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唱歌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1章第一卷]
第99节唱歌
“对不起哦,不好意思,我不是太关注别人的老婆的,所以不清楚。()不过这个答案是错误的。”刘伟名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在年轻人中不认识刘德华的的确会遭人耻笑,而估计不知道刘德华老婆叫什么的也差不多。
“不是?那你告诉我是谁?难道是梅‘艳’芳?对,就是梅‘艳’芳。”许岚深深的思索后又道。
“也不对,你想的太复杂了,我告诉你吧,是啊炳。”刘伟名忍住强烈的笑意,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说道。
“啊炳?”许岚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皱着眉头看着刘伟名。
“对啊,我都会唱啊,啊炳,给我一杯忘情水。怎么啊?你没听过这歌?”刘伟名装着傻子道。
“你……。好,这题算我输了,再听题。为什么游泳比赛中青蛙输给了狗?”许岚差点疯了,最后还是忍住了又问了一个问题。()
“很简单啊,因为游泳比赛中蛙泳是犯规的。”刘伟名不想再玩许岚了,便直接给了回答。“现在听我的题,你可要听好了,假如这个你没答出来那你就可直接输了哦。听题,问,是先有男人还有先有‘女’人?”刘伟名说着题目。
然后便开始计时,直到数到了一,许岚也依旧没有答出来。
“对不起,小姐,你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男人,因为男人也称先生。”刘伟名点了一根烟后也不看许岚的表情很悠闲的‘抽’着。然后问对面的谢建国:“老哥,你还有什么节目没有?没有的话…。”
“有有,我今天可是特意叫许岚来给你唱歌跳舞助兴的,ktv房我都订好了,我们直接上去吧。”谢建国还沉寂在笑意中,听到刘伟名的话马上想起来了道。
“那好,我们上去吧。”刘伟名随手拿起自己的公文包,也没有理会还在一旁发呆的许岚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刘伟名走了出去之后许岚盯着刘伟名的背影,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然后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似地站起身来跟着走出来包间。()许岚是省拌舞剧团的演员,不但人长的漂亮,歌也唱的好,舞蹈也非常的美丽。是省拌舞剧团当之无愧的台柱子。但是由于天生是个嫉恶如仇的直‘性’子,所以得罪了很多人,身价便一直没涨起来,得罪了领导便开始有意将她雪藏,这次是家里急需用钱,所以才答应跟着同为歌舞剧团的林琳出来配唱赚点外快,在来之前谢建国就见过她一面了,当即被她的容貌所折服,于是给出了她的报酬是一万,但是一定要让要陪的人开心。但是许岚说好了,只是陪唱,其它的坚决不做。不过在来时看到刘伟名这么年轻就是个大官了心里很是鄙视,心里想着肯定又是个二世主的草包,由于从小就是这个‘性’格,所以她对刘伟名便没个好脸‘色’。怎知她这火爆脾气被刘伟名三言两句就给点着了,随即便出现了前面的那一幕,不到三分钟就把自己的身体输掉了,这令许岚后悔不已,不过她天生就是这种人,说过话就一定要做到,或者这叫做守信用,又或者这叫做愿赌服输。而刘伟名也根本就没想对许岚怎么样,他不是那种一见美‘女’就开始‘精’虫上脑的人,相反的,他对男‘女’之事还有点洁癖的。刚刚提出对许岚的赌局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致而至,并没有过多的想法。
刘伟名已经忘了这是最近第几次来ktv了,最近来ktv来的太过于频繁了,不过刘伟名也没办法,ktv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悄悄的成为一种主要的娱乐活动。()
ktv包间里面的设施其实都大同小异,其实刘伟名对于k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不过有时候明明不喜欢但是却不能说出来,在刘伟名心里谢建国是即将要成为常阳市市长的人,能和一个市长拉好关系这对于刘伟名以后的发展不能说有很大的帮助但是起码没有坏处。所谓朋友就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你一把的人,而在官场里的盟友,这句话也同样适应。四人进了房间,刘伟名便坐在长沙发上,谢建国让服务员端了一些饮料和茶水进来。许岚是最后进来的,虽然看起来非常的不情不愿但是还是在刘伟名身边坐下,一句话也不说。
“来来来,伟名,你来唱一首吧。”谢建国拿着话筒拱着刘伟名。
“是啊,刘哥,唱一首嘛。”一旁的林琳也帮腔起着哄,估计是刚刚经过谢建国的指点,她已经把对刘伟名从刘组长的称呼变成了刘哥。
“我??我不行,真的不行,我来这是听许小姐唱歌的,让许小姐唱吧。”刘伟名忙着推辞,然后转脸对许岚道:“徐小姐不介意为我们唱一首吧!。()”
许岚抬起头眼睛带着愤怒地望着刘伟名,不过刘伟名早已经无所谓的喝着茶了,旁边许岚的眼神和表情他早就看在了心里,当然,对于一个有‘性’格的‘女’孩子,刘伟名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很好笑罢了。
许岚还是在刘伟名边上输掉了气场,拿起话筒走到点歌平台上点了一首歌,刘伟名靠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淡淡的看着。歌名是《后来》,刘若英的一首经典歌曲。本来刘伟名以为一个歌剧演员要唱都是那种咿咿呀呀的美声歌曲,没想到许岚点的是一首通俗歌。
许岚坐在这个ktv包间中间的一个小舞台上的一个吧台椅上面。
面朝着刘伟名的方向,神情变得很平静,还略带着忧伤,刘伟名突然觉得这个‘女’子现在的画面有点唯美还带着扣人心弦。刘伟名有点感觉的发现自己的心好像突然之间被这个‘女’孩给打开了。许岚缓缓地拿起话筒,开始唱着:“桅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爱你你轻声说,,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那个永恒的夜晚,十七岁仲夏你‘吻’我的那个夜晚,让我往后的时光,每当有感叹总想起当天的星光,那时候的爱情,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而又是为什么人年少时,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似的深夜里,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现在也不那么遗憾,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永远不会再重来,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
一首很经典的歌曲,歌词很感人,旋律也很优美。刘伟名不得不承认,许岚唱的很好,有着忧伤的气质,而且最令刘伟名心动的,是在唱歌时她那双带着忧伤的眼睛,刘伟名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被这个‘女’孩子打动,仅仅是一首歌的时间,让刘伟名对这个‘女’孩子的感觉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说前面刘伟名对她有兴趣那只是对一个有‘性’格而且又不谙世事的‘女’孩子的一种好奇罢了。而现在,刘伟名已经深深‘迷’醉上她的眼神和歌声了。
“果然是科班出身的,唱的很好。”刘伟名微笑着鼓着掌。
“谢谢夸奖。”许岚恢复了前面的表情,从小舞台上面走下来,依旧坐在刘伟名的身边。
“老弟,我没说错吧!我也是曾经听过许岚唱过一次歌后便惊为天人,所以这次我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请动她来的,你今天可要好好的饱饱耳福了,哦不,我都忘了,你们俩现在已经是亲密关系了。”谢建国说着说着就想起刘伟名和许岚打赌的事情了,于是很是羡慕地对着刘伟名‘淫’笑着。
一旁的许岚满脸愤怒地望着这两个男人将她作为谈话的内容。
“谢老哥不和林琳夫唱‘妇’随的唱一首?”刘伟名不想和谢建国讨论关于许岚的这个问题,于是岔开话题,也拱着谢建国上去唱一首。
“我?我不行不行,这东西都是你们年轻人玩的,我老了,我是听着东方红长大的,要是唱这个估计会被你们笑死的。”谢建国连忙摇头。
“不能啊,林琳,快,去帮谢老哥点一首,对唱情歌嘛,这情歌就是越老才越有味。”刘伟名叫林琳去点,谢建国见刘伟名一力拱着,便也就不再推迟,上去点了首知心爱人,和林琳两人在那唱着热火朝天,唱的好不好就不必说了。
“怎么啊?还在生我的气?”刘伟名靠在沙发上,眼睛望着台上的谢建国和林琳,却对着身边的许岚说着话。
“没有,不敢。”许岚淡淡的道。
“真是个‘性’格倔强的‘女’孩子,如果我刚刚在言语上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我向你道歉。”刘伟名说道。
“没有。”许岚低着头道。