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床上等我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95节‘床’上等我
“有什么权利没有啊?说实话,当了将近大半年的官了,好歹也是个处级干部,结果却一直被人使唤,还从来没有过手上有权的滋味。()”刘伟名半开玩笑的道,这话也只是和自己最亲密的说说,即使是在金清平面前这话他也绝对不会说的。
“你啊,就那点出息,有,没权利没好处的事情我会叫你去吗?我是组长,农业厅厅长和建设厅长是副组长,下面是从各相关部‘门’‘抽’调过来的组员,与省里相对应的,市级行政也将组建一个新农村建设的工作组,按行政级别实施工作。而且不受市级行政领导,直接由省里的工作组全权负责。这么说来你觉得你手上有没有权利?”江映雪笑着道。
“这可是相当于省武装部副部长的职位啊。不过我一个处级干部出来担任这个职位会不会有人说闲话啊?”刘伟名担心的道,不受当地行政部‘门’的领导直接由省里工作组全权负责这就有点类似于武装部的模式了。不过这官和权利都大,但是刘伟名还是担心自己职位太低有没有什么资历会被人说闲话。()
“说闲话的人肯定有的,但是你是金书记的秘书,就算有人知道又能怎么样?大不了说声金书记任人唯亲罢了,而且金书记现在在常委会里面势力最大,你的问题又有我支持,谁多没有能力撤了你,除了金书记和我,而且就算金书记要撤了你我不同意都没用。”江映雪很是高兴的道,显然,以前一直大公无‘私’的她现在处处都在为刘伟名考虑着。江映雪是常委委员之一,但是来江南省省委这么久了,她一直都没有参与到省委省政fu这个圈子的斗争里面去,无论是金清平、李向阳还是周长雄都或明或暗的对她发出过邀请,但是她谁都没答应。常委会上一旦牵涉到派系之间的斗争她都一律选择弃权,不过看她的意思为了刘伟名她是愿意进入这个斗争中去了,当然,这是最坏的事情了。
“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看来这事还真的没人能拿我怎么样了。我现在担心的是我能不能忙的过来了。”刘伟名感叹道。
“伟名,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以后我就不能保证能不能再为你创造这样的机会了,你尽量自己辛苦一点吧,这对你的前程会有很大的帮助、我听金书记的意思就是,这个副组长就是给你身上镀一层金,好让你名正言顺外放出去担任重要的职位,而且我看等这个新农村建设工作进行之后找到合适的机会金书记就会考虑把你外放出去了,所以这个机会对你很重要,你得好好把握。()”江映雪提醒道。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干的。”刘伟名点了点头,外放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使是金清平一力主张,想得到一个好的位置也必须的有拿得出手的履历。像秦明那样,他是在省委当了八年的秘书,然后被金清平看中又给金清平当了三年多的秘书,总共加起来有了十多年的工作经验,虽然他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履历,但是有着十多年的工龄,加上本来也就是副处级干部所以才勉强外放出去给当了一个‘交’通局的局长。但是刘伟名不能和亲命一样等上十几年吧?所以他就必须得给自己‘弄’上几个履历,金清平是这样为他想的,江映雪亦是如此。所以才有了上次新农村建设调研小组的副组长和这次新农村建设工作组副组长的头衔,这一切都是在为刘伟名外调一个好位置在铺路,刘伟名不是傻子,哪里会看不出来啊。
“嗯,下午两点半会在大会议室里召开工作组的第一个会议,也算是所有工作组成员的一个见面会,会上还有所以市级工作的组长参加,会上几个副组长都要做报告,农业厅厅长是主管农业那一块的,建设厅厅长这个副组长是主管建设那一块的,所以真正主管的就是你和我,所以报告的侧重点都会不一样,你就直接用你的这篇报告就行了。()”江映雪又说着,她好像什么都为刘伟名安排好了,可以她对于刘伟名的事情是多么的认真。
“行,我等下去和金书记请示一下就过去。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刘伟名很严肃的问道。
“什么问题?”江映雪耐心替刘伟名解答着疑问。
“你的新房子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进去?以及新房详细的地址。”刘伟名突兀的说着,而且表情异常的严肃。
“你就想着这事,以前觉得你是‘挺’老实的一个人,现在却突然觉得你这人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人,满嘴的油腔滑调,和你说着正事你却总往这些事情上想。”江映雪是彻底拿刘伟名没办法了,丢了一记白眼后无奈的道。
“道貌岸然?我想你本来是说我是个衣冠禽兽吧,哈哈,我可告诉你,你现在知道也已经晚了,上了我刘伟名这条贼船就别想再下去。()”刘伟名一脸‘淫’笑道。
“好了,咱们说正事好不好?”江映雪求着刘伟名道。
“对于我来说现在最大的正事就是你把你新房的详细地址给我。”刘伟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摸’样。
“行了行了,我怕你行了吧。”江映雪彻底被打败,拿出一张字条在上面把新房地址写上递给刘伟名道:“拿好,看清楚了,别走错了房间被人当贼给打了。”
“咱们是采hua大盗,不干顺手牵羊的事。还有。”刘伟名又伸手对着江映雪。
“还有什么?”江映雪不明白的问道。
“别装蒜了,手机号码写过来,‘私’人的哦。万一我找不到地方‘迷’路了也好找你来接我啊。”刘伟名说着。
“你还真是一无赖。”江映雪无奈地又在字条上加上了自己的死人手机号码。
“你还真说对了,无赖其实是我的小名。”刘伟名小心地把字条收好,笑呵呵的说着。
“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吧?”江映雪斜靠在椅子上对刘伟名道。
“映雪,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是我不想自己是靠着‘女’人爬上来的。金书记提携我我可以接受,但是你这样做我不能接受,我觉得我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你明白吗?而且我也并不想外调出去,虽然我也很想高升一步,也讨厌这种伺候人的生活,但是我更讨厌没有你的生活。一旦外调那就预示着我们不能在一起了。虽然这一点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味道,但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我这人不喜欢感情里面参合太多的利益进去。这次我答应了,下次我希望你不要再主动帮我了,除非我和你说,最起码下次你在帮我安排什么的时候先得问问我的想法。我不希望你把一贯对待属下的态度用在我的身上。”刘伟名突然换了副态度对江映雪道,其实从进来江映雪和他说这事的时候他心里就一直不痛快,如果是在两天前江映雪和他说这番话他会非常的感‘激’江映雪,但是现在不同,江映雪是他的‘女’人,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却要接受自己‘女’人对自己的安排甚至于在安排之前自己连知道都不知道,这让刘伟名那骄傲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伟名,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下次不会了,下次在做事之前一定会和你商量听你的意见才做决定。”江映雪听完刘伟名的话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也难怪江映雪,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在用一个上位者的身份在过日子,潜移默化,这种自己‘操’控他人的生活方式已经彻底融进了她的‘性’格里面。要不是刚刚刘伟名的话提醒了她,她还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失误。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你都是为了我好,只是你当惯了领导所以改不了这种习惯罢了。我相信你以后会做的很好的。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刘伟名拉住江映雪的手深情的道。
“我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搬过去,那边什么都有,我今晚就会住那边去。”江映雪有点不习惯在办公室里和刘伟名这么亲热,把手从刘伟名的的手掌里挣脱出来后用几乎为不可闻的声音道。
“洗干了在‘床’上等我。”刘伟名‘淫’笑着说了一句极具挑逗‘性’的话后站起来,然后飞快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两点半,刘伟名准时的出现在了大会议室里,刘伟名看了看,整个会议室坐了三四十个人,而江映雪坐在主席台上,而和江映雪一起坐在主席台上的还有农业厅厅长胡耀光、建设厅的厅长徐永光、而在江映雪身边还空着一个座位,刘伟名想了一下,那应该就是自己的座位,走上前去一看,果然座位上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新农村建设工作组副组长刘伟名。”刘伟名表情严肃的在座位上坐下,顺势扫了一下,发现坐在第一排的都是各市的新农村建设工作的负责人,其中就有刘伟名的一个熟人常阳市常务副市长谢建国,刘伟名对着谢建国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而坐在后面几排的都是省委省政fu个机关单位的人,很显然是‘抽’调进工作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