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聪明的女人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76节聪明的‘女’人
菜上上来了,李梦晴点的,没有像一些大酒店里面的类似的‘花’里胡哨的菜肴,很实在的菜。()一份炒螺丝,这是江南省非常出名的一道菜,一份凉拌菜,一大锅鱼再加上些许的‘花’生米。很平淡的一些菜,这令刘伟名很惊讶,他实在没有想到一种养尊处优的李梦晴会点这些菜,而更加令刘伟名惊讶的是李梦晴还叫了几瓶冰镇啤酒。刘伟名目瞪口呆的看着桌上的啤酒,只见李梦晴毫不犹豫的拿着启瓶器打开一瓶仰头便喝了一口,刘伟名实在很难从这个画面里脱身出来,一个穿着高贵、开着名车身材异常高挑的气质美‘女’,手里却拿着一瓶啤酒对着嘴喝,这画面刘伟名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只能说太过于诡异。
“怎么啊?很惊讶?实话告诉你,我一直不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这种最底层百姓的生活才是我的向往,可以随心所‘欲’的想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任何的顾虑。()而且我虽然是‘女’儿身,但是却从小就是一副男孩子的‘性’格,听我爷爷说我五岁那年就成为了整个大院的小孩子王,靠的便是拳头,身后跟着一大群被我揍的鼻青脸肿的男孩子。你现在看到的金倩的‘性’格有一半是跟我学的,如果是金倩看到我这样的形态一定不会惊讶的。”李梦晴看着刘伟名惊讶的眼神后笑了笑道。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这反差有点太大了。”刘伟名无奈地道。
“确实是反差大,正如你所说的,这个世界谁又不是整天都戴着一副面具在生活呢?我一直都向往那种男孩子之间称兄道弟的生活,这样才是真‘性’情,不关乎感情,不涉及利益,就是简单纯真的友情。只是这个社会这样的友情实在太少了。最简单的东西往往才是最最美好的,就像这几盘菜一样,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入眼,价格也便宜,但是它却才是真正的美味,这几道菜也是我这一生中吃过的觉得最美味的菜了,而且必须是农家的炒法才有这味道,加上冰镇啤酒,绝对堪称人间美味,你尝尝,绝对不会令你失望的。”李梦晴接着道。
刘伟名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接用牙齿咬开一瓶啤酒瓶盖,喝了一大口,直到满嘴的啤酒伴着透心的清凉全都流进了胃里面之后刘伟名才道:“你不用和我介绍这些,别忘了,我和你们不同,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对于这些东西的美味我比你们清楚的多。()你说的很对,最简单的才是最纯真的,最贵的也不一定就是好的。梦晴,说句心里话,我很佩服你,虽然认识你并不久,对你也不是很清楚,甚至于第一次见你我就恨上了你,但是这几次的见面让我对你有了新的认识!。”
“佩服我?呵呵,很新鲜,说来听听。”李梦晴自我嘲笑了一下后道。
“我佩服你自然有我佩服你的道理,我这人很少佩服人,凡是我佩服的,都有着过人长处。在北京这些年,达官贵人我见过不少,富二代红三代我也见过,但是那些人除了吃喝玩乐挥洒着老一辈的血汗什么也不知道干,说的好听点叫做纨绔子弟,说的不好听就叫做酒囊饭袋。但你不同,我曾经见过你的父亲,也知道了一点点你的事情,大学毕业后你拒绝进你母亲的集团,而是带着两千万直接来到了这个江南省自己创业,不管成功与否你的这份勇气我是真的佩服,换做是我我绝对不敢这么做。()而且你也并没有失败,现在看你你经营的很成功,一个‘女’人完全不依靠自己家庭的关系要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里获得成功谈何容易,但是你做到了,而且你做事也非常的有头脑,简单利索,从不拖泥带水。可以说在我认识的同一辈中你是最让我敬佩的。”刘伟名慢慢的说道。
“没你说的那么伟大,当初从家里走也是受不了家里那种一个个都势利无比的眼神和被人看着纨绔子弟的侮辱。再说我这人天生就有种不安分的因子在身体里面,你要我按照家里的安排去生活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李梦晴被刘伟名夸的有点脸红了,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自己的这个举动到如今为止也只有刘伟名一人赞同,于是对刘伟名好感大增。
“不管怎么说,你有梦想,有梦想而又肯为了梦想去奋斗的人都值得敬佩。”刘伟名豪爽的拿着啤酒和李梦晴碰了一下后道,这感觉让他有点找到了读书的时候和寝室的死党出去胡吃海喝的感觉。
“别光说我了,你呢?你不会告诉我你没有梦想吧?”李梦晴很好奇的抬起头对刘伟名道。()
“我?梦想?嘿嘿,我这人这一生有过很多的梦想,小时候的梦想是能够每顿都能吃上荤菜,读书的时候是希望自己能够有钱继续读下去而不要辍学,上大学的时候是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份铁打饭碗的工作。而现在?呵呵,就像你前面说的,不想再装孙子所以就想拼命的往上爬。很现实吧。”刘伟名微微的笑着。
“你一定能走的很好的,我看人很准,起码你不会比这个赵振国差,整个一衣冠禽兽。”李梦晴一说起赵振国就是一脸的鄙视。
“我正有个问题要问你呢?你给赵振国的投标书里是计划投标多大的一个工程?”刘伟名随口问道。
“一栋体育馆。”李梦晴很是自然的道。
“什么啊?一栋体育馆?你不是说只需要拿到其中一个小项目就够了吗?”刘伟名大惊。
“能拿多少这主要是看赵振国的态度了,我做了两份计划书和投标标书,一份是整个的体育馆,一个是整个体育休闲中心一个小项目。假如赵振国不是这么一个贪婪的人而是纯粹出于给你的面子而来的话我当然不会狮子大开口让人家也让你下不来台,但是赵振国并不是这么一个人,他是一个极度被‘欲’望所控制的人,这种只要你给他好处他也能给你最大的利益,而这中间不会存在任何的‘私’人感情问题,所以,明明有多的利益我为什么不拿呢?”李梦晴很开心的笑着道。
“你真的很聪明,有时候我都感觉你是一个老头子,一个体育馆造价大概多少?”刘伟名摇摇头笑着道,心里对于李梦晴的这一手还是非常的敬佩,这么老道的手段刘伟名自认做不出来,他清楚的认识到李梦晴做事比自己考虑的要全面的多,同时刘伟名也暗下决心,以后自己做事一定要多考虑考虑,多学习学习。
“我的标书做出来大概就是五千万。”李梦晴一谈到这个话题明显很高兴的道。
“五千万,不少的一个数目了,中不中标这个价格不重要,重要的是赵振国的一句话啊,假如这个价格你拿到了能赚多少钱?我只是随便问问,假如牵涉到商业秘密就当我没问。”刘伟名‘挺’羡慕的问道。
“假如这个价能拿到的话我最少可以赚到八百到一千万,当然,这是保证工程质量的前提之下的,我想其他建筑公司的报价绝对没有这么高的,起码相差两百万,但是相差多少无所谓,主要在于赵振国的一句话。明早上我去问问这个小岚今晚的情况,假如赵振国对她满意的话我明早就给小岚一串钥匙,要她到时候把钥匙‘交’给赵振国,这是一栋别墅。另外我已经找人调查清楚这个小岚的家庭背景了,如果情况良好我就把他在农村的弱智哥哥接到我公司来守‘门’,给他两千一个月,然后把她父亲接到这里把‘腿’伤治好,这样我就可以完全把这个‘女’人控制在手上了。你知道,对付男人,其实有时候‘女’人比钱更加的好使。”李梦晴侃侃而谈,完全没有前面刚出ktv包间‘门’时的狼狈模样了。
“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这个叫小岚的天上就是一个做‘鸡’的料,赵振国那点道行那经得起她这么一gou引啊。我现在担心的问题是五千万的工程预算你们公司是否有这么的流动资金,就算按你所说的只要四千万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如果到时候在资金上卡了壳这个就是个大问题了,我也就不和你说那么多绕绕弯了,这个休闲文化城是这一届新的省领导班子的第一件政绩工程,假如你在这个事情上出来问题那么金书记可就难堪了,金书记难堪了我也不会怎么好过,这个你知道的。”刘伟名说出了自己心里最为担心的问题。其实这个忙要不是李梦晴其他人刘伟名是绝对不会帮的。休闲文化城是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干好了是金清平的一件大的政绩,做不好也相同是一件大的败笔,而以李梦晴公司的实力要顺利完成这个项目难度太大。假如一出问题,金清平不好过,他刘伟名的处境也不会好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