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同居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94节同居
风雨停止之后,刘伟名一只手搂着江映雪,一只手‘抽’着烟,看着怀里美若天仙般的‘女’人,刘伟名觉得从未有过的幸福和满足,他似乎觉得这样才是美满的人生。()
“映雪,今天…。”刘伟名有句话噎在了喉咙里不吐不快,但是要说却又说了一半说不出口。
江映雪一只手在刘伟名的‘胸’膛上抚‘摸’着,看着刘伟名说了一半的话‘露’出一个笑脸后道:“有什么话就说啊,难道你还有什么话是需要对我保留的吗?”
“是这样的,今天在金书记家我表白了。”刘伟名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后道。
“在金书记家表白?”江映雪顿时来了‘精’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仰起头又问了刘伟名一遍。
“嗯。”刘伟名点了点头道。
“和谁表白?”江映雪还是没有‘弄’清楚。()
“和倩儿,金书记的‘女’儿。”刘伟名又点了一根烟后道。
“哦,原来如此,我说放着我办公室里云佳那么一个大美‘女’你都没点行动原来是看上了金书记家的‘女’儿了啊。”江映雪没有出现刘伟名想象中生气流泪的场面,反而就像是在听着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一样。
“映雪,你难道都不生气吗?”刘伟名问道。
“我生什么气啊,傻瓜!我只是你的,地下的。这是我要的,你有多少‘女’人我不在乎,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完全拥有你,偶尔拥有一次对于我来说都已经是赚了,人不能太贪心。而且假如我要求你不要别的‘女’人这不公平,因为那些‘女’孩子能给你的我给不了。比如婚姻、温暖、小孩。这些我统统都不能给你,反而我更希望你有一个美满的家,我希望你幸福。”江映雪把脸贴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道。
“谢谢你,映雪。”刘伟名低头在江映雪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后道。
“傻瓜,和我说什么谢谢。()你还没告诉我结果呢?”江映雪像个小‘女’孩一样瞪着眼睛问刘伟名。
“什么结果?”刘伟名不明就里。
“就是你对金倩表白的结果啊?”江映雪说着。
“嘿嘿。”刘伟名抓了抓脑袋尴尬的笑了笑后道:“其实我和倩儿早就发生过关系了,虽然那只是一个意外,我想我和她早就喜欢上了对方,只是两人多没说。今天是被她妈妈给‘逼’着问了出来,所以我才表白的,起初我是怕我和她家世身份相差的太大金书记不会同意,没想到他们早就知道了,就是我像个傻子一样。”刘伟名高兴的说着,说的时候脸上尽是笑容。只是江映雪看着这笑容心里泛起了一丝的酸楚,差点掉下了眼泪,但是江映雪马上忍住,立马堆着笑脸对刘伟名道:“那就要好好的恭喜你了,金书记家就在这,你到我这来就不怕他们看见?这样子不方便,伟名,要不我换个房子吧。”江映雪想了一下后道。
“换房子?好啊!。”刘伟名高兴不已,江映雪和金倩同住一个小区,就算他刘伟名在谨慎也不能保证哪一天就东窗事发了,现在江映雪说要换房子那对于刘伟名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不过随即想了一个问题后又低下头道:“还是算了,一栋房子可要不少钱。()”
“怎么啊?怕我没钱?其实在我来林阳之前就有人替我在林阳买了一套房子还有一辆车,只是我反正是一个人,住哪不是住。住这里还近一点,上班也方便。那房子我还没去看过,不过听说里面一切都是现成的,搬过去住就行了。”江映雪笑着在刘伟名腰上掐了一下道。
“如此甚好。”刘伟名满脸欣喜地丢出一句古文。
“你好个什么?我可没说让你住进去。”江映雪也玩起了小‘女’孩玩的撒娇。跟刘伟名在一起了这一天,她整个人都看起来年轻了几岁。
“你不让我住进去那就别怪我在省委办公室里面对你进行公然的调戏,到时候看看你这个省委副书记怎么下得了台。我反正是光棍一条,大不了就破罐子破摔。”刘伟名嘿嘿地威胁着江映雪。
“你都不在乎那我就更不在乎了,我原本就没想当官。”江映雪根本就不为所动。
早上六点半刘伟名便起了‘床’,洗漱之后便偷偷地溜出了江映雪所在的小区,然后搭了一辆计程车回到了省委宿舍。在宿舍呆了一下子便下楼坐进了在等候的老王的车去接金清平。()如此,刘伟名的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上。
金清平每天的工作依旧是那样的繁忙,每天来找他的大小辟员很多很多,所以刘伟名每天呆在办公室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用在接待上了。而且刘伟名有了原则,不管来的人官大官小(基本上都是大官,小辟哪见得了金清平啊,不过也不排除特殊情况),他都很客气的对待,所谓玩政治就是要把盟友玩的越来越多,敌人越来越少。刘伟名现在又不是主管的官员,所以他实在是没有必有装出一副老爷的‘摸’样。
一个上午的时间,除了接待以外,刘伟名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整理自己在明阳关于新农村建设的调研报告,他记得江映雪所说的要写两份报告。好在所有事情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所以写起来非常的容易,无非是把语言组织一下罢了。一个上午他就把所有的都‘弄’完了,然后把两份报告都打印了两份,一份‘交’给了江映雪,一份‘交’给了金清平。
金清平看过之后对于刘伟名非常的欣赏,刘伟名写的报告一切都是从实际出发,有非常有根据的数据和实例说明,非常的有说服力,而且许多事情都谈到了关键点上面。
本来以为下午没有事情的,结果却被张云佳一个电话给叫进了江映雪的办公室。
“云佳,江书记找我什么事啊?”刘伟名不明就里的被江映雪给找了过来,而且张云佳也没说什么事,便问张云佳。
“我也不清楚,不过看江书记下午的行程安排可以猜出应该还是和新农村建设有关,今天下午江书记要召开一个关于全省新农村建设工作的大会,我想应该和这个有关,哎呀,你别问我啊,你进去不就知道了。”张云佳笑着道。
“那行,我先进去了,等下出来再聊。”刘伟名也没有多余直接进了江映雪的办公室,顺带着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了。
“映雪,什么事啊?这么突然叫我。”由于关上了‘门’,而且刘伟名也可以确信这办公室的隔音效果,所以说话也没有一点的严肃,直接大咧咧的坐在了江映雪对面的椅子上道。
“喂,伟名,这里是办公室,注意点啊!。”江映雪被刘伟名的称呼吓了一跳,还在看到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了,不过还是小心地提醒着刘伟名。
“没事,你放心,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好的出奇,关上‘门’之后就算在里面做ai外面的人都听不见。我以前呆过这个办公室,所以非常清楚。”刘伟名好se地在江映雪身上上下打量着。
“你严肃点好不好,和你说正事呢。”江映雪对付别人也会有一万种方法,但是在刘伟名面前她只有求饶的份。
“好了,不逗你了,说吧,什么事?报告你看了吧?有些什么问题嘛?”刘伟名也不是不分轻重的人稍微开了句玩笑后便又说起了正事。
“看了,写的很不错,关于你的报告我已经和金书记通过电话了,都觉得你的报告对于新农村建设工作有很大的作用。所以经过我申请金书记同意,委派你为新农村建设工作组的副组长。”江映雪笑着道。
“又来个副组长?这副组长好像没有任何的权利吧?这个新农村建设工作组又是个什么‘性’质?”刘伟名叫苦不迭的道,心里想着估计又是一个卖苦力的活。
“这个工作组的副组长可不像上次那个副组长了,你也知道,新农村建设是国家近几年最看重的政策。想出政绩出效果,新农村建设这一仗是绝对不能输的,所以金书记下过命令,由我全权负责新农村建设的工作,其它工作都必须得为新农村建设让步。这个工作组也就是这样组成的,组建这个工作组就是等于把新农村建设工作完全从原有的行政框架中提了出来,全省的新农村工作都全部由工作组负责,其它部‘门’没有任何权利干涉,而且经过同意,必须为工作组的新农村建设让步。这个工作组在我们去明阳之前金书记在一次常务会上就提了出来并且通过了。我是组长,本来没有把你安‘插’进来的,但是由于这次你的调研工作做的非常的‘棒’,又有着实际的经验,相信由你任副组长对于推动新农村建设工作的顺利进行是有很大的帮助的。怎么样?我解释很清楚了,你还有什么意见吗?”江映雪也用着很是轻松的口‘吻’道。其实这事不让猜测,刘伟名是有能力,但是没有能力到可以由一个秘书的身份去干行政工作的程度,但是细一想来这一切都很自然,有着金清平和江映雪两人的极力推荐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都变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