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应对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6节应对
车停在金清平的面前,江映雪对金清平说道:“金书记,不好意思了,今天坐了您的座驾了。()”
“江书记说笑了,平时我想同你坐一辆车都不行啊,这次可是一个难的的机会啊。”金清平这车是自己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这个位置一直都是刘伟名的位置,金清平今天坐在了前面是因为后面是两个‘女’同志,金清平是为了避嫌,要知道,他如今这个官职是最怕人家说闲话的了,历史上因为捕风捉影得时候儿闹的下台的官员可不在少数,由不得他金清平不重视。
刘伟名便没有了这个顾虑,直接坐在了后面,和张云佳坐在了一起,张云佳的那边便是江映雪,刘伟名知趣的没有和江映雪打招呼,只是朝江映雪笑了笑而已。
车开到了省委大楼前停下,众人都下了车。
“金书记,我便就先走了。”江映雪笑着对金清平说了声便带着张云佳上了楼。
金清平看了看后对刘伟名道:“以后和江书记多接触接触,对你以后有帮助。()”
刘伟名没想到金清平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不过随即一想到江映雪背后的靠山便就知道了金清平话里的意思了。
“知道了,金书记,我会的,江书记是一位非常和蔼的领导。”刘伟名诚恳的道。
“伟名,你打个电话给办公厅的侯厅长,要他到我办公室来一下。”金清平对刘伟名道。
“好的,金书记。”刘伟名当然知道金清平是着这个省委办公厅厅长侯金贵是干什么的,当即对金清平很是感‘激’,然后拨打了办公厅的电话:“喂,侯厅长吗?我是金书记的秘书刘伟名,是这样的,金书记请您现在到办公室来一趟,恩,对现在,好的。”
刘伟名挂完电话没一会儿这个省委办公厅的厅长便出现在了办公室的前面。
“侯厅长,您好,金书记在里面等你。”刘伟名恭敬的对侯金贵道。
“好的,刘秘书,麻烦你了。()”侯金贵听到金清平在里面等他也来不及多和刘伟名说什么便走进了金清平的办公室里。
“金书记,您找我?”侯金贵站在‘门’口恭敬地对金清平道。
“金贵来了啊,进来坐吧。”金清平抬起头看到侯金贵,语气和和蔼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很严肃,让人感到亲切却又觉得紧张,这便是领导要的最佳效果。
“金贵,我找你来是为了了解一下你们办公厅今年下半年的工作计划,在人大过后,省委有着一系列新的举措,这需要你们省委办好好的去把握,所以你必须得给我提起‘精’神来,好好干。”金清平接着说道。
“是是是,我们省委办公厅坚决完成任务,我们今年下半年的工作计划是这样子的……。”侯金贵早就把工作计划给背的滚瓜烂熟了,就是怕领导找他谈话说这个问题。
“恩,不错,希望你们一定好好按照这个计划执行下去,省委办就是省委的管家,如何让省委这个系统更好的运作你们有着责任,好好干,对了,小刘可能找你有点事情,你出去和他谈谈吧。()”说完之后金清平突然说了一句,虽然金清平只是说了一句小刘找你有事情,但是这句话听在侯金贵的耳朵里无疑就是和“我有事情找你。”没什么区别。
侯金贵辞别金清平后便出来,找到刘伟名道:“刘秘书,你找我有事?”
“哦,来,侯厅长,您坐。”就刘伟名没有想到金清平帮自己先给侯金贵打了个底了,当即连忙请侯金贵坐下,然后给侯金贵倒了一杯茶。
“是这样的,侯厅长,有件事情想麻烦您帮帮忙,也算是给你检举一下。”刘伟名把茶递给侯金贵后道。
“刘秘书,你就直说,只要是我的管辖之内发生的事我一定不会姑息的。”一听刘伟名是说检举,侯金贵便猜到了一定是自己手下的什么人得罪了他了,无论得罪了谁,今天有金清平先前打的那句招呼,便就意思这金清平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刘伟名今天的态度就是金清平的态度,所以侯金贵才把话说的这么满,因为无论是谁今天得罪了这个刘秘书他都得办了。
“哦,是这样的,我听金书记的秘书小王说,小车班的司机钱大虎同志工作极为不负责任,而且经常仗着自己是省委办的副厅长而目中无人,甚至于今天早上还公然的调戏江书记的秘书张云佳,我个人觉得这样的同志留在省委小车班是极为不妥的,所以才想和侯厅长你检举检举。()”刘伟名说的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好像这是真的和他无关,他只是检举而已。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刘秘书,请你和金书记放心,这样的同志留在小车班是对领导的极不负责任的,这种行为必须得到严肃的处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好好的处理的。”侯金贵一听原来只是个小车班的司机的事情当即坚决的表了态。
“哎呀,侯厅长,这事情一定得秉公办理,我想金书记一定会支持你的,侯厅长,哪天有时间?小弟我做东,和侯厅长您好好的喝上一杯。”刘伟名笑着道。
“这哪要老弟你做东啊,我来我来,等处理完了这事我找个时间来约老弟你。”侯金贵客气的说着。原本侯金贵并没有把刘伟名放在眼里,但是今天看到金清平竟然特意为了刘伟名的个人事情和自己打招呼侯金贵便知道了,这个刘伟名是金清平的绝对心腹,这样的人虽然级别不高,但是权力那是不能小看的,所以当即决定拉拢刘伟名。
“侯厅长您客气了。”刘伟名客气的说着。
“哎,老弟说这话就见外,我先去处理这事情了,找个事情我亲自约老弟。”侯金贵说完便走出了金清平的办公室。
看着侯金贵走出了办公室,刘伟名便知道,这个钱大虎是铁定要滚出小车班了。当然,刘伟名知道,这件事情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金清平的那看似无心的一句话。
侯金贵气急败坏地走进办公室,拿起电话道“钱大勇,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这个省委办公厅的副厅长钱大勇正关着办公室的‘门’在沾着办公室一个‘女’妖‘精’的便宜,心里还在想着今天自己弟弟钱大虎和自己说的事情,心里也在暗道,人家一个秘书都是领导的人,自己怎么好去‘弄’掉人家?而且自己这个弟弟连这个秘书是谁都不知道,这让自己怎么查啊?而就在这时,厅长侯金贵的电话打了进来,一听侯金贵的语气,钱大勇便就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心里的消了大半,当即在这个徐娘半老的‘女’人‘肥’厚的屁股蛋子上打了一巴掌,然后叫‘女’人出去。直到‘女’人出去,钱大勇才开始在心里思索自己最近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侯金贵发了这么大的火?直到想了半天,确定侯金贵并没有抓到自己什么把柄才坦然的走出办公室,往侯金贵的办公室而去。“侯厅长,您找我什么事啊?”钱大勇一面笑着一面对侯金贵道。
“什么事?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在小车班开车。”侯金贵一脸愤怒地对钱大勇道,这事的确让侯金贵‘挺’愤怒,自己本来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结果却因为这个钱大勇的弟弟让自己被金清平给记住了,虽然金清平不一定会因为这事我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看法,但是起码谈不上好看法,这个用人不贤的印象是铁定了的,虽然金清平今天找他什么都没说,但是这些事情明眼人心里都明白。
“是啊,我弟弟给领导开车一直都得到领导的好评啊,是不是我弟弟惹上了什么麻烦啊?”听到侯金贵问道自己的弟弟,侯大勇便猜到了八成是自己弟弟惹了什么麻烦了。
“什么麻烦?你自己出去打个电话去问问你弟弟,看看你弟弟是什么事得罪了金书记的秘书。”侯金贵越想越来气,指着钱大勇道。
“金书记的秘书?怎么是金书记的秘书?侯厅长,究竟是什么事让你这么愤怒啊,不就是惹了金书记的秘书吗?这不是什么大事吧?”钱大勇小心翼翼的问道。虽然听到侯金贵的话钱大勇便知道今天自己弟弟所说的那个秘书就是省委书记金清平的秘书了,但是即使是金清平的秘书也没必要让侯金贵这么愤怒吧,虽然秘书是领导的心腹,但是历来领导亲自为秘书的一些‘私’人事情出面的情况很少见,秘书一般都是通过领导手下的一些人去办一些事情,毕竟秘书还是握着领导这个非常重要的关卡,手下的人一般都非常乐意让秘书欠自己一个人情,因为欠一个人情也就意味了多了一个在领导身边为自己说好话的人。
“对,金书记的秘书确实是停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事如果是金书记提出来的呢?侯金贵,你什么时候把你那个弟弟安排进小车班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现在立刻马上,要你弟弟从省委滚蛋,最好你亲自去找金书记的秘书赔礼道歉,不然这件事情不只是你,连老子都会跟着受牵连。”侯金贵看着钱大勇那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就越发的生气,大吼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