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借势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7节借势
“什么啊?金书记?”钱大勇惊讶的连下巴都掉了出来,他没想到金清平会为了一个秘书的‘私’人恩怨而出头,如果只是刘伟名自己,钱大勇丝毫不怕,即使他刘伟名有着一丝的人脉,但是能找的关系最多不过是一些厅级干部,部级干部谁会去帮他一个秘书管着烂事,而厅级干部他钱大勇怕什么,只要不是直接上级,他们还管不到钱大勇头上来。()但是现在这事金清平都出面了,那就不是小事了,确实如侯金贵所说,这事一个处理不好,自己的乌纱帽都会不保啊。钱大勇当即冷汗都流了出来。
“你还傻站在这里?没听清楚吗?难道省委里面还有几个金书记不成?还不去把你那弟弟给我找来,这事怎么处理我不管,要是你没有人让金书记的秘书满意不用金书记发话老子直接把你分配出去做调研,去新疆调研一年你信不信。”侯金贵越说越有火。
“是是是,厅长,您放心,这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钱大勇一边擦着汗一边拿出手机给钱大虎打电话,打了半天都是在通话中,记得钱大勇像热锅中的蚂蚁,最后实在等不了直接去了小车班,一到小车班的办公室,便就看见钱大虎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着烟一边拿着电话在那道:“宝贝,我今晚一定过去,你记得一定要洗干净等我哟。”
钱大勇一看到这差点气得七窍生烟,一个巴掌抡了过去,直接把钱大虎连人带手机打翻在地。
“谁活腻了…哥,是你啊。()”无缘无故被人扇了这么重的一个耳光,钱大虎从地上爬起来就准备干一架,结果却看到了自己的哥哥钱大勇,当即笑呵呵的道,对于自己这个哥哥钱大虎一点都不敢嚣张,他知道自己这点嚣张的本钱可都是自己这个哥哥给的,得罪谁他也不敢得罪自己这个哥哥。
“你是不是还准备‘抽’我啊?啊,‘抽’我啊?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钱大勇一边一边道。
“哥,怎么了?什么事你发这么大脾气啊?”钱大虎笑呵呵的道。
“笑笑笑,你还笑,老子这次都让你害惨了,,这次事情如果没处理好,你跟着我一起会老家买块地去种红薯得了。”
“不至于吧,大哥,您肯定在开玩笑。”钱大虎那个木头脑袋已经没听出事情的严重‘性’,依旧笑呵呵的在那说着,以为钱大勇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玩笑?我现在的样子是像在开玩笑吗?我的样子就这么好笑吗?我告诉你,我现在哭都哭不出来了。我问你,你今天早上的得罪的那个秘书是不是叫做刘伟名。”钱大勇看着钱大虎那傻样就‘欲’哭无泪。
“刘伟名?我听那贱人叫他好像是叫的这么一个名字,怎么了?大哥,你让他滚蛋了没?”钱大虎立即来了‘精’神问道。
“让他滚蛋?你真的想的好,现在不是我叫人家滚蛋,是人家叫你滚蛋,而且还带上了我。()你我当初把你‘弄’从监狱里‘弄’出来就是错的,你枪毙还好一些,起码不会出来给我坏事了。”钱大勇越听就越有气,这个时候他还在想着把被人‘弄’掉。
“什么啊?不会吧?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敢让你滚蛋?你不是说整个省委出来省委书记和几个副书记,没人可以对付你吗?”钱大虎震惊的说道。
“是,确实是,但是你这次惹得是省委书记的秘书,现在省委书记已经过问这件事情了,省委书记你知道是什么官吗?就是整个江南省的土皇帝,人家要我滚蛋甚至连话都不必说,一个眼神我就得滚蛋,你知道吗?整天就知道泡妞,你怎么不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啊?”钱大勇继续骂着,似乎不把一肚子的火给骂出来心里就难受一样。
“什么啊?那家伙这么厉害?还可以请的动省委书记?那怎么办?大不了我以后不找那‘女’孩子就成了,我又新找了一个,虽然没有张云佳那贱货漂亮,但是却风‘骚’的多,那个贱货就让给他得了。”钱大虎想当然的道。
“要是这么简单我会急成这样吗?真是个蠢货。”钱大勇翻着白眼骂道。
“啊?这还不行?哪要怎么样?”钱大虎惊讶的问道。
“怎么样?人家要你马上滚出省委。但是这事并不这么简单,你现在跟我去和人家道歉去,妈的,这次要是不把人家伺候高兴了你我都得滚蛋,那就不是你一个人滚蛋的问题了。()”钱大勇说着。
“道歉?‘门’都没有,我钱大虎这一生向谁道过谦?我不去。”钱大虎一听要去道歉里面不干了。
“你去还是不去,你要是不去我现在就那包卷铺盖和你一起回老家,反正你在老家还有一块地,你想种白菜种白菜,想种红薯酒种红薯。”钱大勇差点气死道。
“我不去,我好不容易出来打死都不会再回去了。”钱大虎一听又要回老家当即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不想回去就跟我去赔礼道歉,不然我没了官职咱们两不回老家能去哪?只要我还在,我起码不会让你饿死,你明不明白?我就不明白,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蠢货弟弟,明白了吗?”钱大勇又问了一遍。
“明白了。”一听不道歉就要回去钱大虎马上就明白了。
“明白了就跟我上去道歉,态度给我好点,无论人家说什么你就给我说三个字,对不起,知道了吗?”钱大勇又说了一句,直到钱大虎又点头了才出‘门’。
此时的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并没有再想这件事情了,他脑海里现在一直在想着两件事情,第一件便是昨晚答应李梦晴要请副省长赵振国去赴宴,第二件事情就是金清平早些时间‘交’代的钢管厂的问题了。第一件事情刘伟名现在是正在找一个借口,找一个可以去请赵振国的借口,这样直接去找太过于突兀了。而第二件事情也越来越急迫了,人大就在几天后举行,人大一过金清平就得开始这件事情了,而这件事情自己还没有得到确切的证据,怎么让政fu有个理由去查这事太难了。()
越想刘伟名越觉得烦躁,偏偏还没有一丝的头绪。
刘伟名看过赵振国的资料,资料上面的介绍都是很正式的,不过看赵振国的升迁历史便知道这个副省长绝对是一个能力和手段并存的人,这从他这么些年以来每隔几年不管有没有政绩都会往上升一点就知道了,有政绩升迁,那可能是因为能力出‘色’,而没政绩升迁便不用想也知道是有人罩着的,所以才说这个人是能力和手段并存的人,而有手段的人往往都不会拒绝金钱和美‘女’的‘诱’‘惑’,这让刘伟名心里松了一口气,现在差的只是一个借口了。
刘伟名仔细翻着手上的文件和工作安排计划,便看到了原本早应该叫来和赵振国谈话的计划因为其它的事情一再被耽搁了,刘伟名在心里想##了想,省里要在郊区建一个省里的标志‘性’建筑群,理念便是文化休闲城,这是省里今年一个大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金清平一直很关心,只不过被人大的事情给压住了,现在人大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安排好了,估计金清平是忘记了这件事情了,想到这刘伟名心里有了计划了。而就在刘伟名正揣摩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只见‘门’口有人敲了两下‘门’,然后伸出了一个脑袋过来。
“请问您找谁?”刘伟名看着这张对着自己笑嘻嘻的脸后道。
“请问是刘秘书吗?”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钱大勇。
“对,我是,请问您是?金书记暂时不见客。”刘伟名‘挺’客气的说道。
“哦,我是省委办的钱大勇,不知刘秘书现在有没有空。”钱大勇一听到刘伟名说起金清平心里就更加的紧张。
“哦,你是省委办的钱副厅里长吧。”刘伟名顿时大悟,知道了这个钱大勇是什么人物,脸上的表情也变了,黑着脸道:“不知道钱厅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刘秘书,我知道我弟弟有些事情得罪了您,他不懂事,希望刘秘书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钱大勇见刘伟名没叫他进去也不敢进去,他深知,这是刘伟名的办公室,同时也是金清平的办公室,没有人叫他进去就是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进去,便只是站在‘门’口陪着笑脸对刘伟名道。
“你弟弟?你弟弟是谁?钱厅长开什么玩笑,您弟弟那是什么人物,又岂是我这种小人物能过遇得上的,潜艇长一定是在说笑了。”刘伟名越见钱大勇客气心里就知道钱大勇对这事就越在乎,对自己也就越着急,这种扮猪吃老虎的事情怎么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刘伟名是深得其中三味的。
“刘秘书真是说笑了,我弟弟只不过是个开车的小司机罢了,怎么称的上是大人物呢?今天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冒犯了刘秘书,我这个做哥哥的来给您赔礼道歉,希望刘秘书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钱大勇越听刘伟名的话心里就越没底,也就越紧张,当下态度更加的恭敬。原本在钱大勇看来,一个小小的秘书他还没放在眼里,就算是个处级干部下放出去加一级也不过是个县委书记的官,只不过现在钱大勇知道,面前这个秘书可不是一般的人,他背后可是站着省委书记金清平啊,只要金清平不倒,钱大勇就知道,自己永远不是人家的对手,亦或者只要人家一句话,自己便有可能会卷铺盖走人。
“一个司机?哦,这我倒是想起来,今天早上倒是有一个司机‘挺’嚣张的说要让我滚出省委,说他哥哥是省委的一个大人物,难道那个司机就是您的弟弟?哦,这倒也是,以钱厅长的能耐我一个小小的秘书在您的眼里算什么?即使是金书记怕也是不入您的法眼吧?”刘伟名冷眼一横,声调变的更加的冷淡。
“刘秘书,您误会了,这事都是我那个弟弟嚣张跋扈,与我没有关系啊,我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看待过。这事是我没有教育好我弟弟,我现在就让他马上从省委里面滚蛋,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林阳市了。今天中午鄙人想请刘秘书吃顿饭,当做赔礼道歉,请刘秘书一定赏脸。”一听刘伟名如是说,钱大勇真的是急的一身的冷汗,身后的钱大虎还在拉着他的衣袖,他直接给了钱大虎两脚。
“钱厅长真是说笑了,您的弟弟出不出省委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组织上决定的事情,这些你我都没有权利过问的。但是,确实如你所说,我真的不想再在林阳市见到你弟弟了,一刻也不想,我很希望从明天开始,林阳市就再也没有这么一个人。当,这只是我个人的喜好问题,当不了真的,组织上自会组织上的安排的,您说是不是?而至于吃饭嘛,这个事情先缓一缓嘛,您知道的,这件事情你弟弟得罪的不是我,而是江书记的秘书张秘书,只要张秘书原谅了这件事情当做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发生,那么我又就自然不会有什么事情,到那时,钱厅长您依旧是钱厅长,而对于钱厅长的宴请我又哪敢不去呢?钱厅长,您说呢?”刘伟名一边转着手中的笔,一边看着钱大勇不紧不慢的道。
“刘秘书说的在理,我这就去给张秘书道歉去。”钱大勇说完拉着钱大虎便往外走,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对于刘伟名说的话他是听得再明白不过了,刘伟名的要求只有两个,第一个,便是钱大虎滚出省委,而且是永远的离开林阳市。第二,要他们去给张云佳道歉,直至张云佳满意为止。如果这两样没办到,刘伟名会想办法让钱大勇当不了厅长的。
看着钱大勇走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刘伟名笑了笑,对付这种人,就只能用这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