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暧昧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89节暧昧
其实国宴哪有人真的吃东西啊,最多每个菜就尝那么一下,吃饭时那态度严肃的你哪吃得下,都只是客气的夹两下菜罢了。()”江映雪今天似乎特别的健谈,一边吃着一边说个不停,刘伟名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听,偶尔迎合一句。他一直偷偷地看着江映雪,那心情就像是高中时暗恋那个出黑板报的‘女’孩心情一样。刘伟名此刻的内心完全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他发现自己每和江映雪接触的近一点自己也就对江映雪的‘迷’恋无法自拔一点,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爱上了江映雪,这与爱上金倩完全不一样,爱上江映雪对于刘伟名来说更加的刺‘激’更加的兴奋。此刻的江映雪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吸铁石一样吸引着刘伟名。刘伟名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于熟‘女’有着特殊的喜好。
“哎呀,吃的真饱啊。我都忘了多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的吃过一顿饭了。”江映雪放下筷子感叹了一句。
刘伟名见江映雪抬起头来便马上低下头吃饭,这时候接着江映雪的话便道:“是吗?那以后我就多带你出来吃几顿。()”,说完便觉得这话有点暧昧,好在江映雪并不在意。
“好啊,不过可能没这么好的兴致了。别动。”江映雪突然叫住刘伟名,吓了刘伟名一大跳,当即不敢动,只见江映雪伸出手伸向刘伟名的嘴‘唇’边,用手抹掉刘伟名刚刚吃饭时遗留在嘴‘唇’边的一粒饭后道:“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吃饭嘴边上还剩饭呢?”
对于江映雪的这个举动和这个态度刘伟名硬是觉得一下转不过弯来,他实在无法把坐在会议室上桌上对着下面众官员发号施令的江书记和面前这个伸手帮自己抹嘴边剩饭的映雪姐联系在一起。而此刻的江映雪也开始后悔了,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动作是有多暧昧,就像是一对小夫妻一样。江映雪在心底问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每次只要和刘伟名这个小自己十岁的小男孩在一起时就发现自己不对劲,原本死了很多的年心就会开始怦怦的跳动,而且会丢弃她一直引以为傲的理智做出一些无法理喻的事情来,就像刚刚的这个动作,为什么自己当时做的时候就觉得这么自然呢?江映雪后悔不已。
刘伟名觉察出了两人的尴尬,打诨道:“这是我爸从小教我的,他告诉我做人不要只想着今天,做什么事情都要留有余地,为将来做准备。()所以我就养成了吃饭总要在嘴‘唇’边剩一粒饭的习惯。这叫留有余地为将来做准备。”
这话惹得江映雪一阵大笑,“你就继续逗吧,吃饱了吗?要不要叫老板再装点饭来?”看到刘伟名吃完江映雪关心的道。
“不必了,我吃饱了,最近减‘肥’。咱们走吧。”最后出‘门’时刘伟名还是抢着把钱给付了,和‘女’孩一起吃饭他总不习惯对方付钱,当然,这也包括你‘女’人。
由于刚才的尴尬,江映雪出‘门’时走在了刘伟名前面一步,刘伟名刚好可以看到江映雪的后背的倩影。完好的职业装也无法束缚江映雪那完美的曲线,一道很唯美的s曲线,‘性’感的‘臀’部,还有丝袜包裹的修长大‘腿’,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知‘性’‘女’人的成熟之美,她美的并不超凡脱俗,但是胜在美出了一股气质。刘伟名知道,自己就是痴‘迷’于这份气质。
于是口不择言鬼使神差的说了句:“映雪姐,你穿着职业装真漂亮。()”,说完立即后悔,暗骂自己今天是不是彻底疯了。
“啊?什么?职业装?”江映雪没听清转过头问刘伟名。
“我说我还从来没有见你穿过职业装意外的衣服,我想那一定很漂亮。”刘伟名换了句话说道。
“没办法啊,职业要求。‘女’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每天穿不同的衣服,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但是我却不能啊。”江映雪感叹了一句道,随后又问一句“里有没有卖衣服的地方啊?我刚好想买点衣服了。”
“哦,有,前面就是商业街,里面全部都是卖衣服的,什么牌子都有,不远,我带你去。”刘伟名说着便带着江映雪过去了。
‘女’人看到衣服就像男人看到车一样,都走不动‘腿’。整个商业街琳琅满目都是各式各样的服装专卖店,而且里面服装的价格都不算便宜,步行街里面人满为患,可是有些人也就是因为这才更加喜欢往这里钻,‘女’人其实喜欢逛街并不一定是为了买衣服,对于有些‘女’人来说,逛就是一种乐趣,而人越多逛的就越有感觉,有时候刘伟名都很为这种矛盾的概念而感到矛盾,就像‘女’人都喜欢穿着非常漂亮的衣服去吸引男人的注意力一样,而男人最喜欢的却是‘女’人不穿衣服,这也是让刘伟名觉得矛盾的矛盾概念。()
江映雪今天很兴奋,这也让刘伟名看到了他从没见过的江映雪另外一面。原本就不显老的她一样和许多年轻‘女’孩子一样在众多的服装店里穿梭,挑着衣服,让人完全没有一点点的怪异感觉。而刘伟名也像许多陪着老婆‘女’朋友逛街买衣服的男人一样,要么跟着江映雪在里面挑衣服,时而说两句话,指出自己对这件衣服的意见。要么谨慎的跟在后面,以防江映雪被挤过人群的什么狼占便宜,要么便是手上提着服装袋在‘门’口‘抽’着眼等着江映雪出来。这是刘伟名第一次陪‘女’孩子逛街买衣服,以前北京的那个‘女’友从不叫刘伟名陪着逛街,这是刘伟名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或许她是觉得自己穷不想自己跟在她后面丢脸也或许她从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她男朋友看待,这是这么多年来刘伟名总结出来的两个原因,至于真相便永远无法考究了。而金倩,刘伟名觉得倒还没有发展到陪同逛街的地步来。以前,刘伟名总是在小说上看到说陪‘女’人逛街是一件多么无奈和艰苦的工作,当时刘伟名也就信了,只是现在刘伟名却一点都没有做这种感觉,反而新林洋溢全是幸福和甜蜜的滋味,已经不是初哥的刘伟名隐隐有种感觉,自己是真的真的爱上了这个身为省委副书记并且还可能有着一个非常强大背景的映雪姐。
“伟名,这套衣服好看吗?”从试衣间出来,穿着一套白‘色’碎‘花’裙的江映雪在刘伟名面前转了一圈后问刘伟名。
“好看,真好看。”刘伟名目瞪口呆的道,她无法想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他觉得这一幕很妖娆,一直见惯了穿着职业转的江映雪,这个时候突然见到江映雪穿着这一般只有学生妹穿的白‘色’碎‘花’裙竟然不由一丝的不适反而觉得很美,很年轻。
“真的吗?没骗我?”江映雪又在镜子前面看了看,问着刘伟名。
“没骗你,我现在都不敢在这叫你映雪姐,怕被别人说我这人故意在这装嫩。”刘伟名很轻松的说道。
“你这张嘴还真贫,哎呀,也逛累了,就买这一套吧。”江映雪说着走进了试衣间换回衣服然后去了收银台,刘伟名本来想自己去付钱的,但是想想自己和江映雪是什么关系?自己凭什么付钱?便又停住了这个脚步,当听到收银小姐用很平静很甜美的声音说出一万八的时候,刘伟名为自己刚刚没有上前去付款的举动感到庆幸,而江映雪却好像是听到一块八一样,拿出一张金灿灿的卡递给收银小姐,刘伟名在心里暗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出来时刘伟名特意看了这个服装店的牌子,只见到一长窜的英文,最后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心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件在地摊上卖一十八的衣服加上这几个英文之后身家就翻了一千倍呢?最后不思其解。
“伟名啊,今天真的很谢谢你陪我出来逛街,我上次逛街是在十二年前。”江映雪很有感触的道。
“没事,你可别忘了,今天原本可是你陪我出来吃饭的,咱们扯平了。”刘伟名看出来江映雪一说到这个话题的沉重,故意避开那个话题。
“这也能扯平吗?我怎么感觉头上有水掉下来了啊?”江映雪用手‘摸’了‘摸’头发问刘伟名。
刘伟名抬头看了看天,当即大呼不好,原来天上一片黑暗,早就没有月亮了。刘伟名大呼:“咱们快点回去,要下大雨了。”
于是狂奔,结果走出没几步,倾盆大雨便就下来了。刘伟名来不及多想,拉着江映雪便去屋檐下,但是雨太大,顷刻间两人就淋成了落汤‘鸡’。当刘伟名拉着江映雪在屋檐下避雨的时候,两人已经浑身通透了,江映雪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映雪姐,你不会感冒了吧?”刘伟名关心的问道。
“不会,没事,别担心,只是这雨怎么说下就下啊。”江映雪埋怨了一句。“其实淋场雨的感觉也很好。”接着江映雪又不明就里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