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政策上的帮助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86节政策上的帮助
“妈,千万别,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您千万就别再‘操’这份心了。()·首·发”刘伟名一见母亲态度之坚决,心里就慌了,连忙说个理由堵住了她的嘴,刘伟名知道,这也不能怪他妈太心急,农村里的人不想城里的人,男的十**岁就开始结婚,‘女’的也就是六七岁就嫁了。在农村里面传宗接代就是一等一的大事了,以刘伟名这个年纪还没结婚在村里就会被人看成没有用的人,连个媳‘妇’都娶不上,这是这里的风俗,刘伟名也是无奈。而且刘伟名也充分的相信,假如自己不说出自己有‘女’朋友,即使自己不答应,母亲也绝对会帮他去相亲的,而且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还保留着父母之言的习惯,男‘女’不需要见面,由家长同意就可以结婚了,刘伟名可不想‘弄’出个这样的事来,他可是真怕了。
“真的?姑娘怎么样啊?哪人?怎么不带回来让娘见见啊?”刘伟名母亲一说有了就高兴的不得了,说实话,刘伟名这个年纪还不结婚她可是有心理压力的,人都是在乎一个面子,她可不想被人说自己儿子怎么怎么没能力,连个媳‘妇’都娶不上,所以她急啊!
“哎呀,妈,我们还才开始谈呢,这事得一步一步来啊,‘女’孩子长的好,人也好,家境也好,你就别担心了。()到时候会带给你看,你现在就是千万别瞎‘操’心的给我去张罗了,千万别哦。”刘伟名现在主要是敷衍他母亲,别让她做了收不了尾的事。
“你这孩子,说话总没个准的。你看看你多少岁了。这事我做主,今年过年你要是不带个‘女’孩子回家那妈就给你找一个,直接结婚。”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刘伟名的母亲哪能看不出刘伟名在敷衍自己啊,于是直接威胁。
“妈,你没必要这样吧?”刘伟名直接目瞪口呆地望着突然坚决的母亲。
“这事没商量,古话不是说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结婚生子就是不孝,我还等着抱孙子呢,咱家本来就人丁稀少,这事不能拖了。”刘伟名母亲一生都没有这么坚决过。
刘伟名暗自摇头,这都是些什么事啊!都是封闭带出来的封建,这更增加了刘伟名要把这个通往外界的路修好的决心了。()
当刘伟名在家里吃着母亲煮的“清茶淡饭。”的时候,明阳市政fu的招待所里面却是另一幅景象,用酒杯‘交’错来形容不为过,整整三张大圆桌,拼酒的气氛相当的热烈。江映雪坐在上桌,左右分别是农业厅厅长和明阳市市委书记周英东。
“来,江书记,为您大驾光临来到我们明阳市视察,我代表我们明阳五百万百姓敬您一杯。”周英东拿着一只杯子向江映雪敬着。
“英东同志,你这顶帽子可够大的啊。我真的喝不了啊,你一个大男人灌我一个‘女’人可有点说不过去啊。”江映雪一点也没有要喝的样子,浅笑着对周英东道。
“唉,江书记您说笑了,革命工作哪有分男‘女’的啊,这一杯您无论如何也得喝下。”周英东还在劝着。
“周书记啊,你这是在为难我啊,我这人天生不胜酒力,一喝便醉。不过周书记今天这么强烈的要求我要是不喝就是不给周书记你面子。不如这样吧,周书记,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今天就喝一口酒,我先说好哦,只喝一口,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不知周书记答应不答应?”江映雪一手握着酒杯似笑非笑的道。()
“哦?江书记,您这话就见外了,您要有什么吩咐直接吩咐我就是,英东一定尽心尽力的办好。”周英东一听这话有点惶恐,江映雪是中央直接派下来的,凡是中央派下来的一般都是后台极硬的人。所以见到江映雪就算是李向阳都得客客气气何况他周英东呢。
“答应是一回事,尽心尽力去办好这件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怎么样?”江映雪还是很休闲的道。
“能见江书记喝酒那是我周英东的荣幸啊,不知江书记的吩咐是什么?”周英东心里有点惶惶不安,这江映雪向自己提出要求那这要求可不是小事啊,周英东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敢不答应,答应了又怕自己做不到或者不能做。
“是什么事以后再说,我只要周书记记得答应我一个要求便是,放心,绝对是周书记你力所能及的。我便先喝了。”江映雪看到周英东为难的样子便知道周英东在想什么,给了周英东一颗安心丸后便轻轻的喝了一口酒。()其实江映雪说的从来不喝酒那都是骗人的,当官的不管男‘女’有谁是没喝过酒的呢?这就像是一个婊zi说自己是chu‘女’一样的假。
“江书记您好酒量。”一见江映雪喝了下去周英东立即喝彩说好酒量,即使江映雪只是轻轻的泯了一口而已。
“我是真的不行,这喝在口里是火辣辣的啊。”江映雪笑着道。
“江书记,这刘副组长呢?”周英东终于发现少了一个人,仔细一想才发现时金清平的秘书刘伟名不见了,于是便问江映雪。
“哦,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说了。和各位说一下,咱们这个刘伟名副组长因为今天下午家里突然有事便赶回去了,他就是明阳本土人,来去也就一两天的事情。所以我就批了他的假了。”江映雪装着恍然大悟一样对着众人说着。
“这是应该的,谁家没点事啊。来,大家继续吃,这都是我们明阳的本土菜,大家吃好喝好。”周英东招呼着。
整个酒宴也就在这样的热烈的气氛进行完毕,但凡官场上以公的名义吃喝都是一个样,检好的贵的吃,吃完后剩下全桌的残菜剩饭。
饭局过后,江映雪和众调研小组的人都进了房间休息,周英东也一直跟着江映雪,直到江映雪的房‘门’前。
江映雪看着身边的周英东,面上笑了笑,对着周英东道:“周书记,进来坐会吧。”
周英东心里一直想着江映雪的那个要求,这不,饭局一完便一直跟着江映雪走了进来。这下江映雪叫他进来他也没有客气。
“坐吧,周书记,要喝点什么吗?”江映雪招呼了一下周英东后道。
“不用了,周书记。您坐,您别招呼我,我才是主人,您是客,您坐您坐。”周英东连忙客气道。
江映雪也没说什么,走到写字台前面拿起一张纸递给周英东,然后坐下对周英东道:“周书记,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我想请你个忙,我也是受一位朋友之托。这个村的情况非常的不好,是个山疙瘩,出来一趟要走十几里的公路,所以这就制约其发展。我想请周书记你对这个村给点政策上的帮助,在政策上稍微倾斜一点点,让当地的老百姓能够充分的体会到党的好处,也实现国家全面小康的目标。”
周英东拿着手上的字条,只见上面写着:“明阳市明山县大塘村。”
“江书记,您说笑了,在我们明阳市境内还存在这样生活条件困苦的村落这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要检讨。我向您保证,一定落实好国家相关方面的政策,使我们明阳达到全面小康的生活水平。”周英东一听,心里就有点跳动,这不是当面扇了他周英东一记耳光,说他周英东工作不扎实没有务实吗?周英东立马做着检讨。
“周书记,这没外人,你也就不必要这样,先不说这监察工作不是我负责,即使是我负责监察工作我在今天下午的会上就说了不会等到这里来的。你们都是体制中的人,有些事情都懂。全面小康只是一个大致上的目标,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全面小康的。我这次是真的受朋友之托才来向你开这个口,希望你给这个村一点政策上和财政上的倾斜。现在这个新农村工作不是才刚刚开始吗?我建议把这个大塘村作为一个重点的试验点来进行。试验点嘛,就是做给人来看的,要让人更加直观的感觉这个新农村建设的成效,就要给人一个视觉上的冲击力,这是第一的。什么是视觉上的冲击力呢?就是起点越低就越显得成果越大,你觉得呢?”江映雪本来就没有为难周英东的意思,她才来这江南省没多久,对一切都不太熟悉,所以她工作一向都是多做少说,根本就不得罪人。这也与她根本就不想往上爬的心态有关。也就是因为她根本不想往上爬,所以她的工作重点也就是做实事,为老百姓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分管工作的分配上她硬是要求了这个不属于她的农村工作就是这个原因,这次要刘伟名去暗访也是这个原因。不是有句古话说了吗,无‘欲’则刚,她江映雪也就是因为没有任何的‘欲’望所以才无所顾忌的去办这个很可能是费力不讨好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