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赔罪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68节赔罪
刘伟名拿着手里早几天金清平列的一份工作计划,然后把其中关于江南省文化休闲城的那份‘抽’了出来,走到金清平的办公室前面,轻身的问道:“金书记,您早几天列的一份关于了解江南省文化休闲城建设的计划表一直被闲置在这里,我想问问您是不是要继续安排这个工作?”
“哦?,文化休闲城?你看看,这阵子忙的连这事都忘了,你去通知一下赵省长,让他到我办公室来汇报一下工作“金清平一听刘伟名的话,赶紧拍了一下脑袋后道。()心里对刘伟名是更加的喜欢。秘书本来就是分成行政秘书和生活秘书两种,现在刘伟名是一肩挑了,而且在行政秘书上还做到可以提醒金清平工作的份了,这可是给金清平省去了许多的琐碎,金清平真是高兴的不得了。而金清平在高兴,刘伟名也更是在暗地里高兴,只要赵振国今天到这个办公室来,那么刘伟名便有了找他的契机,而且,刘伟名心里暗自琢磨,赵振国现在是阳林天一走变成了散兵游将,看着金清平现在的强势,周振国是肯定想来攀金清平这个大树的,而只要赵振国有这个想法,那么赵振国便不会对自己这个金清平的秘书无视。www.jiaoyu123.com
刘伟名来不及兴奋,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给赵振国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得知赵振国现在正在文化休闲城里视察,刘伟名便通知赵振国的秘书让赵振国今天下午到金清平这来汇报工作。
而就在刘伟名在这边暗地里高兴的时候,张云佳那边确是另一番模样,只见四十多岁的钱大勇带着三十多岁的钱大虎站在张云佳面前一个劲的道歉,甚至见张云佳爱理不理的模样之后,钱大勇连眼泪都掉了出来,这让张云佳啼笑皆非,一个四十多岁,官居副厅级的大男人站在你面前一个劲的哭,任谁,谁也受不了,更不说张云佳这么一个小泵娘了。
“张秘书,您大人有大量,这次一定要原谅我和我弟弟啊,我求您了。”钱大勇一个劲的道。
“钱厅长,这事我原本也不想过分的追究,只是这件事情已经牵涉到了刘秘书,这事愿不原谅你,你应该去找刘秘书说。”张云佳看着这搞笑的两兄弟之后道。
“张秘书,这道理我懂,只是刘秘书已经说了,只要您原谅了我们俩,他就不会再追究我们了,所以还请张秘书高台贵手,以后但凡是张秘书有什么事情我能过帮的到忙的,我钱大勇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对不会说二话的。()”钱大勇一脸的郁闷,他都‘弄’不清刘伟名和张云佳之间他到底应该找谁来恳求原谅了。
“哦?刘秘书是这样说的?”听着钱大勇的话张云佳心里很是甜蜜,刘伟名这么做这么说无疑都是为了自己,刘伟名这么看重自己这让张云佳觉得前所未有的高兴,当即笑着对钱大勇道:“这是既然钱厅长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再追究了,只是我希望令弟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我看着他觉得呕心。”
“是是是,你放心,绝对不会了,我已经答应了刘秘书,明天开始,这个家伙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林阳市了。”钱大勇见张云佳终于松了口了当即心里松了一口气。
中午,就在省委大楼旁的酒店里,一个大的包间内,刘伟名和钱大勇坐在里面,钱大勇一个劲的敬这刘伟名的酒。()
“钱厅长,这酒我是真的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真的高了,您也知道,我下午还得工作。”刘伟名对待钱大勇的态度比上午的时候好了很多,钱大虎一走,刘伟名的这口气也算是出了,既然仇已经报了,刘伟名便没有道理再去得罪一个副厅级的干部,而且还是省委办的一个副厅长。什么叫做政治?有句话形容的很贴切,政治就是把朋友变的越来越多,敌人‘弄’的越来越少。虽然话很简单,但是意思倒也是这个意思。
“刘秘书,您的酒量在咱江南省的官场里那可是出了名的厉害,这点酒哪到您的量啊。”钱大勇赶紧拍着马屁道。
“钱厅长,您真的客气了,这酒我是真的不能再喝了,为领导服务是不能出一点差错的。今天上午的事情小弟我做的也有点欠妥,让钱厅长您为难了,这我便喝了这最后的一杯酒,当是给钱厅长您陪个不是,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还请钱厅长能够施以援手啊!。”刘伟名哈哈的笑着,然后一仰头又喝了一杯,喝完这杯之后刘伟名便把酒杯倒扣在了桌子上了,意思便是不会再喝了。“刘秘书,您说的什么话?今天上午的事情那完全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咎由自取,而我这做哥哥的有着看管不严的责任,这事情的责任完全在我。()以后但凡是刘秘书您有用得上我钱大勇的地方,只管吩咐,能办的到的,我钱大勇绝对不说二话。”钱大勇当即表态。今天上午钱大勇已经深深的体会到了刘伟名对金清平那巨大的影响力,现在在钱大勇的眼里,刘伟名那可就是金清平的化身,金清平他钱大勇就是把脸伸过去人家连手都不会抬一起,现在抓住了刘伟名这根线,钱大勇哪肯松手啊,他甚至都把自己升官发财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刘伟名的身上了。
“既然钱厅长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在这里表个态,虽然小弟我人微言轻,但是只要我刘伟名帮的上忙的地方我也决不推辞。”刘伟名淡淡的说着,虽然这两人之间书总额和誓言,但是这种誓言在官场上那是屡见不鲜,起不来什么约束的作用,只不过是表达了两人之间的一个态度而已,官场上面讲究的是互利互惠,利益才是永恒的哥们。
“多谢刘秘书,刘秘书,这个就当是我弟弟给你赔礼道歉了。”说着,钱大勇手里变戏法似的多出一把钥匙递给了刘伟名。
“这是?”刘伟名指着桌上的钥匙疑‘惑’的问道。
“哦,我到后勤处问了问,得知刘老弟你竟然还住在单位的宿舍里,而且还是公寓。这怎么能行呢?老弟您可是金书记的秘书,怎么能住这种房子,刚好,我手上有一套闲置的住房,是在我一个远方亲戚的名下的,他们一家都出国了,房间刚刚装修完毕也来不及住了,这不,把钥匙放在我这,让我帮忙打理一下,我这天天上班的哪有时间去打理这个房子,所以想请老弟帮个忙,住进去,帮我打理一下。”钱大勇指着钥匙道。
这话说的这么直白了刘伟名林那会不知道其中的意思,无非就是送刘伟名一套房子,但是这房子不是送的,因为并没有把房产证转到刘伟名的名下,而且这样做最好不过,因为没有谁会这么傻得去接受一套在自己名下来历不明的房子,那不是自己把自己往监狱里送嘛。
“钱厅长,这样不好吧?”刘伟名假装着犹豫道。
“哎,老弟,你可真的要帮老哥这个忙啊,这房子许久没人住里面便会没有人气,这可是最忌讳的事情啊,你看我,这一天哪有时间去住啊,让别人去住我又不放心,所以这个忙老弟一定要帮了。”钱大勇说话有着自己的艺术‘性’,往往送人的东西都会说成是是让别人帮自己帮忙,而且都会事先把一些可能会出问题的事情摆平掉,这样别人接的才顺心。刘伟名看到这对这个钱大勇倒是颇为欣赏,心里暗道,难怪这个钱大勇能够爬到这个位置,这人说话做事都是滴水不漏而且非常会揣摩人的心意,这一手就不是他那个傻宝弟弟能够比的了的了。
“既然老哥这么说那小弟就只好帮大哥这个忙了,只是我先说好,等到你那位远方亲戚从国外回来时我可就要搬出这间房子了。”刘伟名接过钥匙笑着道。
“那是肯定。”钱大勇很严肃的说着,随手把一张字条递给刘伟名,刘伟名接过看了看,上面是这间房子的地址。当然,这套房子的来路刘伟名不可能相信是钱大勇一个什么远方亲戚的,估计也是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弄’来的,但是通过刘伟名对钱大勇的观察,发现,钱大勇这人做事滴水不‘露’,所以刘伟名倒不会害怕这房子会出现什么问题,而且自己只是暂住,房产证上面的名字与自己没有丝毫的关联,所以刘伟名接的也非常的安心,而且假如不接这便是会使得这个自己有心拉拢的省委办副厅长对自己心有隔阂,为了自己的一个假清高去彻底得罪一个说话手段都堪称一流的政客,这明显不是一件让人舒心的事情,所以刘伟名便接过来钥匙。
看见刘伟名接过了钥匙和字条,钱大勇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前面刘伟名说的那些陈兄道弟的话都没有让钱大勇忐忑不安的心安定下来,因为话只不过是随着唾沫星子喷出来的一股带着声‘波’的二氧化碳而已,没有任何的实际作用,真正起作用便是这套房子,刘伟名接过这一套房子的钥匙便就代表着刘伟名愿意站在他钱大勇这条船上了,这才让钱大勇忐忑不安的心彻底的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