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求助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4节求助
刘伟名走进咖啡店,这时李梦晴看到了他站起来朝他挥了挥手,刘伟名便朝金倩的方向而去。()·首·发
“坐,要什么?自己点。”金倩笑着对坐在对面的刘伟名道。
“随便吧,我对这个没什么研究,随便来一杯吧。”刘伟名随意的说着,他对这个咖啡本来就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咖啡对于他来说还不如可口可乐好喝。
“ok。”李梦晴打了个响指,那边的‘侍’者便走了过来。
“给这位先生来一杯卡布其诺。”李梦晴笑着对‘侍’者道。
“你地这个很了解?”刘伟名看着李梦晴熟练地样子后道。
“说不上,我比较喜欢咖啡,喜欢喝咖啡的那种感觉,轻轻地呷上一口,那浓郁的香气便在瞬间,涌向咽喉再浸入腹中,有一股香醇的暖流,层层包容。()接下来的却是一份浓浓的苦,那就是咖啡的味道,苦涩而寂寞,正如那悄然流逝的爱情童话,尽避很美却已如微风吹过,淡淡的没有痕迹。慢慢地品尝细细地体会苦涩过后竟也有些淡淡的香甜,残留在‘唇’间存溢于心上那种另样的滋味,让人难以释怀亦,不忍舍弃。”李梦晴很入情的说着。
刘伟名没想到李梦晴竟然对咖啡这么的深情,还能说出这么美的句子。倒让刘伟名觉得大感意外。
“你说的真美,咖啡,苦尽笆来,我能理解的就这么一点。”刘伟名呵呵的笑着。
“你理解的其实是至理,苦尽笆来,没有苦便没有甜。伟名,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李梦晴终于回到了正提上来了。
“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办到。”刘伟名肯定的道。
“是这样的,我想你也应该听说了,省里准备在南郊建一个文化休闲城,初步估计会建一个图书馆、一个博览馆、一个体育馆还有一个休闲公园,这个计划早就拟定好了,估计要不了多久便会开始进行勘测动工了,你知道,国家的建设人人都想‘弄’,其中的原因当然不必明说,何况这次还是一个这么大的工程,所以很多人都盯在上面,不妨有很多大的集团都准备参加投标,我的建安集团去年也成立一个自己的施工队伍,而且我敢说质量绝对过得硬,所以我想请你帮帮忙,看看能不能让我们建安在你们分一杯羹。()”李梦晴缓缓道来。
刘伟名没有说话,一直在思索着。这种政fu的工程说是投标,其实都是假的,在投标前中标公司早就已经内定了,这都是找的关系,没有关系即使你的方案和能力再好,也中不了标。政fu这次这么大的手笔其中的利润当然不言而喻,刘伟名沉思了一下后道:“梦晴姐,我一直有个疑问,或许你不知道,我见过了你的父亲了。”
“什么?你见了我的父亲?你怎么可能见过我的父亲?”本来说的很平稳的李梦晴,见到刘伟名这么一说惊讶的道。
“是的,我上次跟着金书记去了一趟北京,和你父亲一起吃的饭,在饭桌上她说起了你我便知道了他是你的父亲。我很好奇的是,你的家世这么庞大,为什么这种事情你还要来请我帮忙呢?我相信,只要你一个电话,整个江南省没有谁敢不让你中标,不说其中一小部分,就是全部也没人敢说个不字。()”刘伟名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嘿,没想到你还见过了我的父亲,这么和你说吧,我的家世是我的家世,我是我,一、他们与我无关。这么和你说吧,人活在世界上,总得有点追求,总的去找点什么东西来体现自己完善自我,我不是为了赚钱,家里的钱足够我挥霍十几辈子,我出来自己干就是为了完成一个体现自我价值的过程,我想享受这个过程,如果如你所说,我什么事都靠着家里的一个电话,那么我这个过程完成的还有什么意思,我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坐在家里当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舒服一些,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李梦晴看着刘伟名道。
刘伟名还真的没想到李梦晴竟然是一个这么自强的‘女’孩,确实,如果她要依靠家里她还出来开什么公司啊,她出来开公司本意便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体现自我价值的,如果靠了家里的关系那就是体现的家里的价值的,这和她的本意完全相反,所以她不会去找家里人,这种‘女’‘性’,刘伟名确实非常的欣赏,自强自立。
“明白了,说真的,梦晴,很佩服你,许多像你或者还没有你这么好的家世背景的年轻人天天就是想着在家里挥霍老一辈的财产,而你却完全没有。()”刘伟名发自内心的说道。
“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不想虚度一生罢了,人活一生总要拿活出点样子来,整天窝在家里吃父母的喝父母的不知道这一生过完了又和没过有什么区别,我不想那样,过的没意义。”李梦晴笑了笑道。
“什么时候举行投标?”刘伟名问道。
“五天后,我听到小道消息,基本上已经内定了单位了,我也没想吃下全部,我们集团没那个实力,我只想在其中分一杯羹就成了。”李梦晴笑着道。
“这个招标是哪个部‘门’招标的?我对这些不太熟悉。”刘伟名问着。
“是由商业厅,新组建了一个文化休闲城的城管会,这只是一个过渡的名字,其实只是监督一下工程的,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建设厅的人,这个城管会的主任就是建设厅的厅长,足够说明这次省里对这个文化休闲城的重视了。”李梦晴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都说一遍。建设厅?刘伟名不禁在脑海中仔细的搜寻着关于这个部‘门’的信息,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建设厅的厅长名字叫做徐永光,是周长雄的人。刘伟名虽然认识这人,但是却并无‘交’情。
“梦晴姐,这事可能有点难办,我和这个建设厅的厅长徐永光并没有什么‘交’情,而且你知道,我只是一个秘书,一个没有实权的副处级干部,人家一个厅长也根本就不会买我的账的。”刘伟名‘挺’无奈的道。
“这个我知道,我都了解了,这个徐永光不是和你们一路的,但是我想你应该和主管的副省长有所‘交’情吧,这事还得麻烦你了。”李梦晴一点也不惊讶的道。
主管建设的副省长?刘伟名一惊,又想了想,这个主管建设的副省长好像是叫做赵振国,是原属于阳林天那一系的,只不过后来这个阳林天到过两次金清平的办公室,依刘伟名看来,这个赵振国八成是投到了金清平的‘门’下了。但是即使如此,刘伟名觉得这个事情还是不好办,自己只是一个秘书,和赵振国并没有‘交’往,只是赵振国进办公室的时候刘伟名招待过而已,现在去找人家帮忙会不会显得很突兀?不过李梦晴这个宝石一定要押的,即使办不成起码可以和李梦晴‘弄’个‘交’情,自己费了力李梦晴便就欠下了自己一个人情,按照金清平的话来说,这个人情你不一定用的上,但是一旦需要用上的时候那就是雪中送炭的事情了。刘伟名觉得这个事情就算是难度再大他也得帮李梦晴一把。
“这个副省长叫做赵振国,我明天去联系联系他,请他明天晚上出来吃饭,如果人家肯,这个事情就有一定的可能‘性’了,如果人家不肯,那么这个事情我也就尽力了,我毕竟人微言轻,人家一个副省长要是不理我我也没什么办法。”刘伟名笑着道。
“谢谢你,伟名,不管这事事成不成这个情我都接下了。”李梦晴很认真的说道。
“说什么情不情的,我们是朋友。我还想说要是假如这事不成希望你别怪我呢。”刘伟名笑着说道。
“某事在人成事在天嘛,虽然这两年我也算是赚了一些钱,但是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生意和政治是分不开的,在中国这个大的体制之下,没有一定的政治背景你会寸步难行,更别说是在生意上了。我也尽力的结‘交’了一些朋友,但是我结‘交’的官场上的人不多,有的也只是一些说不上话的人,接触的最高的便是你了,所以今天才来找你。”李梦晴感叹了一声后道,刘伟名暗道,这个社会还真是会磨砺人,按照上次在北京听到的,刘伟名可以猜想,两年前这个‘女’孩子还是和金钱一样,对于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单纯,但是现在,已经深深地了解到了这个世界里形形‘色’‘色’的潜规则了,刘伟名当然知道,李梦晴所谓的接触的最高的人并不是说自己的地位,而是指自己所在的圈子而已。
“我只管帮你把人请到,其余的便要你自己去做了,我想你应该会比我更会做这些事情。”刘伟名道。
“只要你把人请来了,我就可以保证把他拿下,这个社会上的人都是有弱点的,只要人有弱点便没有拿不下的人。”李梦晴很自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