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报告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88节报告
“我个人认为,明阳市新农村建设工作有成功的地方,但是也有许多的不足,总的来说失败的地方多余成功的,当然,要是作为面子工程来看的话,还是很成功的。()如果要论实际成果,根本就没什么大的进展。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明阳市领导,毕竟上面给的时间太过短暂,半年,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作为。所以我认为,失败的最根本原因还在于上一届的省领导班子的决策有问题。当时制定这个新农村建设试点工作就是错误的。”刘伟名短暂的归纳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后道。
“嗯,看样子你这几天还是很有收获的。其实很多人都认识到上一届省政fu这个决策存在问题,但是有些问题即使是错的你也必须进行。明阳市把这个试点工作当做面子工程来做,上一届的省领导又何尝不是呢?这已经不是什么怪事了,所以才要你去调研嘛,你是农民出身的官员,所以更加容易从农民的切身利益出发来看待问题,现在看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好了,这次明阳的调研工作算是圆满结束了。你这么急冲冲的赶回来吃了晚饭了吗?”江映雪问道。()
“没有,我才刚到这就到你这儿来了。”刘伟名憨憨的道。
“你啊,算了,看你工作这么顺利我就为你接风洗尘吧,去洗个澡换件衣裳,我请你出去吃一顿吧。”江映雪不知怎么的,也是没来由的非常的高兴。
“还是我请你吧。”刘伟名可不敢一点规矩都不懂,虽然两人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说话什么的都很放得开,没什么约束,但是从最根本上来讲,刘伟名心底还是把江映雪当做领导看待,在刘伟名心里江书记的影子远大于映雪姐。
“怎么啊?怕我没钱请不起你?放心,我薪水再少也比你的要高一点,快点去洗澡吧,洗完了出去。”江映雪笑着催促着刘伟名。
“那好吧,你稍微等我一下,很快。”刘伟名说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多做什么,直接脱了衣服进来浴室,这一天太阳晒的他是浑身很是黏糊,难受死了,他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舒舒服服的洗个澡。
江映雪等刘伟名出了‘门’便拿起刘伟名写的报告来看,前面几本字迹稍微潦草一些的是每个村的调研笔记,很明显是边调研便记录的。()后面的一本是关于这次调研做的一个简短的总结,明显是草稿。江映雪翻了翻,得出了三个结论,第一就是刘伟名的字迹很好看,自成一体的草书,但是却可以让人看的清楚,很好看的自己,有着男子汉的霸气却又不失优美。殊不知刘伟名这么好看的字迹的源于高中时暗恋的一个‘女’孩,那‘女’孩是班里的文艺委员,负责出黑板报,可是黑板报不是一个人能出的了的啊,所以老师就安排同班一个字写的好的男生和这位‘女’孩子一起负责,这让刘伟名那个恨啊,因为那男的长的那就一个寒碜,而且异常猥琐。每当看到他们两人在那出黑板报时刘伟名就有种好白菜让猪给拱了的感觉,所以自此刘伟名便开始玩命的练字,一连就是一年,等到刘伟名终于把字练好了觉得自己可以出黑板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个‘女’孩子转学了,气的刘伟名差点吐血。当然这是ti外话。继续说江映雪看着刘伟名字暗自发呆,江映雪一直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从一个人的笔迹看他的‘性’格,他看着刘伟名的字,字迹完整、标点符号准确,即使是草稿也没有出现漏字的情况,这说明刘伟名办事一丝不苟而且很有呢条理。而且下笔轻重适中,这说明刘伟名稳重而又自制力。江映雪发现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刘伟名做事很认真,这从这几大本认认真真写出来的笔记就可以看出刘伟名有多么的用心了。()第三就是刘伟名这两天真的很辛苦,不单说别的,就算是光写这么多笔迹都得‘花’这么多时间,又何况这些都是刘伟名在调查完之后再写的呢?江映雪是真的有点为刘伟名动容,她在心里给刘伟名给了一个评语,那就是一个有着实干‘精’神和实干能力的年轻人,当然,这个实干‘精’神与江映雪的不谋而合。自此,江映雪便坚定了自己要提拔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的决心。
刘伟名洗完澡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把胡子刮了一下后才走到江映雪的房‘门’前敲了敲‘门’,然后喊道:“江书记。”
江映雪就是像是在等着刘伟名一样随即便开了‘门’,然后很甜美道:“走吧。”
两人并肩下了楼,刘伟名准备去开车被江映雪阻止了,原因无外乎怕人说闲话。
两人从招待所的后面走了出去,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等走出了一定的范围刘伟名才追上江映雪。
“映雪姐,咱去哪吃饭啊?”刘伟名问道。()
“你还问我啊?这明阳市我可是第一次来,而你却是地地道道的额本土人,去哪吃不是应该你决定吗?”江映雪道。
“其实我对明阳也不是太熟,说实话,明阳市我来过的并不多,小时候在乡下,很少出来,念书时在学校也很少出来,就算是那时候是垃圾也是被赶到乡下去了。最后读大学去了北京,我这一生到明阳市的次数也不会超过十次,这明阳市里面有哪些好吃的我还真的不知道。”刘伟名尴尬的道。
“还真难为你了。你说说你们明阳有什么本土非常出名的菜没有?”江映雪也没准备难为刘伟名。
“这个就很多了,虽然我不一定都吃过,但是却绝对熟悉。要吃本土菜很容易,随便找一家大点的拍档就行了,而且味道比大酒店里面的正宗。”刘伟名笑着道。
“那行,咱就找找吧,说实话,我还真没去过排挡吃饭,这次也就当做尝尝鲜吧。”江映雪笑着道,跟上了刘伟名。
两人沿路找了一家大排档,刘伟名要了一个包间,然后亲自出去找老板点了菜。
“你都点了什么菜啊?”江映雪好奇的问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包你满意,全部是我们明阳的特‘色’菜,味道绝对正宗。”刘伟名很是自信的道。
丙然,没过一会儿,老板娘把菜给端了上来,整整七道菜,摆满了整个桌子。
“这么多?吃的完吗?”江映雪看着满桌子的菜惊叹道。
“不一定要吃完,都尝尝味嘛,难得来一次不都尝尝岂不是后悔,下次就不一定有这机会了,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个菜呢叫做剁椒鱼头,这是最出名的,它的特点就是鱼的‘肉’质鲜嫩,汤汁浓厚,清香中蕴含可口的辣味,随菜限量供应的特制剁椒酱常常令食客啧啧称奇。乍看这道菜扮演主角的似乎是鳙鱼的鱼头,实际上特制剁椒酱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第二道菜呢叫做砂锅牛蹄,特点在于选用生长期三年以上的牛蹄,如果牛太嫩没有味道。配上十多种‘药’材,口感‘肥’而不厌,爽滑、味浓微辣。第三道菜是水芹菜水煮鳝鱼,它是用我们这里特有的野菜,配上鲜嫩的鳝鱼,对身体还有健肤、补血的益处。第四道菜叫做竹筒排骨,糯而不腻、清新鲜香。第五道菜,孜然寸骨,特‘色’呢就是这个菜的原料很讲究,必须要用本地的寸骨,否则味是不一样的。剩下的两个就是干锅螺‘肉’和干锅田‘鸡’。怎么样?介绍的你还满意吧?尝尝,味道绝对正宗,保准你吃了一回还想第二回。”刘伟名一个菜一个菜详详细细的介绍着。
“你还真是个美食家啊,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江映雪惊叹于刘伟名对于食物的熟悉程度后道。
“这不奇怪,我爸是当地的一个土厨子,当然,说是土厨子也就是说他是上不了大场面的,只会煮一些当地的菜,所以我说别的菜或许我不懂,但是我们明阳的特‘色’菜我绝对清楚,我从小就跟着我爸在外面煮菜,一来二去就全知道了,不过我爸煮菜的范围仅限于我那一个村,而且都是免费的去给人家帮工的,我呢也就每次都跟着,目的在于吃一顿好吃的。”刘伟名想起来小时候很回忆的道。
“看起来你小时候还过得很滋润的嘛,嗯…真的不错,这味道可比那些豪华宴席上的好吃多了,国宴我曾经也吃过,讲究那是非常多,不过味道确实没这个正宗。”江映雪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刘伟名突然发现现在坐在自己对面的并不是一个省委副书记,也不是一个比自己大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此刻的江映雪说的话做的动作就像是一个十八岁妙龄的‘花’季‘女’孩一样。刘伟名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微微的跳动着,而且有点惶惶不安。
刘伟名知道这和不对劲,连忙压制住内心的涟漪,笑着对江映雪道:“虽然国宴味道没这么好,但是这么简陋的东西哪上得了那个场合,不然这些红红绿绿的还不直接把那些外面佬给吓得直接不敢吃了。”刘伟名嘿嘿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