋的神‘色’,似乎有种这辈子能见到一辆这样的车就算死了也值得的模样。()然而,当保安抬起头,看到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金钱时,更加的震惊。在转头看着刘伟名,眼里却散着嫉妒的眼神,同时在嘴里嘟喃着这年代,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娘的,有了这个好的小老婆还有个这么好的大老婆,这年代为什么好东西都被这些人全部占了。大家一般都俗称车是男人的小老婆。
跟着保安的指示刘伟名把车停到了里面的停车场里,而不是停在外面的车位上,保安这么坐也是怕这辆车引来人们的围观,这样的车,即使在整个林阳市也没几辆啊。
手里拿着钥匙边上跟着大美‘女’,刘伟名潇洒的在旁人羡慕的眼神中走进了海天酒店,根据金钱说的包间号推‘门’而入。
包间里李梦晴正一个人在拿着镜子补着妆,对于刘伟名的不敲‘门’而入并没有一丝的不满流‘露’出来,而是笑着收拾了手上的小镜子放进随身的小包里,笑着站起来,伸出手对刘伟名道:“刘秘书,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这次略备薄酒以示歉意。()”
“哈哈,李小姐严重了,上次都只是误会,大家都是朋友,朋友之间做做恶作剧那是正常的事情,按倩儿说的,我还免费看了一场脱衣舞了,所以我还得感谢李小姐呢。”刘伟名在体制内干了这么久,天天耳濡目染,金清平的功夫他也学了四五成了,这点表面功夫他还是做得非常的地道的。
“真不要脸,你还真喘上了,还脱衣舞呢,要是上次你真的做了什么我敢保证你现在绝对不会坐在这了,梦晴姐,别说他一般见识,咱们开吃。”金倩瞪了刘伟名一眼后笑着金倩道。
看着这两人的表情,李梦晴似乎凭直觉感觉着那人之间有着些许的暧昧,会心一笑后道:“不会少了你的吃的,刘秘书请坐。”
“李小姐,客气了。”刘伟名微微欠身后坐下。
“我说你们两别这么文绉绉的行不行,叫名字会死啊,刘伟名,我发现你现在开始和我爸一模一样了,就像个老官油子了,而梦晴姐你也就是个‘奸’商,你们两个人的这对话我就听着别扭,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朋友了,刘伟名,梦晴姐比你大两岁,以后跟着我叫梦晴姐。()梦晴姐,你千万别再叫那个什么刘秘书了,我听着容易生耳屎,你直接叫他伟名或者小强都行。”金倩一副被这两人打倒的模样,直接指手画脚的替这两人做了决定。刘伟名听过金倩的话后差点有点想吐血的冲动,他实在是没想到金倩竟然会想到给自己安上一个被周星驰给神话了的人物姓名,只是这个姓名实在不敢恭维。
“金大小姐,你就积点口德吧。我也不那么见外了,以后就叫你伟名吧,来,这一杯我敬你,向上次的事情给你赔礼道歉。”听过金倩的话后李梦晴也是哈哈大笑,金倩的‘性’格她还不知道,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心里想着什么嘴里就说什么,从来都不会把话在嘴巴边打个转儿的人,然后端起酒杯向刘伟名道。
“梦晴姐,真的没有必要,上次的事情还真说不准是谁对不起谁。上次我对你的态度也不怎么好,这杯酒也当是我给你赔不是吧。www.jlgxhq.com”刘伟名见李梦晴这么而客气他觉得‘挺’尴尬的,自己说完后仰头把酒给喝了下去。
金倩看到李梦晴和刘伟名终于关系好了心里很高兴,他就是最怕李梦晴和刘伟名两人之间的有矛盾,为什么怕她就不明白了,反正这是她心里最原始的想法。
“倩儿,很久没听你抱怨你的工作了,说说,这新工作怎么样啊?”李梦晴当真是‘女’中高手,一杯酒下去面不改‘色’,反而微笑着对金倩道。
“哎那时候一心想进电视台装,觉得其它工作都是垃圾,现在在这里待了几天了,觉得这个报社的记者也不错。我现在正跟着师傅在学,过几天就可以出师了,哦,说道这个事情我还想问问你们俩呢,过几天社里分配了一个报道让我写,是关于房地产这方面的,你知道的,我分到了经济这个版面的负责小组里,所以报道的东西都是关于经济方面的。而恰巧我对经济是一窍不通,自己正在恶补。但是这篇稿子的时间来不及我自己去了解了,所以就想问问你们两,咱们江南省的房地长的近况怎么样?以及稍微给分析分析以后的房地长情况又会怎么样?特别是你,梦晴姐,你是干这个的,对这个肯定特别的了解。”金倩一说到这便想到了这件事情。
“看来你还是要多学学啊,你今天还真问对人了,房地长这块牵涉到两个大头,也是对房地长情况影响力最大的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政fu的,政fu的政策直接决定了房产的发展趋势,第二个便是房地产商了,这个便不用说了,炒楼的什么都划为这一类人。今天在这里还真是折两方面的人都有,你先听听伟名的分析吧。”李梦晴看着刘伟名道。
“这个房地长我也不太懂,我学的不是经济专业,而且现在工作也基本上与这个不挂钩,但是我可以说说我个人对江南省房地长的看法。我觉得整个江南省房地产的形式都是非常的好,而且在几年内都会是这样的势头,中国近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基本上可以说是由房地产发展起来的,整个江南省的经济并没有被完全的调动起来,政fu也会积极的采取一些措施和颁布一些政策来促进房地产的发展,只要有政fu的政策帮忙,房地产想不红火不行啊。”刘伟名想了会儿道,他确实对这些都不懂,也从来没接触过,所以对于一些深奥层次的他都不是很明白,刚刚这些都是他自己想到的而已。
刘伟名说完,李梦晴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刘伟名,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李梦晴对于这个刘伟名便留了个心眼,派人查了刘伟名的底细,这部才刚了解到刘伟名的底细金清平便成了省委书记,刘伟名也变水涨船高的成了书记秘书。李梦晴不想接手自己母亲的公司,她认为接手别人的东西有个什么劲,要做就做自己的事业,虽然不在乎钱,但是她在乎这个过程,一个自我体现自我完善的过程,于是一个冲动之下问她妈要了三千万便跑到了林阳市来准备创业,后来一发现,整个行业里最红火的莫过于房地产了,但是房地产要求的资金投入比较大,风险也比较大,好在对于李梦晴来说钱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便毅然投身到了房地产行业中吗,一干就是两年,两年的商海翻腾使得她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学生妹了,懂得的东西太多了,而且近来她也明白了一个问题,房地产的这个行业里的经营者要想赚钱就必要和我政fu官员打好关系,有什么第一时间得到政fu政策和规划的消息便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是李梦晴虽然‘混’了两年,公司也已经经营的有模有样了,但是令李梦晴郁闷的是却一直没和一个可以接触到这些消息的官员,她不想找自己的父亲母亲或者金清平出面,她觉得自己既然跑出来创业就绝对不会动用父辈的关系。但是不去找父辈的关系她又上哪去找这种政fu官员呢?而这时正好得到金清平提拔为省委书记的消息,李梦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伟名,一个省委书记的秘书什么事情接触不了?只要他每天听金清平的工作报告半个小时都会知道全部省委的秘密,更何况只是一些房地产的信息呢?这才有了今天李梦晴请刘伟名吃饭这一出。在商言商,唯利是图本来就是商人的本‘性’,李梦晴这么做倒是没有一点的不妥之处。
原本在李梦晴的印象中,刘伟名只不过是一个只知道阿谀奉承的秘书而已,而在大部分的秘书中,都是没有什么能力的,这也是秘书派的通病,但是如今听的刘伟名的这段话让李梦晴对他有了很多很多的改观,以及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