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冲突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5节冲突
刘伟名很赞同这句话,人都是有着弱点的,这几个月刘伟名接触了太多这些东西,生意人的手段一个比一个厉害,官场里的**和这些生意有着莫大的联系。()喜欢钱的他们送钱,喜欢‘女’人的他们送‘女’人,而既不喜欢钱也不喜欢‘女’人的他们会把你最看重的人请去公司给你一个高新的闲职部‘门’,最后还不行,便送你的孩子去国外留学,等等手段让人没有办法不掉进去,而假如对于这些都无动于衷的话那这人肯定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因为连这些‘诱’‘惑’都可以无视的人一般都是很难掌握到权力位置的。
“那好,明天有了消息我给你电话,你再安排。”刘伟名笑着道。然后起身向李梦晴告辞,下了楼取饼车直接开向了自己的宿舍楼,为了不引人注意,刘伟名特地把车停到了邻近的一个停车场了,还买了一张停车场的月票,刘伟名宁愿都‘花’点钱也不愿意太引人注意。
刘伟名在香车与美‘女’的‘诱’‘惑’中甜蜜地睡着了。第二天七点刘伟名不用闹钟便准时的醒了过来,现在他的生物钟比闹钟还要准时了。()起‘床’刷牙,拿着公文包便下了楼去了,刚下楼便看到两辆车停在楼下,一辆奥迪a6,一辆奥迪a8。a6停在a8前面,刘伟名当然认识这辆车,正是江映雪的那辆,刘伟名很好奇,这个司机竟然终于开窍了,也懂得来接秘书了,当然,刘伟名依旧对这个司机没有任何的好感,直接走向老王的车打开‘门’坐进去,而就在刘伟名刚准备叫老王开车的时候张云佳从楼上下来,走到了a6前面,而那个司机突然打开‘门’,手里像变魔法似的拿出一把鲜‘花’递给张云佳,张云佳脸上全是厌恶的表情,推开了那司机手里的鲜‘花’。那司机却一把拉住张云佳的手嘴里说着什么,张云佳用力的想甩开那司机的手,但是却没甩开,论力量,张云佳哪是哪男的的对手啊。这时老王正发动车准备走,刘伟名连忙叫老王停下,然后打开‘门’冲了出去。
“云佳,做我‘女’朋友吧,你知道的,我在省委里面是有背景的,跟着我保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那司机正对着张云佳说着。
“放开你的手,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告你‘骚’扰我。”张云佳又甩了两下手没甩开,脸‘色’铁青的道。
“告我‘骚’扰?你告啊,我看有谁敢判我的罪,张云佳,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答应我我立即让你从省委滚蛋,你可别不知好歹,你只不过是一个小秘书而已,要‘弄’你狠简单的。()”那司机一脸猥琐的道。
“哦,你很厉害吗?只不过是一个小司机好大的口气。”就在男的意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了那司机的耳朵,只见刘伟名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伟名。”张云佳看到刘伟名当即有点想哭的冲动。
“给你三秒钟,马上放开你的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刘伟名眼光一冷,盯着那男的道。
“你小子是不是找死,敢管老子的事,我想你是不知道我哥是谁吧?”那司机恶狠狠的盯着刘伟名,同时手上也松开了张云佳的手,张云佳一把扑向刘伟名,刘伟名伸手把张云佳抱在怀里。
“我不管你哥是谁,识相的以后不要再招惹了云佳,要么我会让你滚出省委的。”刘伟名冷冷的道。刘伟名倒还真的不怕这个司机所谓的哥哥,在省委省政fu里面,即使是副省长副书记看到刘伟名都会笑一笑,起码刘伟名的后台摆在这,而这个司机竟然敢这么嚣张的对刘伟名说话,倒是让刘伟名觉得意外,不过刘伟名倒是不会以为这个家伙有着什么深厚的背景,试想一下,一个背景大的会是一个司机吗?
“好,小子,你有种,我知道你是金清平的秘书,不就一个秘,老子要捏死你就想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我让明天就在省委呆不下去。()”那司机一副鄙视刘伟名的模样。
“好大的口气,整个江南省能叫我下课的人只有金书记一个人,好,咱俩倒是来比一比,看看是谁让谁滚蛋。”刘伟名这次是真的怒了,拉着张云佳坐进了自己的车,然后对老王道:“开车。”
“刘秘书,这个人倒还真的有点背景。”老王一边开车一边道。
“哦,你说说他那个所谓的哥哥是个什么人。”刘伟名有点兴致的问道。
“听说他哥哥是省委办的一个副厅长,有着很大的权利,这小子以前就是个街上的‘混’‘混’,听说还杀过人,但是被他哥哥给‘弄’了出来,然后在咱们省委的小车班里开车,这人嚣张的不得了,无法无天。但是倒也没人敢得罪他。”老王缓缓的道。()
“呵呵,真不知道做人,一个副厅长的哥哥就敢这么嚣张,难道他不知道就这栋楼人来人往的每天顶着副厅长甚至比副厅长级别高的人起码不下六十个人吗?这种早该剔除出去了,这次我一定要让他滚蛋。”刘伟名狠狠的道,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个便是这个人渣对自己的态度让刘伟名真的听愤怒的,第二当然是为了张云佳,因为刘伟名发现了张云佳的眼泪,这个才是让刘伟名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人渣给‘弄’出省委的原因。
“伟名,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犯不着去得罪人。”张云佳听过刘伟名的话后心里暖暖的,但是又怕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刘伟名得罪人让他的仕途受阻便劝着刘伟名。
“我从来不怕得罪人,这个人渣不把他‘弄’出去他以后天天都来‘骚’扰你怎么办?”刘伟名眼里带着怒火道。
“不会了,我大不了去和江书记说一声,要她换一个司机就行了。”张云佳想了一下后道。
“这事你别管了,该怎么做我知道。”刘伟名阻止了张云佳继续说下去。
刘伟名暗地里思索道:“这个司机这个嚣张的不可一世倒还真的有些筹码,办公厅的副厅长在省委里面倒还是一个说的上话的人物,起码在省委这个一米三分地都离不开省委办公厅,不过这小子也不睁眼看看人,给领导开车,这领导起码都是副部级的人物,这秘书又有谁不是领导的心腹呢?换句话说,得罪了秘书也基本上就是得罪了领导,这笔账都算不清早晚都是要滚蛋的。”老王把车停在金清平的楼下,刘伟名下了车后对老王道:“王哥,麻烦你跟着云佳去下江书记的楼下接下江书记,然后再到这来接金书记,我会和金书记说明情况的,谢谢了,王哥,又麻烦你了。”
“没事,那小子我也早就看不惯了,仗着背后有人一直都是目中无人,这次你一定要把那小子给轰走咯,以后我们小车班也安静点。”老王呵呵的笑着道。
“一定,云佳,你过去和江书记好好的说明一下情况,不然会给领导留下一个处理事情不稳重的印象的,我想你说完问题江书记会理解你的,要江书记这事情不要出面,毕竟他们领导亲自出面并不好,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刘伟名转头对张云佳道。
张云佳看着刘伟名后点了点头。刘伟名示意老王开车过去自己便就上了金清平家的楼,敲了‘门’,金清平一如既往的准时打开‘门’走了出来。
“金书记,我想和您说个事。”刘伟名想了一下后道。
“什么事情你说,就我们两身人不要这么遮遮掩掩的。”金清平一边下楼一边道。
刘伟名便把今天早上的事情和金清平说了,然后道:“金书记,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多管闲事,但是云佳对我有恩,所以我才看不过去的,请您原谅。”
“这是小事,这种事情我见了说不定也会管一管的,更何况这个云佳的‘女’孩子还是你的朋友,这件事情我给办公厅打个招呼吧。”金清平笑了笑后道,这种事情对于金清平来说确实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不用了,金书记,您日理万机的哪还有时间来处理这些小问题啊,我自己处理。”刘伟名不想麻烦金清平,确实,一般这种小事情领导都不会亲自出面,都是有下面的人干的,刘伟名也更不想给金清平留下一个不知轻重的印象。
“你出面也行吧,不过效果可能要大点折扣,这样吧,刚好我今天要找办公厅厅长谈点事情,你等下在办公厅直接和他说这事吧。”金清平当然明白刘伟名在想什么,他对刘伟名能这么想感到很高兴,刘伟名能这么想问题就说明他在政治上已经日趋成熟了。
“谢谢金书记。”刘伟名感动的道。
“一家人说什么谢字。”金清平拍着刘伟名的肩膀笑了笑道。不过刘伟名倒是不知道金清平所说的这个一家人是指干儿子这个身份还是其它的什么身份。金清平和刘伟名下了楼等了一会儿老王便把车开了过来,江映雪本来就是和金清平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车过去也只是为了体现尊敬江映雪的意思,走路的话说不定比坐车都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