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区别对待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87节区别对待
“江书记说的是,我一定按照你的指示进行。()不管怎么说我们明阳存在这样生活困难的村落而我们政fu却没有采取相关的行动这就是我工作的失察之处。我一定会好好的把新农村工作当做我们明阳市委市政fu现下的第一工作来做,把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当做我们工作的重点。”周英东心里已经大致明白了江映雪的要求了,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她知道江映雪的意思,本来这事主管新农村工作的江映雪完全可以在会议上就给他下指示,但是江映雪却没有,这是给了他周英东的面子。要是作为一个地方一把手连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上级直接下达命令这是很丢脸的事。所以周英东对江映雪很是感‘激’,同时也很有好感,心里下定决心,不管这事是公是‘私’,他周英东都要好好的干好。
“我觉得把这个作为新农村建设的一个重点是件不错的事情,你让你们明阳市政fu相关部‘门’写一份详细的报告我和计划上来给我,我来批字,就把这个大塘村按照省级新农村重点试验点来做。()这样就直接由省里拨款不用你们明阳来分担这个财政的输出了。怎么做省里会给你列出一个框架,具体怎么实施就由你们明阳市委市政fu自己去‘弄’了。干好了我给你请功。”江映雪又说了一句后拍了拍周英东的肩膀。
“江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办好的。”周英东立即立下了军令状。
“嗯,那好,那就这样吧,晚了,你也就回去睡吧,早点休息,明天这调研开始要你劳心劳力的地方还很多。”江映雪一见事情办完便也就开始下逐客令了。
“您客气了,江书记,这都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也就不打扰了,您早点休息,有什么吩咐您直接叫我。晚安。”周英东很识趣的退出了房‘门’。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出来‘门’,和父母打了声招呼便出了‘门’,开始走着山路。早上的山里的空气特别的好,非常的清新,这是在城市绝对享受不到的。以前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刘伟名根本就没觉得这有什么特别之处。()在城市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再回这里,觉得在这里吸一口空气都是享受啊!刘伟名也明白了为什么现在国际上把环保看的那么重要了。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直走的刘伟名满头的大汗才走到昨天晚上放车的地方,和停车那户人家道了个谢,刘伟名便把车开了出去。手上翻着昨天江映雪给他的明阳市定的几个新农村工作试点村的名单,一看之后刘伟名大骂周英东是孙子。其它的地方刘伟名不是很清楚,这个明南县洪山镇白当村他还是知道的,这个村号称是明阳市的第一村,为什么叫做明阳市的第一村呢,就是因为这一个村的年经济收入比其它地方一个镇都多,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小车,而且村子里也都是清一‘色’的洋房,村子里的人不用做事,每年就吃地皮的红利都足足有余,当然,这个村的致富路径也是不可复制的,原因就是这个村出了一个中央干部,所以这些年来,不管明阳市上层干部如何变换,只要是有政策的事情第一个落实的就是白当村,拨款的对象第一个也是白当村。当然,市里的招来的工厂商业什么的都会优先考虑入户白当村。这样村还是农村嘛?这样的村还属于新农村建设的范畴吗?刘伟名骂着。
不过刘伟名骂归骂,当时作为一个政fu领导人的位置来看,刘伟名还是赞同周英东的做法。()就算是换做刘伟名来安排,他也会把这个白当村当成一个重点对象来看待。第一,这算是给白当村出去的那位大佬一个面子,这种人物你给他面子他不一定会给你好脸‘色’,但是假如你不给他面子他绝对会给你一张黑脸的,这种人物换做谁谁也不会傻的去得罪。第二,以白当村作为对象,不用付出太多工作便会有显著的成果,这样谁的面子上都好看,要是上面来视察,有明明白白的实物放在这,谁能说他周英东没有尽职尽责。至于这些成果是不是以前就有的老本谁会查,即使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么不想实业有清楚的账目和数字记录的,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他明阳市的,这功劳谁也能抢不走。
刘伟名拿着手上的名单看了看,这白当村是没必要去了,去了也是白去。剩下的村刘伟名大致看了看,都是经济起点不错的村。刘伟名想了想,这也难怪周英东会使出这么投机取巧的办法,毕竟省里给他的时间仅仅只有半年,新农村建设本来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短短半年想‘弄’出成效很难,依刘伟名的保守的估计,要想看到成果起码得两到三年。()
刘伟名开着车便往他的目的地而去。
与刘伟名一样,调研工作组的工作也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第一天,各调研小组的成员坐在市委的会议室里听取着周英东安排的形形‘色’‘色’与新农村建设有关的官员的汇报,汇报材料‘交’到各个调研小组成员手上的时候足有半个人高,当然,江映雪在进招待所自己的住所时就直接撕碎了扔进垃圾桶。第二天上午,周英东安排了一个声音很是甜美,长的也很饶人的‘女’孩子把大家请进了多媒体会议室,开始拿着半尺高的资料给调研小组的人员讲明阳市新农村建设的成果,列出了一大堆的数据,而且还伴有非常生动的多媒体图片和影像,把明阳市新农村建设取得的成果一幕幕的直接展现在了荧幕上。下午,周英东直接带领调研小组的成员组成了一个车队参观了定好的几个试验点,所到之处五一不是鲜‘花’和掌声,早就在马路边等着的老百姓一个个都眉飞‘色’舞,只不过细心人可以看出这些笑容很假罢了。当然,每经过一个村子,每位调研小组的成员都会收到一些热心群众所赠送的当地特产,而且每个村子里的群众送的都没有重样的礼物,让人感觉到,明阳市即使临近的两个村子特产竟然都会不一样,当然,调研小组的成员里除了组长江映雪以外,其余人都是非常喜悦,一个劲的夸奖明阳新农村工作做得好、做的扎实。同时周英东也成为了各人口中所说的党的好干部,一心为人民做实事的领导。而且一旁的周英东还以为的谦让,口中说着:“没有没有,为人民服务本就是我辈之人的职责所在。我需要做的还很多。”当然,江映雪对于这些完全当做没看见,心里却也是在佩服周英东手段之高明确实是一个天生当官的料。
第二天晚上,刘伟名回到了市政fu招待所,回来后直接敲了江映雪的‘门’。
“谁啊?请进。”江映雪的‘门’并没有反锁,所以叫人直接进来。
刘伟名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推‘门’而进。
进去,江映雪正在招待所的写字台上写着什么。
“江书记,没打扰您吧?”刘伟名恭敬的问道。
“伟名?,你回来了啊?你啊,真是的,不是叫你在没人的时候叫我姐就行了吗。”江映雪见到刘伟名很惊讶。
“对不起对不起,映雪姐,我都在下面呆糊涂了。”刘伟名呵呵的笑着。
“坐啊你,还用我招呼啊。怎么下去两天就晒的这么黑?都黑了一大圈了。”江映雪皱着眉头看着刘伟名,确实,刘伟名下去两天人都黑了一圈。这人啊,有个特点,一个本来就晒的黑的人去外面晒两天绝对看不出晒黑了,假如一个平时没晒过太阳的出去晒两天保证变了一个人回来。刘伟名就是这样,原本黑黑的他经过这半年办公室的生活活脱脱的变了个人,整个人变的白白净净,这下去两天,每天顶着大太阳在下面调研结果一回来,就像换了身皮。
“没办法,我们明阳的太阳自古以来就是这么的毒辣啊!。”刘伟名一点都不在乎的道。
“工作虽然重要,但是没必要这么不顾身体的去干啊,你这样骤然‘性’的暴晒‘弄’不好会的皮肤病的。”江映雪关心的道。
“我知道,最严重好像是皮肤癌吧,嘿嘿,没事,我没那么的娇贵。映雪姐,这是我做的调研笔记,除了白当村我认为没有必要去之外,其余八个村子我都仔仔细细的调研过,这是每个村子的调研笔记。这是关于整个明阳市新农村工作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的一个归纳小结,这些都是草稿,还没来得及写成报告。”刘伟名从随身的公文包掏出几大叠报告递给江映雪。
“年轻人就是有‘精’神啊,这才一回来又开始谈工作了,好了,既然你要谈我就陪你谈一点吧,这些留在我这,我今天晚上再看,我现在就想听听你对整个明阳市新农村建设工作的看法,你认为是成功还是失败?”江映雪也不啰嗦,直截了当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