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吻我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90节‘吻’我
这时刘伟名突然想起了一首歌曲,庾澄庆的《命中注定》,他觉得用在这里很合适。()“忽然大雨我们有缘相遇你也在这里被雨淋湿小小的屋檐就这样变成你我的伞萍水相逢我们还很陌生你说人和人有一种缘份很像晚风轻轻吹浮街上人们面容那么轻松。”刘伟名想着歌词笑了笑。
“你笑什么?”江映雪好奇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在想我们怎么回去,这雨看样子这么一下是停不了。”刘伟名看了看一点也没有减弱的迹象的大雨。
“明天还要工作,不能再等了,等冲出这个步行街咱们打车回去就行了,反正已经湿了。”江映雪看了看街道后道。
“还是别了,万一感冒了就不好了。”刘伟名有点担心的道。
“没事,走吧。”江映雪率先冲了出去。见到江映雪出去了,刘伟名便赶紧追了上去。冲到了步行街口,打了辆计程车直接去招待所,两人从后‘门’上去。各自回房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刘伟名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心里还是不放心,怕江映雪感冒,于是穿上衣服去敲江映雪的‘门’。
“谁啊?”江映雪在里面喊着。
“映雪姐,是我,伟名。”刘伟名听着江映雪的声音就不怎么对劲,当即心里一紧。
随着一声声咳嗽的声音由远及近,‘门’开了,江映雪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捂着嘴咳嗽。
“伟名啊,有什么事啊?”江映雪脸‘色’有点白。
“映雪姐,你感冒了?”刘伟名问道。
“没有,就是有点咳嗽而已。”江映雪笑着道。
刘伟名也不在乎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直接伸手探在江映雪的额头上,入手烫的吓人。
“还说没有,都这么烫,这么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呢?”刘伟名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这么大的脾气,恶狠狠的道,江映雪当即被吓住,但是心里非常的温暖,她很享受刘伟名的这份关心。
“赶紧去躺着。()”刘伟名说这话时有着不让人抗拒的威严。
江映雪面带着笑容,像个小‘女’孩一样,乖乖地听着刘伟名的话睡到了‘床’上去。
刘伟名走到空调前把温度调高,然后对江映雪道:“你先睡会儿,我去买‘药’。”接着便冲了出去。
由于比较的晚了,刘伟名就像上次帮李梦晴买东西一样开着车转看大半个城市最后才找到一个卖‘药’的,买了一大堆的感冒‘药’又火急火燎得开回了招待所,跑上了楼,直接进了江映雪的房间。
而此时的江映雪似乎已经睡着了,但是刘伟名发现她脸都被烧的通红,就跟上次李梦晴的一个样,只是李梦晴是被酒‘精’给热的,而江映雪这是给烧的。刘伟名直接拿过杯子装了一杯水,按照‘药’盒上面的说明的分量把‘药’取了出来放在手心里,然后叫醒江映雪:“映雪姐,映雪姐。”
“伟名,你回来了啊!。”江映雪微微的睁开眼道。
“你感觉怎么样?”刘伟名问道。
“没上面大碍,就是头有点沉,应该睡一觉就好了。()”江映雪用手拍了拍自己有点沉重的脑袋后做了起来。
“来,先吃‘药’,要是还不退烧就直接去医院。”刘伟名说着也不顾江映雪愿不愿意,直接把手中的‘药’倒进了江映雪的嘴‘唇’里面,然后又喂了江映雪一口水。见江映雪脸上红的更厉害了,便跑进去拿了条沾了水的帕子敷在了江映雪的额头上。
“伟名,真是麻烦你了。”江映雪有点歉意的道。
“你说上面了。你帮我的多了去了“刘伟名就拿着张椅子坐在江映雪的身旁道。
“你经常照顾‘女’孩子吧,感觉你照顾人很顺手吧?”江映雪开着玩笑说着。
“我还从来没照顾个‘女’人,连我妈都没照顾过,她不让,所以你是第一个,我顺手是因为我得照顾自己,我总觉得人最应该善待的就是自己,假如连自己都不善待还说去善待别人,说出来自己都会不信。”刘伟名笑着说着。
“你啊,有着与你年纪不符的成熟。”江映雪发自内心的道,面前这个明明还只能称为男孩的男‘性’却总是有着让她把他当成男人的成熟和稳重。()
“你不也有着与您难尽不符的年轻嘛?”刘伟名本意只是开个玩笑,却没想到说出了这么‘裸’暧昧的话语。
江映雪思维顿时停住,眼光变的‘迷’离,轻轻的说着:“你觉得我美吗?”
“你或许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但是确实最有气质最令我‘迷’恋的一个‘女’人。”看着江映雪火热的眼神,刘伟名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底话。
“真的吗?”江映雪眼睛里透着兴奋和喜悦。
“是,映雪姐,我爱你。”刘伟名就像是被烧坏了脑子一样,在江映雪的眼神里完全失去了理智。而此时失去理智的,不仅仅只是刘伟名一个。
江映雪听完后闭上了眼睛,脸蛋不知道是因为发烧还是别的原因比更加更加的红‘艳’,好像随时可以滴出血来一样,而且她的上下起伏不已,可以见到她此时是多么的‘激’动。
“‘吻’我。”半响后江映雪一若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两个字。
震惊,这是刘伟名想到的第一个词语,然后便想到了惊‘艳’。此刻他已经把其余的东西全部都忘掉了,忘掉了面前这个‘女’人是省委副书记、忘记对方的年龄、也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未曾表明关系但是却已经发生真正关系的‘女’友,忘记许多许多,现在的他只知道自己是个男人,面前的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让自己‘迷’醉到无法自拔的‘女’人。
刘伟名看着此时紧闭着眼睛的江映雪,低着头‘吻’上了江映雪娇‘艳’的,两片嘴‘唇’刚一接触便犹如**一发而不可收拾。
刘伟名慢慢的褪去了江映雪的衣物,衣服、‘裤’子……
江映雪流出来眼泪,幸福的眼泪。当一切都停止的时候,窗外甚至已经泛起了微微的白光,两个人齐齐的倒在了‘床’上,全身都提不起一丝的力气,江映雪装个身子靠在刘伟名肩膀处,寻找着温暖,这份她从未拥有过却如此美好的温暖。刘伟名伸出一只手臂让江映雪头枕着自己的手臂。刘伟名习惯‘性’的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烟雾缭绕之下的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当烟头烫手他才发觉,扔掉烟头,刘伟名缓缓的道:“映雪姐,嫁给我吧。”江映雪抬起头,好像吃惊于刘伟名的话,随后笑了笑,抬起头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后道:“你还真傻,我们一个老‘女’人你也要?”
“能娶到你是我毕生的幸福,映雪姐,嫁给我吧。”刘伟名再次肯定道,说这话的时候,金倩的身影在刘伟名的脑海中闪过。
“姐只要你这句话就够了,傻光,姐爱你,所以不会让你难做,姐知道你是不属于姐的,能得到你的爱怜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把这当做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惊喜。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有丈夫,虽然已经名存实亡,虽然我和他已经五年没有见面了,但是我不能离婚,也离不了婚。你也一样,你要记住,姐能给你的只是安慰,而给你温暖的那个‘女’人却不会是我,姐答应做你的情人。”江映雪说的很轻松,但是眼角却留着眼泪,这段不伦之恋注定不可能完全美满。
“这对你不公平。”刘伟名转过头,用嘴‘唇’亲‘吻’着江映雪眼睛旁的眼泪道。
“我觉得很公平,我只需要你的一个肩膀就满足了。相比以前的我,我现在已经是到了天堂了。”江映雪满足的道,脸上满是幸福。
“我爱你,映雪。”刘伟名直接忽略了姐字。
“我也爱你,但是现在你必须回你的房间去了,天快亮了。”江映雪看这窗外的天‘色’道。
“好吧。”刘伟名颇为无奈的道,但是却毫无办法。穿好衣服之后刘伟名再次伸手探了探江映雪的额头,发现已经没有烧了,刘伟名便往外走便道:“想不到做ai还可以治感冒。”接着便是一个枕头飞向了刘伟名。刘伟名转身出了房‘门’进了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点了根烟。这一夜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本言情小说中的桥段一样那么的离奇那么的巧合,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男人因为爱一个‘女’人便有了征服的‘欲’望,这种征服的‘欲’望不单单只是身体上,还包括心理上的,刘伟名现在就有着强烈征服后的快感。但是也开始‘迷’茫,他不知道这份和江映雪之间见不得光的恋情最后该何去何从,刘伟名开始感叹爱情确实是麻木的他能让人表的毫无理智,自己和江映雪两个这么理智的人最后还是无法逃出这副感情地枷锁,进入了这个带着甜蜜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