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眼光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77节眼光
“你说的对,我们公司所有的不动产加起来总值也才八千万,除去不动产和未完工工程的资金输出加上用于正常支出的资金剩下的流动资金也就那么一千来万。()要顺利完成这个工程难度太大。但是我在报告里面说了,需要政fu按照分期结款的方式来进行,然后我再到银行去贷点款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的。你放心,这个体育馆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就算真的有问题的那一天我也敢保证无论是金清平或者是你刘伟名都绝对不会还在这江南省了,就算发了火也烧不到你们,至多是烧到他赵振国。”李梦晴笑着道。
刘伟名想了想也是,只要不是工程在建设的过程出问题也就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就算要有问题也得几年后了,几年后金清平不可能还在这里,而自己也不可能还是这个秘书,人一走,就算发生了问题也不会追究当时一把手金清平,至多是找到这个主管这个项目的副省长赵振国罢了,想到了,刘伟名便也释怀了。、“伟名,你放心,我是不会害你的,这里是一份股权转让书,你看一看。”李梦晴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刘伟名。()
“这是什么?股权转让书?给我干嘛?”刘伟名疑‘惑’的接过来。
“你看一看,你这次帮我帮了这么大一个忙我是真的很感谢你,这件事情要是成了你就是这件事情的第一功臣。这是我们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如果按照总值算就是价值四百万,你别惊讶,我没这么大的手笔,这份股是不允许你再转让或者出售的,所以你只能享受每年百分之五的红利,按照去年的红利来估计的话,每年你大概可以拿到五十到八十万的样子,如果以后公司发展壮大了这个数字当然会更大,如果这个工程拿下来了的话,光这一个工程,你就可以拿到四十来万的红利。”李梦晴笑着道。
“你的意思是这份股给我?”刘伟名非常吃惊的道。
“对,你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不表示表示实在说不过去,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为了这件事情是费了很大的力气的,你只不过是一个秘书,要请动一个副省长姚费多大的周张我很清楚,我办这件事情是为了赚钱,你出了力当然要分一点,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李梦晴很是平常的道。
“我承认,你说的很在理,这东西对于我来说也有着非常大的‘诱’‘惑’力。但是我不能要,我答应帮你忙的时候没有想过这些,只是纯粹的为了友情而帮你。钱这东西确实是好东西,不是有人说过吗,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虽然很在理,但是有时候就是因为钱的存在而使得一些东西变味,比如感情,我不想把这东西变成一种‘交’易。”刘伟名咽了咽口水又喝了一大口的啤酒后道。
“你说的话我赞同。但是我这人是一个公‘私’非常分明的人,公是公,‘私’是‘私’。你帮我忙这是‘私’,这份情我在心里记下了。但是你帮的忙让我产生了利益这便是公了,既然是公就得按公事来办,这是我做人的原则,所以这份股份你还是接下吧,你不接就让我因为公事而欠你一个情,这才是让感情变味的最大原因,我不像这样,你也不想。另外我给你这份股份也有着拉拢你的意思,实话说吧,我非常看好你,你有着成为一个出‘色’政客的所有条件,我坚信你的前途会非常光明。作为一个商人来说,在你还未登台之前用一点点利益来拉拢你这是最划算的买卖。如果你不接这份股份,我以后便真的不太好找你帮忙了。()首先说明,这也是属于纯粹的公事,没有掺杂任何‘私’人感情在里面。”李梦晴很真诚的说着,刘伟名突然产生了错觉,好像现在坐在自己对面的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而是一个非常出名的说客一般,让刘伟名顿时被她的话击的有一种无力感。
“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出名的说客。我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你,这份股我收下了。只是我希望你对我身上所作的这个投资是正确的。”刘伟名憋憋嘴无奈地道。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李梦晴很悠闲的道。
“你凭什么认定我以后会在这条路上走的很远呢?不要告诉我你是靠的直觉。”刘伟名看着李梦晴自信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直觉?我从来都不信拿东西。我见过很多的政客,或者说我从小就是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政客圈子里的,对于一个成功的政客所需要具备的什么我了如指掌。作为一个政客,要有头脑,有手段,做人圆滑而且也需要有一点的真本事,这些你都有,而且你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不贪,你可以把持的住自己,这就可以保证在一定的机缘之下你可以走的很远,而现在金清平就是你的这个机缘。()虽然你现在许多事情做起来都很青涩,但是你是一个很善于学习的人,给你时间你可以变得非常的成熟,这就是我对你的看法。”李梦晴看着刘伟名的眼睛道。
“我真的很奇怪,你为什么不走仕途,我相信你要走这条路绝对会很成功。”刘伟名彻底被李梦晴所打败。
“说心里话,我很鄙视当官的,当官的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一群人,我不是说你。简单来说,在仕途上的成功不是我想要的,和我的人生理念不同。”李梦晴淡淡的道。
“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有时候你成熟的就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而有时候却有像个小孩子。”刘伟名看着面前和自己说话的李梦晴又想到上次在宾馆里给金倩出那种馊主意的李梦晴,他实在很难把这个两个联系到一起来。
“很多人都这样说,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可能是一到公事上我就很理智,一到‘私’事上我就非常的冲动的缘故吧。”李梦晴也是无奈的表情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很久,刘伟名知道自己还要开车便没有多喝,万一出了车祸人是不要紧要是把车给刮‘花’了刘伟名就真的会心痛死。倒是李梦晴可能因为即将到手的工程而变的非常的高兴,喝了很多很多,最后在刘伟名强力的制止下才被刘伟名硬拉着下了船。
而此时的李梦晴早已经微醉了,走路都不太利索,左摇右晃的。在这江边刘伟名还真的怕她一个不小心就掉到江里去了。对此刘伟名也没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概念了,直接一把把李梦晴给背在了身上往岸上走。
背着一个美‘女’在身上是什么感觉大家都可以通过意yin想象的出,特别是背上背的是李梦晴这种身材一级‘棒’该突出的地方分外的吐出的美‘女’,刘伟名只觉得一阵阵幽兰的香味从耳根处传来,令的刘伟名一阵心神摇晃。而更令他差点走不稳的是背上两团压迫‘性’的事物,‘逼’的他感觉自己呼吸分外的困难。
“刘伟名,你…你…干嘛。”对于刘伟名背上自己的举动处于半‘迷’糊状态的李梦晴吐着酒气问着。
“对不起了,李大小姐,为了防止你从这里掉到江里去喂鱼我就只能做一回占你便宜的小人了。”刘伟名被李梦晴的文化给拉回了一点点的理智道。
确实,一人宽的*平台,下面便是滚滚的江水,要是真的让李梦晴自己走万一掉了下去那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
“谁让你背了,我又没…没醉,我自己能走。”李梦晴稍微挣扎了一下。
“得了吧,不管你醉没醉我都得背你上去,万一出事了这个责任我可付不起,要是你北京的那位老头子知道你是和我在一起出了意外的话我可就真的要去见老马向他探究**的真谛了。”刘伟名砸吧砸吧嘴后道。
李梦晴其实也没多重,刘伟名没费什么力气便就把她给抱到了车上,直接就把李梦晴给扔在了副驾驶座上。然后发动车往前开着。
“你家在哪啊?”刘伟名侧着头问处于半睡半醒状态之间的李梦晴。
“你要干嘛?”李梦晴显然没有明白刘伟名问话的意识,尽是疑问的额问着刘伟名。
“我不干嘛,我送你回家啊大小姐。”刘伟名差点气结。
“哦,我不想回家,今天很高兴,再配我出去喝酒!你知道吗,只要这笔生意成了,我公司的实力就可以真正的上一个台阶,无论是实力还是团队信誉都会增强很多。离成功又进了一步,我一定不要向我爸妈证明,不按照他们的安排,不需要她们的帮助我照样能够成功。”李梦晴吐出酒气有点含糊不清的道。
原来李梦晴一个人跑出来时有着和家里面人赌气的意思在啊?刘伟名笑了笑了,这丫头还真是有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